馬路小英雄

文/蔡詩萍
source: 《不夜城市手記》(聯合文學 1990)
orig. doolish23.wordpress.com, 20 Jan 2011

你以為我說的是誰?乍聽起,「馬路小英雄」刁鑽得很,像橫行街頭的小混混。可惜,你錯了。我指的是在馬路上賣玉蘭花的小男孩。

其實我應該經常看到他,他在我每天上班常走的基隆路上賣玉蘭花。第一次真正注意到他還是個孩子,當他輕輕敲扣我的車窗玻璃,向我一手揮示著幾串玉蘭花,另隻手掌緊緊抹去額角的汗珠。

我本能地搖搖頭,繼續向前注視著久候不亮的綠燈,他轉身朝後方走開,我突然在後視鏡中瞥見他小小身影,陽光有些耀眼,他的腳步卻兀自踏出輕快的氣氛。我發現,他竟然還是個孩子!

以後,每回走過基隆路,我總要刻意尋找賣玉蘭花的那小男孩。有時候,他未必湊巧走近我的車子,但隔著距離我總趁著紅綠燈交錯的空歇,把目光投向他跳躍彷彿麻雀般的身影。他的生意似乎不壞,後視鏡裏我常看到,他的小手伸進徐徐下搖的車窗,放下零錢遞上玉蘭花,這簡單動作他重複得極為迅速;偶而,他會為了找錢,用一隻手翻開胸前的袋子,慢條斯理很細心地把錢算出來。擾攘街頭快速流動的車龍人陣,看起來都與他無涉,他祇是靜靜地叫賣玉蘭花,一串十元。我的心情隨著目光,緊緊牽著這個小男孩。

他真是個孩子,有著同年齡兒童稚氣般的笑靨。因為他仍是孩子,這種笑容便不是那種近乎職業化反應的臉龐表現得來的。他吸引我的,泰半是他臉上淺淺的稚情,陽光炙炙,車道中往來的風塵讓人屏息;他在奔波生活裏還不時流露出孩子氣息,我深深疼惜他的童年。在人來人往的城市裏,我追逐他的身影,像追逐一些愈形模糊的影像。

在城市定居久了,朝九晚五的例行起居,自己的心也沉澱得陰鬱。我喜歡我的工作,我知道如何揣度每個交錯面孔的心情,我讓生活的速度緩慢得宜又高度流動。沒人會批評我言談適中的舉止,我像城市裡的現代騎士,穿梭華廈人牆,我習慣城市裏一切有必要存在的習俗。是啊!像太多人給我的讚譽,我活得夠順暢,我沒有不快樂的藉口。可是看到這個孩子,我的目光緊了。

他可能有個不富裕的家庭,可能還有不太快樂的童年,他每天站在路口,童稚的眼神能看到多遠?他給我很多聯想,也許沒有任何想像是真實,但我喜歡他的笑容。那是自己陷入生活的負擔,而又彷彿無知得毫不在意的淺笑。他是不會有太多像其他孩子一般的童年,可是日復一日賣玉蘭花的生活,仍然不會消泯他嬉戲的神情。我知道我在努力生活,他或許不知道,一直不知道或許對他是好的。

他是馬路小英雄,有著自己的世界,很小卻很自足。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