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集第 14 集的最後,有一段紅袍女祭司的「生產」,能夠「產出」一道人形陰影,陰影將前往刺殺仇敵。在劇集裡,這道陰影最終導致了 Renly Baratheon 的死亡,但在原著的安排卻不全然是這樣。

原著雖然也形容了 Renly 被陰影殺害的過程,但在那之後,Cortnay Penrose 代理 Renly 守衛風息堡(Storm’s End),並且拒絕向 Stannis Baratheon 投降。劇集中所拍攝的「生產」鏡頭,也就是洋蔥騎士 Davos Seaworth 目擊的那一段,在原著第二部第 42 章的最後有著詳細描寫;算起來這似乎是第二道陰影,也是這道陰影才導致 Cortnay 死去,Stannis 得以佔領祖傳的風息堡。然而 Cortnay 的角色在劇集中完全被抹去不提了。

同樣在這一章裡,Stannis 在和 Davos 的談話中吐露了他對於弒弟一舉的後悔,這一段是從不曾在劇集中看到的:

有時我會夢見藍禮死時的景象,一座綠色的營帳,蠟燭,一名尖叫的女子。還有血。
......談判那天,藍禮拿了顆桃子要給我。他先是嘲笑我,激怒我,威脅我,然後突然要送我桃子,我還以為他要拔劍,所以伸手去拔我的劍。他這是要讓我露出恐懼嗎?還是他一貫的無聊玩笑?他說桃子很甜的時候,是不是話中有話呢?只有藍禮能用一個桃子就煩死我。他叛國是自尋死路,可是我真的愛他,我現在知道了。我敢發誓,我到死都還會想著他那顆桃子。([II] pp. 683–684)

Stannis 在原著和電視劇集中的形象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但他這樣直白的悔意應該是電視觀眾聞所未聞的。8 Sept 2017


今天讀到這篇訪談,當中一題是這樣的。

問:和以前相比,回到臨東城的 Arya 在神態舉止上有什麼不同嗎?
答:在這一季的劇集中,我對於 Arya 的詮釋是試圖精要地總結她過去一段時間的經歷,包括她學到的教訓,這一切如何在這個年輕女孩的身上作用。現在的她已經不再有太多情緒了,我希望她更冷漠,也更暗沉 — 畢竟她才剛剛成為一名 “無面人” 殺手,訓練的過程基本就是要求你必須放棄自我。即使表面上她得以用自己的本名重返劇情主線,但總有些什麼是並未跟隨她回來的。

在這個問答中,「放棄自我」的部分特別引起我注意。說起來不只是 Arya,包括 Bran 和 Jon 在內 — 如果暫時還是把他算在 Starks 的話 — 他們所經受的,也都是放棄自我的過程。按這個標準的話,Sansa 應該是沒法活到最後的,但最後可能只有 Bran 才知道該怎麼辦了。3 Sept 2017


劇集第 39 集循例是大場面的一集,而在大戰前夕,劇本安排了幾段平靜、富情味的對話,正和稍後的劇情形成對比、張力。黑城堡學士 Aemon 的一句台詞寫得特別好,就不曉得是原著移植過來的台詞,還是電視劇本原創的。

Old age is a wonderful source of ironies if nothing else.

百歲人瑞發此喟嘆,字句彷彿被賦予一種特別的重量。31 Aug 2017


Arya 在赫倫堡(Harrenhal)扮演小侍女的安排,不只是第二季,可能是全季最精采的對戲之一。原著方面的設定並非如此,Arya 在逃過審問之後,被發配到悲泣塔(Wailing Tower)工作,Arya 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打掃塔樓。而她工作的環境充滿低階士兵和下人、俘虜,和領主 Tywin 根本攀不上關係。

她真想知道,要是她直接走到泰溫大人面前說自己是艾莉亞‧史塔克的話,他會有什麼反應。不過她知道她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更別提說話。再說,就算她說了他也不會信。([II] p. 513)
艾莉亞只遠遠瞧見過他幾次……以一個老人而言,泰溫公爵看來很強壯,雖然禿頭,卻有硬硬的金鬍子。他的臉上有些什麼東西讓艾莉亞想起了她父親,但他們長得一點都不像呀。
這不過是因為他長了張公爵臉而已,她對自己說。她聽過母親要父親戴上公爵臉去處理公事,父親聽了還大笑起來。她沒法想像泰溫公爵會為任何事大笑。([II] p. 519)

原著中花了許多篇幅,寫她如何將審問的所有內容都牢記在心,開始學會觀察哪一個士兵可以被討好,另外哪一個又不能隨便招惹;Arya 固然聰明,但從前的貴族生活沒有這樣的機會和環境,一旦將她放入這種環境,她察言觀色的本事自然就顯現出來。

電視劇本讓 Arya 直接在 Tywin 身邊侍酒,這安排很不一樣,但很有意思:在戰略會議上,她能偷聽到的情報更有價值,與 Tywin 的對戲更如履薄冰,也同樣需要察言觀色 — 出乎意料地,Tywin 對這名小侍女吐露了自己與長子、與父親之間的相處,這當然是他平時不輕易提及的事,可見得 Arya 服侍甚好。更精彩的是,透過機智的問答,Arya 方面表達了對家族的愛與忠誠,引起了 Tywin 對她真實身分的猜疑。至此,兩方的角色特性都更立體了,而原著「貴族小姐落入凡間」的張力,在此被 Arya 真正身分的懸疑給繼承了,我覺得是非常成功的一段改編。

在原著的後續劇情中,Tywin 的大軍開拔之後,Roose Bolton 的部隊打敗了留守的 Amory Lorch,佔領了這座城堡,Roose 才要求 Arya 當他的侍女 — 也就是說,當侍女斟酒是有的,但卻是再翻過兩百頁之後的事了。([II] p. 769)
14 Aug 2017


今天想回憶一下 Tyrion Lannister 被押解到鷹巢城(Eyrie)的經過。關於鷹巢城,原著中文譯本第一部有段非常精彩的描寫:

峽谷從他們面前綿延至霧氣瀰漫的東方,這是一個安詳寧適的國度,四面環山,有著肥沃黑壤,寬闊且緩慢流動的河川,還有在陽光下明亮如鏡、數一百計的大小湖泊。田野間大小麥和玉米結實累累,就連高庭所生產的南瓜也不比這裡碩大,水果更不及此地甜美。他們站在峽谷西端,通過最後一道山口後,道路便開始蜿蜒向下,直至足足有兩哩高的山腳下。
……此地最高的山被稱作「巨人之槍」,連重重山脈也仰之彌高,它的山尖消失在離峽谷地面三哩半高的冰冷霧氣裡。「阿萊莎之淚」幽魂般的湍流貫穿峽谷西面重重疊疊的群山,即使距離如此遙遠,凱特琳也能分辨得出那條閃亮的銀色絲帶,與暗色岩石呈鮮明的對比。([I] p. 482)

三哩半,相當於現實中海拔 5632 公尺的高山,從山腳邊要想一路上攻鷹巢城,還要費時一天、經過三座堡壘才行 — 讀了前面這段寫景文字,我無法想像有任何人會不期待這段旅程。然而在電視劇集第五集,不但把上山的路程整個給省了,仰望整座高山的遠景畫面更只給了區區五秒鐘!五秒鐘!
5 Aug 2017


看完第五十六集之後,立刻在紐時讀到 Jeremy Egner 這篇評論,覺得實在是寫到重點,我以後都要追蹤他的劇評!摘要一下:

Bran spent much of the escape trying to boot up like a Three-Eyed cable box, downloading seemingly the entire story, including some intriguing things we haven’t seen yet. (Troubling thought: What if this whole show ends with Bran staring at a snow globe?)

美其名 Bran 學到了先知的技能,可以通古知今,但劇集讓他看起來像是整天忙著錄影回放的中華電信 MOD,或許還不小心錄下了一些未來的影像呢。well,可以先替我證實 Donald Trump 不會當選總統,讓我開心一下嗎?

The real twin pillars of Game of Thrones: Awful fathers and terrible dinner parties.

這絕對是這篇劇評的金句了。
What? Ask Tyrion? He’ll probably say ‘tits and wine’…

The Meryl Streep of Braavos…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被這個綽號戳到,但就是很好笑!
31 May 2016


如果沒有拿起書,差點都要忘了這部長篇小說的標題其實是 “A Song of Ice and Fire”,現在 HBO 製播的劇集 “(A) Game of Thrones” 實際上只是第一冊的子題而已。電視劇集的第一集開播,遠是 2011 年 4 月的事情了,但若要回溯實體書的出版,還要再上溯到那個沒有劇集的年代:2001 年 12 月。那年我才小學六年級……幾乎可以說我是讀這部小說長大的 XD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