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Kuomintang Loses Taiwan’s Next Generation

By Ellis Liang (Princeton-in-Asia fellow,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sia editorial page)

11 Jan 2016 1:06 p.m. ET
[台灣,台中]台灣在本週六會投票選出新的總統和國會議員,而史上第一次,(目前執政的)國民黨被預期將同時失去兩者。兩岸政策協會最新的民調顯示,民主進步黨所推薦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已經領先中國國民黨的朱立倫 28.9%。追根究柢,中國國民黨的全面崩潰是肇因於它與年輕選民的脫節;這個現象將會持續影響未來的選舉結果。去年十二月的一份調查顯示,民進黨在台灣 20~29 歲的年齡層當中,取得了 57% 的支持率,而中國國民黨只有 11%。台灣每況愈下、在絕壁邊緣搖擺的經濟情勢,已經重傷了中國國民黨在各個年齡層的支持度,但對於求職中的年輕族群影響尤鉅。大學畢業生的起薪是美金 770 元/每月(約台幣 25,500),這比起十七年前的數字還要低上 6%。

但是,在年輕族群眼中,中國國民黨更大的包袱是它和中國的緊密關係。政治大學 2015 年的調查顯示,現今有 60% 的受訪者明白表態自己是 “台灣人” — 在 1992 年時,這個數字僅僅是 18% — 他們不認為自己是 “中國人”,也不認為是兩者兼有。即使中國國民黨自己的年輕支持者也同樣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對於所屬政黨 “一個中國” 的主張,他們感到困擾。「我對於中華民國這個名字根本無感,」支持中國國民黨的二十歲學生 Tsai Cheng-han 表示,他支持中國國民黨是因為其能提供相對穩定的兩岸關係,「但在我五年級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我們的國家原來叫做中華民國。」

中國國民黨長期以來以兩岸人民之間的血緣關係做為號召(“兩岸血濃於水”),進而對兩岸終極統一還保有希望的部份人民訴求忠誠(“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但對於年輕一代的選民而言,他們既對(人類歷史上最長的)戒嚴時期沒有深刻感受,也早已不像上一代擁有 “尋根” 的強烈動機。取而代之、為他們接受的,是一種新的公民民族主義(台灣政治觀察者、部落客 Michael Turton)。台灣與中國的文化上的連結或許重要,但更關鍵的、區分兩岸的不同的所在,還是在於台灣的民主機制。

隨著外向的(????)馬英九以及他的政府,和懷有新的民族情感的一代之間漸生齟齬,終於引發一波學生運動。2014 年,一群大學生佔據台灣的國會議場長達廿三天,這次行動被稱為 “太陽花運動”,最終並成功阻擋了服務貿易協定的立法議程 — 學生們認為這份協定將傷害台灣的經濟,(長遠而言)並為北京提高政治壓力提供有利條件。2015 年七月,教育部也短暫被反對課綱調整的高中生佔領,他們認為,課綱的改動是要洗白中國國民黨在獨裁統治時期的作為,並將引入親中的一派史觀。

「中國國民黨必須在地化,」透過電話,廿一歲的中國國民黨支持者 Sean 告訴我,「我所屬的世代即將成為主要的內需需求者,也會是社會上積極的一代,而黨內的資深一輩則在漸漸凋零。」(Sean 拒絕對我透露全名,他認為民進黨的支持者們會對他點名作記號,在網路上對他發動攻擊。)

中國國民黨並不是沒有嘗試以台灣為中心的訴求,他們的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就以 “One Taiwan” 作為這次選舉的主張。「比起中華民國,台灣這個名稱能夠凝聚更多的共識。」中國國民黨國際事務部主任黃裕鈞對此表示。但就在朱立倫陣營公布這個口號之後的幾天,馬英九總統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了會面 — 自從 1949 年國共內戰結束之後,這是兩岸層峰首見。透過這次會面所釋放出的訊息是,中國國民黨和北京有著更緊密的合作關係,這點也是馬英九政權所特意強調的。

中央研究院的助理研究員鮑彤(Nathan Batto)表示:「每逢選舉,中國國民黨就會使用和台灣有所連結的訴求。馬英九在 1998 年競選台北市長的口號是 ‘台灣第一 台北第一’,但同時極其鮮明的是,一旦當選,中國國民黨就回頭懷抱他們的中國式修辭。」

正在台中一處廟宇拜票的中國國民黨立法委員候選人顏寬恆向我表示,為了爭取年輕選民的認同,他必須和黨保持距離,更多地強調他個人的政績。我向他發問:黨的未來究竟何在?「如果這次選舉的結果非常不理想,」他頓了片刻,「不論結果如何,我們都必須徹底檢討反省,必須有重大的改革,才能讓中國國民黨(重新)贏得年輕世代的支持。」

中國國民黨的部分年輕支持者,對於黨是否真正能做到這樣的改變,抱持悲觀的態度。他們擔憂黨在流於內部鬥爭的同時,還不願拋棄論資排輩的潛文化。2014 年年底舉行的九合一選舉,是學生運動之後的一次重大選舉,而中國國民黨一口氣失去了八個縣市(包括台北市在內)的執政權。但,顯然他們還沒有學到教訓。「他們始終與年輕一代保持距離,他們從未為年輕人做過什麼。」中國國民黨的匿名年輕支持者 Sean 表示,「這就是我最後一次給中國國民黨的機會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