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最近半年的原地打轉。

感覺好像休息了很久,但又好像沒有在休息。

編按:此文為今年5/2凌晨所寫,為保留當時的情緒,所以不做內容上太大的更動。
之後會延續地寫一篇補充和修正我現在的想法。

去年這個時候,可能性 Possibility 最初步的構想已經在我腦海中浮現,我也隨即在那時候的個人網誌開始策劃著招募事宜。

現在回想起來,那是崩解的起點,即便什麼都還沒建立。 因為直到現在,我仍然是一個很不會和人密切合作、溝通的人,更不用說一年前的自己;雖然說「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但後面那句話的前提是:這一群人要能走得久。

編按:再多補一槍,其實原本在三四五月,玩簡報有找了兩位小幫手;但一樣因為我個人實在缺乏團隊管理能力,而導致三人進度上很難配合,因此比預計地早一個月結束了合作關係。

除了我個人缺乏團隊協作/領導能力以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缺乏對可能性長久未來的具體收斂想像。 不是缺乏具體想像,而是遲遲無法收斂;從最一開始的「非典型人物」到後來的「自學」,其實都不是在預期中的變化,當下以為這一切是收斂的過程,但實際上只是一種形式上的收斂,只是一種自我安慰式的收斂。

重新數落不是為了鞭屍,而是為了提醒自己要找到突破這兩個障礙的裂口。

Take a Rest.

我覺得我已經休息很久了,但好像又沒有在休息。 可能性自雜學校參展結束、告一段落以後,我做了些什麼?這樣回想起來,其實很像是在瞎忙,雖然列舉的出來很多,但除了一月份可能性所做的更新以外,剩下的事情都不是我非常非常非常想要做的事情。

可是什麼是我非常非常非常想要做的事情?我也說不上來。 只知道心裡仍然掛念著可能性 Possibility 和玩簡報,卻也遲遲沒有在對它們做什麼往前推進的事情。

人啊,最怕的就是這樣「用戰術上的勤奮來掩蓋戰略上的懶惰」吧。 這是我常常掛在嘴邊的話,不是用來警示別人,而是心裡知道我就中了這一個陷阱,卻也不知道怎麼爬出來、甚至一直在避免被別人發現我沒有爬出來。

但我要讓自己爬出來了。 即便我還不知道要往哪裡前進。
就這麼靜靜躺著,或許也不錯。
起碼可以真正的休息。 起碼我已經知道了這段日子所體驗的生活,應該不是我想要的。 起碼我腦裡浮現的路,搞砸了,也就是再退回來現況。

編按:結果我還是沒讓我自己好好的休息,立馬又決定要重新製作線上課程,雖然這次比較沒有進度壓力,但還是希望最慢可以在今年十月底完成。

Run Again.

前一陣子,常跟別人提到「我不想再教那麼多課了,我想開始接設計案。」那時候的我眼中,就只看到這兩個選項—教課、接案。

但這兩件事情,並不是我唯二擁有的選項,並不是唯二我擁有、且能讓我樂在其中的選項,事實上,我慢慢地感覺到:它們都不是。 
當然當然,教課還可以更細分,接案也是,我無法否定不存在其中一個可能性是我所想要追求的;事實上,我肯定它的存在,因為那是我選擇嘗試的初衷,不然我根本不會走上這兩條路。

但我無能為力。 但我接受這樣的事實。
那然後呢? 是逃避嗎?不是。 是正面對決嗎?也不是。 我想要戰略性地逃避來和無能為力的事實正面對決(好拗口,我自己都懷疑我在打三小)。

正面對決就是繼續努力接案,以戰養戰,讓自己從實戰中成長、淬煉。
戰略性地逃避來正面對決就是先學習、累積,不先追求實戰機會;這為的是不讓自己疲於應付接案路上的種種難題,而忽略了本質上追求的—「學習成長」。

可能性 Possibility 的可能性。

過去是四個人一起努力,但這一次我想嘗試一個人努力。 過去嘗試了很多不同形式(演講、採訪、懶人包...),但這一次我想聚焦在唯一一類(不是一種)的形式:「資訊設計」。 過去對焦了很多的自學形式/自學者,但這一次我想專心對焦我自己,不是出於自戀或想造神(但想這樣理解也沒差拉),只是我覺得我得先顧好自己,才能顧得好別人。

簡言之, 過去我以為要拼了命去點出不同的可能性,高聲吶喊,才能帶來些什麼改變;但期待中的改變並沒有發生,高聲吶喊的聲音中也漸漸多了不安,因為明明連自己所想要開創的可能性都還沒真正發生啊。 這一次,我想要先專注在自己要開創的可能性上。

不再把可能性當作所有可能性的集合代詞,只作為我個人想實現的可能性。

附記|玩簡報與接案的後續

【玩簡報】 其實我有跟一些人提到過了,玩簡報和可能性本來就是要走在一起的,只是一直都覺得還不是時候、還不知道要怎麼讓兩者走在一起。 重新啟動可能性的這一步棋,其實就是階段性想清楚了兩者要怎麼走在一起。

不過既然兩者要開始走在一起了,這其實就意味玩簡報會走上另外一條和「最被大家所認知的簡報」無關的路,畢竟我一直都跟那樣的簡報不是很有關係。

編按:現在把部落格的名字用可能性設計命名,其實就是比較暗示性地表示這兩者是一體的了。
而玩簡報最近的後續就是推重製版的線上課程,可能性則是先把過去的我給整理好,並讓現在的自己試著更常與過去的自己對話,好來 Run Again。

【接案】 除了已經答應的幾個案子以外,最近我應該就不會接新的案子了。 最主要的理由是發現我的能力還太有限,即便有一些創新的想法,也很難在案主期望的時限內完成我所想像的創意;最後的妥協,對案主、對自己都是一種不負責任。

但很謝謝願意給我機會的案主們。 希望日後再次合作時,我能變得更強大。

編按:其實後來還是有接一兩個小案子,當時說不想要再接案,其實是陷入了一點自我的低潮,覺得自己沒有成長、沒辦法對案主負責。
但之後也比較能正向、獨立地來看待這樣的事實,也選擇在能力範圍內繼續接案;也因為這一兩個小案子,發現了自己可能想要朝向的設計方向:裝禎設計。

近兩個月後重新看當時的自己。

其實當時,就是陷入自我懷疑的低潮吧,覺得自己過去其實什麼也沒做到、卻接收到了不知從哪來的掌聲(且接踵而來),這樣的低潮促使了後續〈(序)恭喜抽中大學生玩簡報的成立資格〉等文的出現。
(註:此文於五月八日發布,但其實四月底就已經寫了一些、在醞釀了)
稍微回想,這其實就是生活中不時會有的情緒低谷,只是當時的低谷比往常要深了一些,也因為個性緣故,所以觸動了自我懷疑的按鈕。
現在也說不上是走了出來,應該說,更能抽離地去面對這些事實;這些是事實,但我也未必要因為它們而否定自己(但還是有部分是用來提醒自己不夠好的許多地方),更不需要因為它們而無法前行。
沒有 Take a Rest,也算不上 Run Again,就只是讓生活的週期繼續下去。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