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地區書籍設計課程|一點成果與心得

主要是整理這門課程提案作業的發想過程,過程中設計的幾版、為什麼最後的版本是這個樣貌,以及之後要怎麼繼續努力。

先總覽過程中所做過的所有書封版本,讓大家看看大致的演進史。

第一堂課節結束、第二堂課開始前所做的。
第五堂課準備拿去提案的版本(以及做的修正)
最後提案製作過程中的兩個版本,之後都沒採用。
最後拿去提案的版本。

先簡單介紹一下《何者》。

這是一本日本大眾文學小說,雖然行銷的時候大多是主打「年輕人求職」,但我讀完小說後,覺得朝井遼只是藉著求職這個情境,去提出「簡短、經過選擇的字句,能否代表一個人的真貌?」這個問題。
因為無論是推特、臉書還是自我介紹,都是一直主動、經過思考與選擇的文字呈現,雖然我們可以透過這些文字來認識人,但也許認識的也只是包裝出來的樣貌,而非真實的這個人。

此書台版的原本書封設計,主要訴求的是求職元素,而我自己希望不採用這個元素。(一方面是我覺得相對表象、另一方面則是避免重複的元素切入)

除了故事以外,這本書還有幾個重要的考量點:
一、它得了直木賞,是日本文學獎中很著名的一個,且朝井遼是近五十年來最年輕的得主。
二、朝井遼的出道作《聽說桐島退社了》也相當知名,有翻拍成電影。
三、《何者》的翻拍電影也於 2017 年 1 月上映。不過我假設設計的情境是 2014 年此書上市的時候,那時候還沒有電影相關的消息。

但我猜出版社已經知道翻拍的消息,所以原版沒有做書衣,是為了之後電影書衣可以套上去;無論是不是這樣,我在設計時做了此假設。
電影預告,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第一階段的書封設計|第一堂課後、第二堂課前

這算是自己主動練習的,因為有點擔心最後的提案做不好,所以老師雖然還沒有要求、但就先嘗試設計了三款。

款式一、款式二
款式三的兩種變化

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這三款的設計,都有一個共通的問題——設計的呈現太過直球,等於就是把「能代表這本書的元素」「直接放在書封」,然而做排版而已,沒有考慮要怎麼訴求。

第二階段的書封設計|第五堂課前

最一開始其實是先經歷了一些混亂、沒有完成的嘗試(如上圖),最後回想到排版課的第三堂老師要求做的設計練習,決定融入影印、掃描、撕破的手法,於是先做出了這一版。

這一版的設計概念算是經歷了第二堂課時所做的發想練習,挑出了關於這本書最重要的三個關鍵字(最終我選擇「文字」、「表現」、「自我」這三個關鍵字來延伸),再加上看了第三、第四堂課老師分享到的兩位知名設計師的作品——Rikako Nagashima廣煜——所獲得的靈感。

而因為做出來的成果自己還滿喜歡的,所以之後的思考都會不斷想到可以怎麼利用實際的紙張去加工後掃描,再做設計。
所以就延伸了類似的概念和手法,嘗試做了這款的設計。

但因為實際製作時,發現文字切成細小的紙片便很難去調整他們的位子,所以這個嘗試只做到了一半、完成一個雛形後,就沒有繼續完成了。

依循「推特文字作為表象、文字底下究竟是何者」的概念出發,我也嘗試用純數位的編排,做了以下這一款的設計:

老實說我自己很喜歡這一款的設計,因為過去我的版面一直跳不出很「規矩」的感覺,也不太習慣很滿、散落式的編排,這次的嘗試給我不小的成就感(不過我也老實承認,這樣的編排模仿自下圖書封的設計)。

《Pressed for Time: The Acceleration of Life in Digital Capitalism》,中文版《縮時社會》

第三階段|第六堂課前、最終提案版

在第五堂課的課堂討論中,老師和同學給的主要建議是:
一、書腰的文字排版太無聊,和書封沒有搭配的感覺。
二、推特版的感覺太商業。

而我也在課後將這三版的設計上傳到臉書上,請求大家給一些設計建議。結果發現比較多人喜歡的是第一款、文字密密麻麻的版本,且不少人覺得第三款推特版本的畫面太過凌亂。

其中哲宇大大給的意見「文字能隱約構成臉 ,但又不會太清晰」帶給我新的靈感——將文字用影印、拼貼加工的方式,做成人的形象。
當有這個靈感的時候,已經是第六堂課前一天的半夜了。當下我直覺想到的是用服裝展示用的人體模型,黏貼上影印出來的推特紙張,但因為當時借不到理想的人體模型,再加上「人體模型或許會太過寫實、且容易有展示服裝的象徵意味」,所以決定用比較簡單的方式——裁切紙板成人形,把紙黏貼在它身上。

據此做出來的第一個版本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做出這版設計後,我便開始針對書腰的部分去做排版嘗試,過程中做了好幾個不同的版本:

有留下來的書腰排版,實際嘗試排的數量更多。

在設計書腰的時候,發現一個版面的問題——如果我把何者二次放大、拆分在版面的兩側,會讓非置中式的書腰排法搭配起來不好看。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當時在嘗試怎麼讓置中的書腰排法好看上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大概試了三個多小時);但隨著所剩的時間慢慢見底,我也因為一整天都沒睡覺、都在做作業,精神力接近了極限。

所以當下所做的權宜之策是:調整書封本身的版面。
於是,最後所做出來的版面就是這樣:

書腰的部分放大將最主要的商業賣點「直木賞」、「朝井遼」、「《聽說桐島退社了》」等元素放比較大,也將斷句斷得比較分明——試著營造出「說出來的文字是經過選擇」的頓挫感。

不過現在回頭看這個書腰,還是覺得瑕疵很多,還能再改進。

老師看過提案後給的建議。

他覺得拿掉書腰後,書封本身的文字排法太保守、常見了,和人形風格上不太搭。聽到的當下,其實有點後悔沒有把原本「何者」二次放大、放兩側的版本也放入簡報中,因為其實單看書封的話,我自己也比較喜歡那個版本。

不過究竟要怎麼讓書封本身看起來完整、也能和書腰搭配得好,就是我之後需要持續去努力的地方。看了很多設計前輩的作品,當然也包過空白地區和王志弘的作品,會發現他們在這部分的巧思,真地是非常細膩。

不只是好看、新穎而已,書封、書腰以及兩者合起來,都有效地能達成它們的目的;這裏我引用王志弘所設計的《只是孩子》,來讓讀到這裡的你,能更清楚我的意思是什麼。


課後持續努力的方向。

設計是什麼?

好像是在第二堂課,老師偶然問說:「設計是什麼?」那時回答的幾位同學(包括我在內)都是以解決問題、滿足需求或美感的面向去切入。

但老師說那只是設計的很大一部分,可還不是全部。
他認為設計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價值是在於:「開啟更多的想像空間。」聽到這樣詮釋的當下,真的有一種當頭棒喝的感覺,雖然沒有因為這句話就讓我的設計進步多少;但我想這和《全面啟動》中所說的:「想法是世界上感染力最強的東西。」很相似,這一句簡單的話,會感染我後續在學習設計、嘗試不同設計手法時的思維模式。

如果真要說上了排版課和書籍設計課以後,我最大的改變是什麼,我想會是我開始能夠(還僅僅是開始,而非全然)理解並欣賞像是這樣的設計作品:

Design by Rikako Nagashima

在這之前,我不會覺得這樣的設計是好的設計、甚至覺得莫名其妙,怎麼識讀性這麼差,也沒有任何圖像元素的輔助。
但因為這幾堂課看了大量類似的作品,也經由不同作品的品鑑,開始能夠敢知到更細微的東西——文字的斷句、大小緊密所傳達出來的情緒、材質反映的風味…等等;我想我未來也會看更大量這樣的作品,或許他們不是我想追求的理想設計,但絕對能開啟我對設計的更多想像空間。

而我確實是對文字的編排很感興趣,所以這肯定也會是我未來半年重點加強與練習的方向;老師給的建議是,去模仿王志弘的設計、試著跟著他的排版去還原當時他是怎麼思考的。
然後再從他的設計中,去誕生出相同脈絡、但截然不同的作品。

除此以外,在這次提案過程中的重要嘗試——跳脫數位的平面,用實際的材質去做加工處理,再以掃描或拍攝的方式,回到數位與平面的處理——令我慢慢地對這樣的設計手法著迷,尤其是霧室所做的設計手法,真地是帥到不行(帥到不行是老師的口頭禪 XD)。

實際切割一本聖經上的文字,慢慢堆疊出「窺探聖經」意象的手法,真地帥到不行。
用一個真正的冰塊(?)所製作出來的,超美的。

第三個想重點將強的就是如何透過符號、象徵的手法,去傳達出概念?
像是老師做過的這幾本書所利用的幾何符號:

我一直對這種純幾何構成的符號象徵很著密,像是這兩本也是近期看到、覺得很喜歡的書封設計:

而像是我自己嘗試的符號象徵——以被貼附大量推特動態的人形,來隱喻我們透過這些文字來包裝成一個想像中的自我——或者是前面霧室所設計的《顛覆思想的心理大師》這種結合影像元素的象徵,也是我很喜歡的方向。

除此以外,具體、較為理性的符號象徵,也使我很喜歡的設計風格:

總而言之,我會希望能持續地去加強這種設計技法上不難、但是象徵性極強的符號設計風格。最近也購入了兩本與符號學有關的書:《這就是符號學!》《看得見的符號》,希望能建立初步的認知,並帶著這樣的符號認知去近一步觀察更多的好作品、觀察得更細微。

最後講點深處的想法。

老實說。
與其說我是去上課的,倒不如說是是為了舒緩自學設計過程中,心中那一股越燒越旺的焦慮:

做出來的東西沒辦法常常獲得意見,該怎麼辦?

即便每做出一點東西就發在臉書上,即便偶爾騷擾認識的設計人、請求他們有空的時候給些意見,這樣的焦慮感仍然無法停歇。

所以這次報名學學的課程(其實之後還有一門課要上),為的不只是老師所分享的東西,更是希望能獲得老師與同學們的眼睛,哪怕只有一點點、哪怕只有一下子,我想要被插上更多支箭,我想知道未來半年我可以持續精進改進的重點方向在哪。

那,就結果而言,焦慮消除了嗎?

可惜並沒有。不過我算是獲得了我想要的東西(雖然不盡完美),未來半年要前進的方向清楚多了——文字為主的排版、符號學、跳脫平面的材質利用等等——也透過這幾天的課程,有一些產出、算有一點點成長(不過還得想辦法延續下去)。

雖然焦慮沒有消除,但它不會再阻撓我前進,又或者說是我慢慢地習慣了這樣的焦慮——沒辦法獲得意見,就想辦法參考好的作品、用類似批判性思考和多次嘗試的方式,透過自己給予自己反饋。
所以簡單來說就是:焦慮依舊,只是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