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mad Life — 數位遊民與遠端工作甘苦談

講座摘記與思考|0628 @三創(電梯依然慢死人)

(活動引言,複製自活動頁面)
數位遊民 (Digital Nomad) 是近年新興的名詞。數位遊民以遠端工作 (remote work)來獲得收入,通常沒有固定辦公室及居住地點。
許多人嚮往這種可邊旅遊邊工作或不需要通勤的夢幻生活。但是很多人心中的問號在於,怎麼找到這些遠端工作機會?國外的案子要在哪裡找?怎麼跟遠端團隊或客戶溝通?到底當個數位遊民是神話還是可行的生活方式呢?
本次活動中,兩位遠端工作經驗豐富的講者會來與大家分享 — 他們遠端工作及接遠端案子的經驗,讓大家了解比較不同的工作模式。

當天的直播影片(收音還可以,有興趣的可以聽聽)


Part One|尤川豪(阿川)

講者介紹|
曾在遠端辦公的公司任職,也曾是接國內外客戶案子的自由工作者。 咖啡廳資料蒐集平台 Cafe Nomad 作者。(複製自活動頁面)

分享重點|要習慣利用被動式溝通

主動式的溝通是指問題發生時,直接打斷對方的工作、要對方回覆,最直接的就是在同個辦公室內直接對話,比較間接、但仍然會干擾的則是即時通訊軟體。
被動式的溝通是把問題先提出來,但讓對方有空的時候再看即可,例如透過一個共同的 Trello 告訴對方目前專案的進度、需要哪些資料。

主動式的溝通雖然方便、迅速,但其實很多問題不需要獲得立即的回覆,可如果又都等雙方都有空時,很容易使進度拖延;所以盡可能地採取被動式溝通,讓雙方在各自方便的時候,進行溝通就可以了。

阿川將溝通工具分成四個層級,大概是以下的分類方式:
任務管理工具|Trello
工作聊天室|Slack, HipChat
一般訊息|Line, Messenger, Mail
即時通訊|面對面、打電話、語音、視訊

這些工具由上到下,即為從被動到主動,而在選擇用什麼工具來溝通時,就是秉持著這樣的原則:

能用越被動式的溝通工具就達成目的,就用相對被動式的工具;非不得已,才考慮比較主動式的溝通工具。
我之前有幾個合作夥伴(各個專案都有),就不太喜歡被動式的溝通,總覺得用通話的方式講會比較快;的確,以溝通的那段時間來說,通話很快。
但問題是我們不一定都處在剛好可以通話的狀態,所以反而會一直拖延我們溝通發生的時間點;後來我就慢慢和他們溝通我雖然隨時都在線上,但我會避免工作被打擾而選擇不要馬上語音通話,所以請他們盡量先簡單文字交代,又或者直接用語音錄音的功能。

分享重點|要習慣記錄,讓反覆溝通的成本降到最低

每次開會(尤其是視訊、見面開會)都要記得做會議紀錄,讓後續不會為了再次確認已經溝通過的細節而耗費雙方的時間。

雖然不是在同一段的時候提到,但阿川在後面 QA 的階段提到「會議前資訊彙整」的重要性,我過去有幾次開會的時候,覺得都花了大半的時間在溝通直接寫下來、大家做閱讀即可達成目的的資訊上,反而沒有達到「即時討論」的目的。

而關於開會前可以做好哪些事情,可以看電腦玩物的這一篇:

分享重點|雖然是遠端工作,但仍然要讓人找得到。

這裡指得讓人找到,我覺得重點未必在於自己能被找到— — 我們會要被找,往往是對方有需要資訊得向我們詢問 — — 重點反而在於自己所掌握的資訊,因此仍然是「善用被動溝通」的精神,提早去思考:

有什麼資訊是我們已經知道、別人還不知道,但是他們早晚會需要的?

阿川當天分享的簡報|

阿川提到的一本書和我的閱讀後心得|


Part Two|Jenny Shen

講者介紹|
Freelance UX UI 設計師及產品顧問,目前專攻旅遊科技業的UX UI設計,同時也擔任Toptal的資深UX及產品設計師。
曾與國內外公司合·作過:美國、波蘭、荷蘭、加拿大、台灣、新加坡、印度等。居住過5個國家,3大洲。已當數位遊民4年,走遍40多個國家。(複製自活動頁面)

分享重點|專案流程中使用什麼工具?

Jenny 將自己的專案流程分三階段:Communicate → Design → Deliver,而每個階段都有一些工具可以輔助,通常是使用客戶原本就已經習慣的工具(無論是視訊軟體、專案管理工具),所以 Jenny 不會執著特定的工具,畢竟工具不是專案中的真正問題,問題永遠在人。

講者介紹的工具之一|http://everytimezone.com/

分享重點|溝通時秉持著 Over-Communicate 的態度。

如同前面提到的,遠端工作是溝通的雙面刃,所以身為遠端工作者,一定要極力地降低溝通上的成本。

而不必要的溝通成本除了發生在反覆、瑣碎的事情上,還有一點就是因為雙方的認知有所差距,所以導致工作上的不順利,甚至進一步造成誤會和衝突;所以永遠要在第一時間就把細節給問清楚,不要為了當下溝通的順暢,就讓一些細節處在模糊地帶,只要有一點疑問就做詢問與確認。

當然也要利用會議紀錄,讓事後的工作能有許憑據地進行。

分享重點|幾個找 Remote/Freelance Jobs 的網站

我沒有全部都記錄下來,因為 Jenny 似乎之後會釋出當天分享的簡報,所以我只在當下找了幾個來瀏覽:(之後如果有釋出簡報,我再來把它們給補齊)

分享重點|多方面思考其它收入的可能性。

自由工作者的收入相對不穩定,因此 Jenny 提到可以藉由工作以外的其他管道來獲得收入。(不過以下指的未必能直接帶來收入,更像是讓機會上門的誘餌)

還有哪幾種收入的可能性?Jenny 列出的是這五項:Content, Service, Product, Teaching, Real Estate/Investment,細節我就不多提了,畢竟這些方向都不難找到案例,最終還是要回歸到自己:「我適合發展哪些管道?」

在此提兩個我聽講座才知道的線上課程平台。
(線上課程或許是這幾年最適合自由工作者的被動收入管道,特別是程式語言、設計、行銷這類很多人想學習的工作技能。)

分享重點|Treat it Like a Business.

Jenny 一開始說的是個人品牌,不過我覺得個人品牌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把自己就當作一個事業體來看待,規劃多元的收入管道、長期的發展策略。

而關於個人品牌的經營,Jenny 提到四個重要的面向,不過她沒有很詳細地闡述,這裡就容我照著自己的見解來說明吧:
Marketing|這部分我沒太多的想法。(可以看影片聽聽 Jenny 怎麼說)
Networking|參與相關領域/Freelancer 的社群,適度地向這些社群釋出訊號、告訴大家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強調適度,就是指不要灌水自己的能力、講一些名不符實的大話)
Be Public|建立與持續更新公開作品集,並樂於分享自己在工作上的一些事情(當然客戶的機密是不能說出去的),更可以分享自己在領域上的見解、知識。
Do Good Work|把工作做好本身就是最好的個人品牌,而我認為的做好,其實是盡可能地用更高的層次去思考問題,並主動處理好工作上的細節。
或許這樣說有人會覺得拿多少錢就做多少事,但我認為自由工作者更重要的是對自己負責、為自己創造價值,把事情做到最好更是讓未來看見自己的人,能看見最好的自己。

最後就用一句 Jenny 分享的話做總結:

“ I Don’t Do What I’m Told. ”

作為自由工作者,不希望客戶指揮自己做事(Logo 大一點、線條粗一點、顏色繽紛一點),就要證明自己能從更高的層次看問題,能據理和客戶證明自己的提案、質疑客戶的想法,而不只是接受客戶的指示。

而能證明自己的前提,不就是先做到最好的自己嗎?

jenny 當天分享的簡報|



Q&A 階段

Q1:有沒有建立一個自由工作者聯盟的經驗?

Jenny:有,平時就會接觸很多的社群,會在有需求的時候再到這些社群發布訊息,但仍然會依據作品集和需求做篩選,不會說一定和誰合作。

Q2:專案時程上怎麼管理?怎麼處理外務突然插進來?

Jenny:本身就要預留彈性,例如下午比較容易有會議,所以就要求自己早起,讓自己有比較完整的時間可以工作。
(補問:會不會固定一個時段都不排任何工作?)不會,但會主動去讓自己的時間是彈性的,不排得很緊。

Q3:Skype 的時候怎麼避免多人同時說話,沒效率、很混亂。

阿川:比較沒有這樣的狀況。會建立會議前的資料,讓大家在會議前就掌握基本的資訊,不會花時間在溝通比較瑣碎的事情上。
Jenny:會有一個會議時的主導人,主導人要主動引導大家輪流發言。
大家都想講話是好事,但就是要有主導人去讓大家輪流發言。

Q4:開始 Remote 工作的緣由?

Jenny:一開始就有這樣的憧憬,而在學校時的工作狀態其實就是 Remote,因緣際會下在 Twitter 接到一個巧克力的平面設計案,就開始 Freelancer 的路。
阿川:從大學時期就有看到 Remote 工作的經驗分享,而因為某一份工作的公司本身就採取這種方式,所以就開始了這條路。

Q5:有沒有出現溝通不良、有衝突的情況?

阿川:這種情況很正常,所以還是需要有一些見面、聽到聲音和看到人的機會,然後也要慢慢習慣這樣的工作模式。
Jenny:盡量採理性、完整的方式去和對方溝通,避免讓對方因為一些語病和誤會而讓衝突更擴大。

Q6:有沒有合作文化不同而困擾的情況?

Jenny:有一個西班牙的客戶很喜歡透過 Skype 溝通,這會打亂自己的工作步調,但也不能直接拒絕對方(否則對方會認為你在敷衍),要想辦法讓客戶知道其實不一定都要透過 Skype、可以透過 Mail 溝通。
也就是既要讓客戶不會過度干擾,也不能讓客戶覺得自己沒在做事。
合作文化其實不太一定,也很難一開始就用文化來判斷要不要和這個客戶合作、會不會出問題,就是遇到了再去應對。

現場其實還有更多的問題(應該有十多個吧),但後面的問題我就沒記錄了(開始恍神),有興趣的建議補影片聽完。


那我自己是怎麼想的呢?

我現在的生活模式算是一個自由工作者嗎?我想成為自由工作者嗎?我該一開始就以自由工作者為目標嗎(還是應該先進一間公司磨練)?

這些問題,我還沒有非常收斂的答案。
但我想根據我過去的經驗,我不太適合長期待在同一個組織內,也不太能適應固定的工作作息;因此我想我終將會期待自己成為一個自由工作者的,即便短期內無法達成,我也會以為自己負責的心態去面對其它工作。

一切就等服完兵役以後再說吧。
在服完兵役以前,我想我也很難找到正職(也不打算),而我很幸運的是在剛起步的階段,就能受到一些案主的認可、願意選擇與我合作。(當然一部分也是因為玩簡報的幸運所導致的
如果服完兵役,仍然能有案主願意與我合作的話,我想我會選擇繼續嘗試自由工作者這個路線吧。

How about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