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圈圈一堆鞋

奧運場上的Sneakers

奧運賽,這個全世界關注的賽事,更準確一點地說,2016年競賽期間,全世界72億人之中有一半(36億人)撥出了一分鐘以上的生命在奧運賽事上。感覺起來很驚人,但對於許多十年苦練無人問的運動選手來說,這是一跑成名天下知的機會。對於鞋子來說,也是。

在比賽過程裡要去注意到穿了什麼鞋並不是太容易的事,尤其像是高注目的短跑賽事裡,每個人的腳都快得像是漫畫裡的殘影,只有等到衝刺過後,或躺或跳的慶祝成績時,我們才比較有機會看到鞋子。在還沒有愛爾達總共十五台直播加隨選的年代,要好好知道選手穿了什麼鞋子更是困難,回頭想想,Micael Jordan 跟 Michael Johnson 似乎是 Sneakerhead 們「沒看過奧運也看過的奧運鞋」代表,但其實奧運鞋款比我們想像中還來得普遍,舉例來說,1936年柏林奧運賽首次加入了籃球運動(打的是戶外場!),那年美國籃球代表隊穿的就是我們熟悉不過的Converse All Star;從十九世紀末,現代奧運開始發展,運動鞋也慢慢開始出現,最初的釘鞋就像是皮鞋加了幾根釘子(被形容成「就像是剛從James Bond腳上脫下來」),而我們熟悉的幾個品牌裡,有跡可尋的是Reebok(那時叫做J.W.Foster and Sons)在1924年的奧運場上為英國運動員們打造了跑鞋,考慮到品牌Logo都是來自英國國旗,大概也很難看到其他國家隊員穿著上場;而在adidas跟puma兄弟還沒分家的1936年奧運,那是首次有品牌找上運動員當「代言人」的記錄,這家德國品牌請美國選手Jesse Owens穿上他們的跑鞋,據說是開開心心地收到了相當大的迴響並且賣掉了幾千雙。

大概也是從此以後,除了選手在場上的奮力一搏之外,與運動科技相關戰備競賽也沒完沒了,奧運賽事的主要贊助商與選手簽約品牌之間更是你來我往,台灣鄉親們近期最熟悉的應該就是戴資穎跟羽協之間因為贊助品牌所引爆的球鞋爭議,但其實從聖火(2008京奧李寧點完聖火也瞬間讓當年主要贊助商adidas啞巴吃黃蓮)、壁畫(1984年洛杉磯奧運Nike在主場館旁設立了超大廣告力壓Converse)、國旗(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Michael Jordan在頒獎典禮上肩批的國旗除了愛國也順便遮掉了制服外套上Reebok標誌)、教練(2008年K教練不偏不倚的一腳把Dwight Howard的鞋子卡出鏡頭外)、褲子(2016年Under Armour贊助的Michael Phelps穿著比他脖子上金牌還搶眼的美國隊Nike長褲登上運動畫報封面)甚至是隱形眼鏡(短跑選手Linford Christie帶著比瞳孔放大鏡更狂的Puma圖案隱形眼鏡接受專訪,真的是眼中完全沒有主要贊助商Reebok的代表),各種招式完全海放《羋月傳》。 在這樣各方較勁的奧運比賽裡頭,我也注意到了幾雙特別搶眼的鞋子。

無縫接軌的雙模 PUMA Ignite Dual

今年的Usian Bolt再次came , saw and conquered the olympic,短短幾秒之間除了忙著衝刺還有空展現各種情緒變化,實在是讓人拿他完全沒辦法,只需要國小九九乘法背好就知道他總共贏下幾面奧運金牌,100m, 200m, 4x100三項三年三連霸,三三得九沒有問題。我們也許沒辦法用他跑百米的速度趕公車或是跑大安公園,但是PUMA貼心的推出跟Usian Bolt奪金戰靴相同配色的Ignite Dual(還附贈簽名),讓你啟動閃電模式。

田徑場上的Nike們

要沒注意到很難,這Nike國家代表隊(咦)整齊劃一的強烈配色真的是太搶眼了,像是苦瓜跟西瓜調和的綜合果汁讓人一口喝下說不出話來,在藍色跑道上滿滿地站定了RGB三原色的三個端點,飽滿地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但是說真的美國隊在今年田徑場上運氣實在不是太順,男子接力跟5000米都吃了失格的犯規而丟掉獎牌,連女子接力都差點掰掰,實在是有夠傷也讓人難以想像。

反而低調的王牌

Neymar前幾年在世界盃所選擇的金色釘鞋幾乎是Michael Johnson之後最蝦趴的鞋子,今年在全場鄉親面前再也錯失不得的金牌戰,Neymar選擇的是一雙黑嘛嘛的鞋款,但其實這雙一點也不低調,除了Air Jordan 1、Air Jordan 31等少數鞋款之中,同時搭載有Swoosh與Jumpman標誌的Neymar個人聯名鞋HYPERVENOM II PHINISH FIRM GROUND NJR X JORDAN,大神加持,也成功演出Buzzer Beater(我看了都覺得鬆了一口氣)。

把籃球當田徑的Patty Mills

在Patty Mills的世界裡,籃球應該是一項綜合了百米、跨欄、跳高、手球還甚至來一點體操的運動,有趣的是他球鞋選擇了Under Armour Curry一代低統的澳洲隊配色(我找不到圖,應該是沒發售),整場飛奔外加難以掌握的跳投、拋投與傳球,雖然說澳洲在奧運男籃賽最後無牌而返,但是他的身高打出這樣的球風無疑地讓身材不如人的朋友如我們多了一點信心(咦,有嗎?)

3D列印的adidas Futurecraft

我實在是不好意思給三線品牌太多苛責,2008跟2012年的官方服飾品牌卻被狠狠的「弄」了一大回,今年的adidas陣容裡頭最認真的大概就只有Stella Mccartney的大英國協入場服飾,在這奧運期間,我想大家還是滿滿的在關注金銀銅牌Ultraboost與NMD(等等,NMD好像跟奧運根本沒啥關係),不過對於有在里約奧運得到獎牌的朋友們來說(有認識的話麻煩轉告一下說勘履的傢伙想開箱),這雙致贈給得牌選手的特製adidas Futurecraft是驚人的工藝也是很好詮釋了這個時代的球鞋逸品。

到底誰才是贊助商的 Air Jordan

說來奇妙,服裝由Kappa贊助的阿根廷籃球國家代表隊比服裝由Jordan Brand贊助的克羅埃西亞隊還要認真的穿Air Jordan,也許是剛好配色有中吧,北卡藍跟阿根廷隊的組合真是賞心悅目,看著Air Jordan XX9 Low與Air Jordan XXX在場上飛奔,真的是讓人忍不住打開雅虎拍賣網頁….

其實 361 才是官方贊助商

除了資料難找到讓人想生氣之外、網頁產品照忽大忽小而且不能點還有最近的新聞還停留在「還有五十七天就要奧運了」之外,其實我們對361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鞋子本身看起來真心覺得不差,但不管下屆官方贊助是誰,我想至少我們都已經知道是誰先幫2020年奧運推出鞋子了。

#不穿鞋的下場

看了這麼多奧運田徑賽上的球鞋,令人覺得該要提一下那些不穿鞋的時刻。

這種不穿鞋的,大多是田徑選手在他們衝刺之後,迫不及待地想要讓腳丫子喘口氣的時刻,常常有顧不得全球觀眾目光就開始脫鞋的舉動,有時候我甚至覺得這是刻意讓大家能夠多注意鞋子的舉動,在Olympic Rule40的規範下,從奧運開賽前的一個月開始,所有提到 #奧運 #奧林匹亞 等言論都受到嚴格管制,非官方贊助品牌更是一律不得使用,也因此你會見到如 #夏日賽事 這樣的用法,然而這似乎阻止不了我們看著奪牌選手把戰靴高舉、掛在脖子上等等的英雄姿態。

除了英雄姿態之外,在奧運田徑史上不穿鞋的例子也有讓局面難以收拾的一段,1968墨西哥奧運兩百公尺最後由得牌名單是Tommie Smith (美國隊金牌)、 Peter Norman (澳洲隊銀牌) and John Carlos (美國隊銅牌),也許有人記得,Tommie Smith與John Carlos這兩位非裔美籍選手脫了鞋高舉帶著黑手套做出了「Black Power」彰顯美國有色人種遭到歧視的狀態(想像一下1968那年四月著名的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在演說場合中遭到暗殺,所以這氣氛之差可想而知)。

Tommie Smith 與 John Carlos 馬上就被美國奧運代表隊除名趕出選手村,回國之後受到了許多的威脅與指責,但比較少有人注意到的是站在前方、沒舉手(有穿鞋)的那位得到銀牌的澳洲選手 Peter Norman ,沒深入了解的話會誤會他只是抗議事件裡的路人甲;幾乎是臨時起義地也參與了抗議,胸前掛上了OPHR的徽章,表態呼籲有色人種們應該要拒絕”to be utilised as ‘performing animals’ in the games.”,在那個年代,Smith跟Carlos回國還有非裔社群英雄般的歡迎,Peter Norman受到的是排山倒海的責難,家庭受到排擠、工作難找,職業在田徑場與屠宰場之間來回,即使資格滿足,往後他再也沒有參加大型賽事,連2000雪梨奧運找回過去澳洲得牌選手們參加開幕活動時,Peter Norman也不在受邀之列。

這的確讓人想到了在奧斯卡上談西藏問題、在跑道上雙手交錯抗議衣索比亞獨裁政權等等舉動,但是不穿鞋的故事還有另外一段。

1980年,Zola Bodd,13歲,最親的姐姐因為惡性腫瘤而驟然過世,她把所有精力放在跑步上,每天早上不到五點就開始練跑,放學後繼續再跑個兩小時,習慣不穿鞋跑步的她,1984年在南非光著腳創下了女子五千公尺的世界紀錄15分01秒(嘩),但是嗶嗶!因為南非當時種族隔離政策的緣故,所有成績一律不被奧會承認,在父親的鼓勵之下,轉藉英國並獲得資格參加了洛杉磯奧運,可以說終於有機會一展身手,在競爭激烈的女子三千公尺比賽裡,Zola Bodd依然裸足上場,同場競爭的包含享受了全場父老加油聲的美國選手Mary Decker,不幸的是在一次碰撞裡,Zola Bodd絆倒了這位備受關注的地主選手,但與其說是絆倒,其實更像是跑在後面的Mary Decker踩到了Zola Bodd的光腳ㄚ,跟今年紐西蘭選手Nikki Hamblin與美國選手Abbey D’Agostino互相扶持的一段佳話不同,賽後Zola Bodd想上前向Mary Decker致歉。

“Get out of here!” Decker spat. “I won’t talk to you.”

隨後Mary Decker還上電視招開記者會控訴Zola Bodd(基本上是一段哭訴的過程),讓雙妹從此結怨,成了奧運史上惡名昭彰的碰撞案例。

但看來跑步的確會修復許多事,修復了Zola Bodd失去姐姐的心情,花了32年,也終於修補了Zola Bodd跟Mary Decker的關係,在拍攝「The Fall」紀錄片之前,兩人承認這心結仍然卡在半空中,今年以美國電視台發表了這段故事為題的紀錄片,看到兩人一起跑步( Zola Bodd這次有穿鞋了),還上節目放開心胸談論過去,不禁讓人 #覺得療癒。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gq.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