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頂的空氣

Air Max 1 Flyknit

1987 年是個奇妙的一年, 爵士樂老將 Miles Davis 用取樣等現代音樂方式所製作的《Tutu》拿下葛萊美獎,U2 推出了他們生涯中十分重要的《Joshua Tree》專輯,這群人在洛杉磯屋頂上頭錄製了不斷被警察驅離的 where the street has no name MV,每次看 Bono 在7th Ave. and S. Main St.,轉角屋頂上的無預警演出都讓人感動不已,究竟是踩到我哪一條神經?今天我仔細想了想,應該是因為不管是一首歌、一雙鞋或是任何一件事,要能夠順利完成都真的是太難太難了。

說老實話在本週之前我沒有特別留意今年的 Air Max 1 Flyknit,保密到家的鞋款,卻又似乎可以預料得到這雙鞋的出現,看過 Air Max 1 Flywire、Air Max 1 Hyperfuse、Air Max Lunar 1,Air Max 1 Flyknit 順著這一路的 Evolution 而出現,這其中的每一雙都累積也放大了1987當年《Revolution》的能量,從那個慢跑是怪咖才在做的事的年代到現在,我想怪咖依然是有,Revolution 一樣不容易,大家都請加油。

對了,1987.3.26 是 Air Max 1 問世的日子,而 U2 在屋頂上蹦蹦跳跳錄製 MV 的日子是 1987.3.27,奇妙的年代,有趣的巧合。

這次為了這雙鞋,要在 SNKRS ON TAIPEI Neo19 屋頂見。

放心應該不會被警察趕。

#NIKE #SNKRSON #FLYKNIT #AIRMAX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