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球鞋時代

Post-Sneakers Era

剝完家裡最後一顆柚子,怎麼樣也是要進入秋天了。坐在餐桌前,突然想到,只有自己動手才知道在邊邊縫縫裡,不容易把整瓣柚子俐落拔下的那種感覺。

這週把手機從iPhone5S換成了iPhone7,跟前一次相比,大約是維持了三年一次的輪替週期,把電腦上舊的lightning電源線拆下,想跟著iPhone7的紙環包裝纏繞收起,卻怎麼樣也辦不到;這算不上什麼「工藝」但讓人感受到對細節的講究(不是細鐵線綁一綁丟盒子裡而已)。跟往日跑電子街買零件組裝電腦的日子相比,蘋果在2010年開始打造並實踐了後PC時代(post PC era)的生活方式,iPod、iPhone與iPad的三位一體的確是摧毀了凡事從PC開始設想的傳統思維。

近幾個月在不同平台上都碰見了「Yeezy是否真的超越了Air Jordan?」的議題, 對於一輩子生活在Michael Jordan傳奇之下的我們,有這樣的話題真是斗膽!不過在新舊鞋迷之間,球鞋再次改朝換代的氣氛真的蠻明顯。但不管怎麼換,球鞋在我們的生活裡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地位是不可逆的了。

我們活在一個在店頭排隊的機會比在學校多(每個禮拜排呀!),臉書社團比你這輩子吃過的飯糰還多很多的年代,在終於瞭解塑膠袋其實比紙袋環保(在回收的前提下)之後,越來越多的鞋子讓人們瞭解了什麼?看著舒國治在《台北小吃札記》裡感嘆許多老口味的小攤不再,相較之下,現在球鞋光譜之齊全簡直讓人目不暇給,有來自90年代的原汁原味,千禧年的聯名話題繼續推陳出新,鞋面材料的變化比翻書還快……如果你還有在看書的話。

以前覺得球鞋的內容豐富,像是一本書帶著我們去看見許多新事物,最近覺得球鞋的確像本書,但像的是臉書。

最近一期的《Obscura》在談慢活(一本要價台幣850,硬是讓人覺得要把裡頭的中文跟英文都啃完才對得起荷包),即使是腳步無比快速的香港,《Obscura》的題材仍是走蠻前面的,創辦人TK是潮流界裡相當重要的人物,身兼《MILK》等多本刊物老闆也是創意團隊Think Silly的主裡,是我們相當留意的風向指標,從2010年至今的Obscura越走越高端,別說球鞋了,內容包羅萬象從飲食、文具到工藝小物都有,無形中為曾經執迷於街頭潮流的人們指出一個截然不同的方向。

在後球鞋時代,我們也該停止事事從球鞋開始設想。

對許多人來說,鞋子像是位夢中情人,融合了跑車跟時尚誘人元素的綜合體,從材質到故事都給了我們一個個的理由去追求跟穿上它;以往我們會「從鞋子開始一身的造型」,但是到了後球鞋時代,穿什麼鞋子該取決於我們到底是什麼造型與心情,而不應該是因為「這雙最近很紅而穿」,適合你的生活態度的設計才是好設計。 在這種時候,真必須好好問問自己到底喜歡什麼?說真的,不了解代言人或是合作單位所代表的價值觀而穿上掛著對方名字的作品,那還真是有夠奇怪。

但又或許,鞋子本來就不是一個教具,我們只是庸人自擾而已。

如果說最初的Sneakers是由於橡膠技術的成熟而生(1892年美國橡膠公司開發出了一款叫做Keds的帆布鞋,是最早用 “Sneaker” 定義自己的鞋子),上世紀末的Sneakers是因為全世界流行與運動文化的推播而開枝散葉,現在的Sneakers在我們眼前快速、瘋狂地演變,少有人能夠不知道或是沒穿過球鞋,球鞋可以是生活必需品也可以是生活藝術品,我們再難用一個角度去定義跟觀看,各大品牌在性能、外觀、舒適甚至是精神層面上用不同比例打造各種鞋款,衝量款、室內球場款、教父聯名款、防水加生膠底款、義大利設計師款到慈善義賣電影主題款一應俱全。

身邊的生活才是真的活著,網路文章再怎麼樣描述柚子的滋味,也沒有親手撥一片的體會。

穿著喜歡的鞋子,找尋喜歡的生活態度。我覺得「找尋」的過程讓鞋子更顯得有味道。這邊分享幾個獨立球鞋品牌,巧合的是都在兩千年過後才成立,風格各異但共通點就是態度鮮明,我會說這些鞋像是第三代的手沖咖啡,少了跨國品牌光環,多了點人文魅力;不會有要你扛著簽名球星或歌星的壓力(自然也無法靠鞋子吸睛),讓人能在這後球鞋時代裡,輕鬆點享受日子(卻又不失故事性),尋找平淡生活裡新的切入角度。

Common Project

2004就出現的Common Project呈現了主理人來自大西洋兩岸的融合特色,由來自美國的Prathan Poopat與義大利的Flavio Girolami所合作催生的Common Project保留了Sneaker的元素但是讓品牌的視覺最低化,只以金色燙印方式留下屬於Common Project的特徵,這麼多年過去,鞋型其實並無太大變化,但是身為獨立鞋履品牌的先驅者,是許多人在提到特色球鞋時的指標。

台灣哪裡找 common project ?

Filling Pieces

Filling Pieces 由在阿姆斯特丹的球鞋設計師Guillaume Philibert所打造,Filling Pieces在2009年創立至今,設計師來自建築領域的背景讓Filling Piece擁有獨具一格的結構感,標榜高品質皮革與葡萄牙生產的特色,在奢華品牌與大眾球鞋之中闖出屬於高街單品的路。前一陣子與台灣選貨店 Ne.Sense 合作了訂製鞋之外,還跟 PUMA 聯手打造了FILLING PIECEX X PUMA BLAZE OF GLORY聯名鞋履,融和編織、彈性織帶還有Filling Piece特色造型,是讓鞋迷覺得相當過癮的一次合作。

台灣哪裡找 Filling Pieces ?

FEIT

由來自澳洲的Tull Price與Josh Price兄弟在2005年創立了FEIT,Tull Price也同時是Royal Elastic的創辦人,目前以紐約為基地發展的FEIT是一個面對快時尚的回應,「我發現全球化下,鞋款變成是一個在數量、價格與大量生產所驅動的產業,最後無可避免的趨於同質化」而FEIT正是Tull面對這一現象的回應,希望帶來更具特色的鞋履作品。

JEANSDA

2008年,Aki與Ken成立了「JeansTalk金斯透客」部落格來記錄他們所熱愛的牛仔褲,「金斯大」的名字則是來自網友對於這兩位主理的暱稱,2011年兩人辭去了原本的電子業工作,打造自有品牌JEANSDA,今年更嘗試與來自台灣中部代工廠的能量,創作屬於自己的鞋履作品。第一款TOMAHAWK以經典的籃球鞋型為基礎所發展,放入為了牛仔褲搭配所設想的高磅數帆布,讓鞋款顯得更為硬挺。

台灣金斯大

HARDGRAFT

創辦人monie.ka與JamesHard分別來自奧地利與英國,在2006年創立,目前位於奧地利的HARDGRAFT比較著名的是他所製作的配件如電腦包、相機包、背帶還有iPhone皮套等等,品牌名稱來自英文古語的Hard Work,認真的選料跟設計是HARDGRAFT給人的印象,而最近也見到HARDGRAFT的鞋履嘗試,一樣採用了讓人印象深刻的優質皮料以及手工製作,鞋型帶有adidas Rome鞋款的味道,但是高統與膚色皮革讓人不會認錯那來自HARDGRAFT的特色。

Hender Scheme

設計師柏崎亮與他的 Hender Scheme 所著名的是他以手工皮鞋的技法所翻製的經典球鞋,從2010年開始,如New Balance 1300、Air Jordan、Stan Smith等鞋款都成為他取材對象,以原色的高級皮革製作出來的鞋款本身擁有一種熟悉又陌生的趣味感,強調的是手工的特殊性與個性化,新一季的「Post Modern」主題中,連相當新穎的鞋履Nike Air Presto也在Hender Scheme的想法中以靴型轉生,期望用古典的方式跳脫潮流隨著時間更迭的宿命。這兩季NIKE自家打造的Air Max Royal讓人見識到品牌的霸氣,全然翻新的工法打造出Air Max創造新的球鞋可能,尤其是最近出現的Air Max 90 Royal Pack在保留原有特色之外,也展現成熟度相當高的皮革工法。

可以到 United Arrows Taiwan , 附近 by plain-me 找 Hender Scheme

Spalwart

來自瑞典的Christoffer Brattin與Fredrik Johansson在鞋履產業有二十年的資歷,在東歐斯洛伐克老鞋廠拜會廠商的過程中遇見了後來製作出Spalwart的古董級模具,Christoffer在第一次造訪時委請技師用這些五十年代留下的技術打製樣品帶回瑞典,開啟了Spalwart的故事;2010年正式發表了的Spalwart第一雙鞋型名為Special,帶有歲味痕跡的中底與古典的皮料和新潮的尼龍之間取得平衡,連鞋帶都是諸多嘗試之後的選擇(由一間生產鞋帶有120年經驗的廠商提供),本來是為了歐洲市場所設計的鞋款,Spalwart意外地在日本與亞洲地區引發了熱潮。

去 white rock store 找 spalwart

mythography

mythography 最大的特色就是極富話題的布料與機能外底的結合形式,品牌名稱充滿希臘神話藝術風味,是由日本設計師宮城秀貴在 2012 年創立,因為設計師本身對於布料的豐富知識以及收藏,所以會見到流蘇、銀飾、古著、Boro拼接、Bandana手巾印花甚至是來自Vintage Levi’s的鞋面,大底則是使用訂製的VIBRAM黃金大底,就像神話一般,從隱喻的故事(素材)中去呼應人世間的種種。 plain-me SKL plain-me是台灣專注於學院風格的自有服飾品牌,在11週年的同時,品牌所製作的鞋履SKL也來到了他的第十一個年頭,簡潔俐落的低統線條本來就是為了搭配而生,在融入服飾之中有其百搭特性。

到 Less 找 myth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