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那邊的竹子了沒?

Nike Tokyo Limited Edition Indigo Flyknit Racers

跌倒或不跌倒,Allyson Felix 在400M裡是否會拿到不同成績?這實在是這屆奧運裡最困擾我的一個畫面,比澳洲隊在男籃銅牌賽裡最後有沒有被吹犯規還要來得困擾,揮之不去,尤其跌倒的還不是自己

而比賽期間最讓人難忘的鞋子,肯定是這雙 Nike Tokyo Limited Edition Indigo Flyknit Racers。如果說御宅族們被最後閉幕式中的橋段所驚艷,很高興玩鞋的傢伙們還有這雙可以當成寄託,它是為了向全世界預告四年後奧運將轉戰東京而打造,使用具有民藝特色的藍染(Indigo)技術製作,搭配一個用紅線繡著「東京 2020 ナイキ NIKE 」字樣的 Tote Bag,而手邊的這組就是那 1 of 100。話說,在藤原浩之外,NIKE與日本的關聯比我們印象裡都要來得早來得深,可以說是從創辦人Phil Knight在史丹佛的那篇“Can Japanese Sports Shoes Do to German Sports Shoes What Japanese Cameras Did to German Cameras?”論文就開始,而後與鬼塚之間的一段請參閱《Shoe Dog》,除了兩造糾纏,營運之初來自岩井日商的資金挹注對 Nike 的營運能起飛更是扮演關鍵(岩井投資項目真是五花八門,居然還包含日本的核燃料總代理…),與日商關連之深從NIKE 美國總部 Campus 裡,滿是以不同運動員所命名的場館之間,特別闢出了一座名為「岩井(Iwai)」的日式庭院就看得出。

Phil Knight 提到過,在1980年代出差日本時,總會受到日商岩井當時的老總 — — 速水優的邀請,到熱海的別墅作客還一同泡澡;煙霧瀰漫間,老總聽著這位年輕的經營者抱怨各種經營難處、人材、資金、產品、一籮筐的問題弄得這間初創的公司捉襟見肘;

Phil Knight 回憶道「速水老總聽完我的話後,點點頭說『看見那邊的竹子了沒?』『明年你來時,它就會長高一吋了。

好奇的是,泡澡的兩位不曉得是用日文還是英文交談。

八一毛二力(ハーモニカ, harmonica)跟 ㄡ二一力一 (スニーカー, sneakers) 是我最早學會的兩個日文片假名,一個是因為高中猛練的口琴是日本製的,另外一個則是那個在各式日文雜誌上總是跟球鞋一起出現的字,口琴大概忘得差不多了,而日文也差不多就停留在這個階段沒什麼長進。

#ナイキ 今天學起來了。

thanks for love from team NIKE

#兩句話一双鞋 #NIKE #FLYKNITRACER #TOKYO2020 #INDI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