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ISNOW

Oct. 10, 2016

check-in 櫃檯,我好奇空姐知道我的背包比託運的行李還重嗎?我也好奇細框眼鏡能否通過自助通關的人臉辨識。國慶日,啟程前往一個跟以往截然不同的活動,多虧了「航班晚到地面作業尚未完成」還有「(不管你片子有沒有看完)機上娛樂頻道將結束服務」,開工前總是比較多時間寫下有的沒的。

此行不為何事 正是為了「回到未來」

明天是香港的 Nike Mag 拍賣會的大日子,我當然沒可能去標下一雙,但是也許有機會見到 Nike Mag 真身,也許有機會真的試穿 Nike Mag 鞋款的 Powerlace 自動鞋帶功能,全世界不到百雙的鞋款,寫過那麼多鞋評,說真的我根本不知道明天要怎麼描述穿上 Nike Mag 的感覺。

或者,這次我的感覺真的不重要。

陸陸續續幾次採訪,要怎麼定義這次出差卻是截然不同的難題,主角當然是 Nike Mag,這雙鞋子他的包覆性如何、抓地力如何,甚至連價格或是發售資訊幾乎可以說是完全不重要,跟以往的 KD、LeBron James或是Kobe鞋款相比,這次,這些考古題似乎都派不上用場。

在1989年推出的「Back To The Future part II」是1985年的回到未來電影的續集,Michael J. Fox 飾演的主角在電影第一集裡完成任務回到家鄉,1985年10月26日的洛杉磯,McFly心滿意足地看著車庫裡的Toyota SR5 Xtracab黑色貨卡,跟心上人Jennifer 玩親親的同時就被博士給抓回去出任務,展開了(連拍兩集)的冒險旅程,Michael J.Fox 就此成為流行文化指標。

Back To The Future 裡頭,留下了當年迅速發展的美式文化指標,博士開著的 DMC-12 在1976年發表,由大名鼎鼎的Giorgetto Giugiaro所設計,是DeLorean汽車公司唯一的一台市售車;McFly手上帶著的是 CASIO 的計算機錶 CA-53W,來到未來世界時,腳上穿上了的是一雙讓人「哇!」的鞋款,Wow Power Lace !

Automatic lacing system pattern
US 8046937 B2

Michael J. Fox當時大概沒想到這個角色帶來了如此影響,他也一定沒有想到不治之症沒來由地找上他,29歲就被宣告患症的 Michael J. Fox 是如何度過這後來二十餘年的?我難以想像。

這世界是個謎團,而我們連自己的身體就常搞不定了,教練說跑步時核心要用力,還要想辦法讓不聽話的屁股也出力,只能說有時候真的會覺得有些無力。

帕金森氏症的人們得不斷與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為伍,在還沒有「帕金森氏症」之前,這個無法歸類的病兆背命名為「震顫麻痹」,中西幾位知名政治人物、強勢如阿里拳王、絕美的奧黛莉荷本在這至今找不到原因的絕症面前,也都得敗下陣來。

然而總會找到方法適應,就像球鞋一樣。一直對於球鞋有沒有文化覺得難以界定。很多人都說有,那你跟我說哪裡有?

Nike Hyperadapt wearing by Tiffany Beers, Senior Innovator, NIKE, Inc.
“Culture is mankind’s primary adaptive mechanism (文化是人類在適應環境時的主要機制)” Damen, L. (1987).

或許是巧合,我們就將見到一雙以「adapt」為名的鞋款即將出現;在《Wired》雜誌裡的專訪,Tinker Hatfield提到在被給予設計「回到未來」鞋款時,心中所設想的狀況是「就像是有人要我去重新發明鞋子,以實際性能為考量,以現實生活為環境,只是我擁有三十年的時間去搞定這背後的科技。

經過三十年,花費了不合成本的心力,一次次沒能達成的時限, 這次「回到未來」真的被做出來了。

晚上 NikeLab 朝聖完,HK-KICKS的站長 Horace Leung 問我想吃串燒還是大排檔,香港這麼大遊客這麼多,銅鑼灣市場旁的海產店裡沒遇見陳浩南,居然在店裡巧遇上海Digger的主編 Pierce,隨後長官 Iveet Shiau 也悄然來訪,新生代的ULSUM實力戰將Ammo Dong,我們就這麼又湊合一桌,明天究竟是十萬、二十萬、三十萬港幣,成了竹笙米粉配可樂的重要話題;想想,速食的臉書牆上有太多沒能消化的枝末,這次我們花了三十年才聚在一起,明天究竟是十萬、二十萬、三十萬,最後價格應該就跟這雙鞋的性能一樣,是完成這整個故事的關鍵元素,但不管怎麼樣,能和這些朋友一起翻到這本書的最後一頁,揭開最後一個關鍵情節。

很芭樂但我覺得應該說聲 Thanks N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