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科技與社會的交纏: 寫給推測設計師的STS使用手冊(一)

Chang Wen-wei
Jan 30, 2018 · 10 min read

本文是《寫給推測設計師的STS使用手冊》中的第一篇,簡要介紹STS研究的核心關懷與發展歷程,並提出STS研究對於推測設計的價值。往後預計再以四個主題來連接STS研究與推測設計,現在就列出來比較能夠逼我自己把它寫完,暫定為:「反思設計的政治性 :技術物的政治性 / 腳本銘刻」、「科幻中的日常性:使用中的科技/挪用/再銘刻」、「人與物的新關係:行動者網絡理論/新泛靈論」、「設計事物的社會性:科技道德/助推/物件的意圖」。關於推測設計是什麼,雨停的系列文章已經介紹的很清楚了,我就不另外寫了。

不只關於科技,也關於社會

在介紹 Speculative Design(推測設計)與 Design Fiction 時,往往會援引「科幻」的形象來幫助大家做最初步的理解。許多設計作品也確實發揮了與科幻電影一般精彩的敘事能力,拓展人們對於科技的想像。然而,如同大多數科幻作者所宣稱的:「科幻不只是關於科技本身。」一部好的科幻作品,其價值不只來自於對科技的卓越想像,也奠基於對人性與社會文化的敏銳反思。

舉一些大家比較熟悉的科幻電影來看吧。如同我們在《雲端情人》中所看見的,儘管人工智慧已經具備(甚至超越)人類的心智能力,這世界卻仍舊需要男主角去從事代筆寫信這般「古典」的工作;而在《關鍵報告》中,儘管阿湯哥可以透過全息投影的操作介面來控制複雜的信息,卻還是得面對玉米片紙盒上花俏吵雜的廣告圖像。在這些科幻作品中,無論是感人的手寫信件還是惱人的商業廣告,都保有著它們各自的文化脈絡,和科技交纏出既新鮮又熟悉的樣貌。如同科幻作品從一開始的純白無菌的氣密艙意象,過渡到有著殘破油漬與人性紕漏的賽博龐克(Cyberpunk)意象,這些混雜了社會與科技的「不純粹」成分,反而成為了科幻文學中「醍醐味」的根源,讓讀者能夠有所共鳴。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電影《雲端情人》中,男主角Theodore以客戶的信件手稿為參考,設身處地為信件「代筆」
在電影《關鍵報告》中,惱人的玉米片包裝與森77的阿湯哥

以科幻文學為鏡,推測設計也不該只關注於科技的發展性,而是同樣保有對於社會文化的敏銳,對等地去思考人與物、社會與科技之間的可能關係。舉例來說,在推測設計大佬 Dunne & Raby 的作品《United Micro Kingdoms: A Design Fiction》中,就可以看到座落在四個象限的意識形態是如何與不同的科技交纏在一起,各自衍生出不同的科技物與生活樣貌。同樣地,對於許多從事推測設計的設計師來說,建構一件作品的起手式往往也是選定一個混雜了科技與社會的「議題」做研究,去思考科技如何形塑社會,而社會又將如何形塑科技。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United Micro Kingdoms: A Design Fiction》中,推測設計師組合 Dunne & Raby 以「權威—自由」與「左派—右派」為軸,區分出四種意識形態,再各自塑造成四群位處於英國不同區域的未來族群。

既然我們已經知道對於推測設計來說,科技與社會是同等關鍵的,那麼建構一系列關注科技與社會文化的方法也是相當必須的。

在傳統的設計領域中,科技面向可能是設計者較為熟悉的。基於對材料、技術與 Prototypying 的經驗,設計者也比較能夠在實作的過程中,去認識科技並進一步想像其可能性;然而在社會與文化面向上,推測設計師多半基於各自的學門專長與經驗,投身於相關的議題探討,因此較少有系統性的社會研究取徑在設計領域中被提出。基於設計領域的優良傳統 — 「自己家沒有,就從別人家搬過來」 — 就像使用者經驗研究搬了心理學來,互動設計與批判設計搬了現象學與批判理論來,推測設計如果想要深化對於科技與社會的觀察,其實也可以去搬個合適的學門來做場聯姻。

打破二分:科技與社會研究—STS

前面這麼多次出門入對地提了「科技」與「社會」,還真的有一個研究領域就叫做「科技與社會」,實在是一點也不難找。

「科技與社會(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簡稱為STS,是在60年代由社會學開始成形的研究領域,起初將科學與科技視為社會學的研究對象,探討社會、政治與文化如何對科學實作造成影響。在往後的發展中,STS進一步對等地研究科技與社會如何互相形塑,並成為橫跨人類學、政治學、歷史學、地理學、科學哲學與社會學的跨領域研究。簡言之,STS的初衷在於將原先「科學的歸科學,社會的歸社會」的常規二分給打破,進而重新檢視科技與社會之間一度被忽視的重重糾葛。

湯瑪斯・孔恩(美國物理學家、科學史學家和科學哲學家)的經典著作《科學革命的結構》便是一本重新理解科學發展的著作。在一般的文化脈絡中,我們習慣將科學與科技視為是理性的、自發前進的,隨著科學知識的發現與修正,哥白尼的日心說推翻了地心說,原子論推翻了煉金術的四大元素論,而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則打破了古典力學的範疇。對的取代錯的,接近真理的取代偏離真理的,科學的發展看起來便是依循著這般純粹的原則。

然而孔恩並不認同這種新理論「推翻」舊理論的零和關係,相反地,他認為每種解釋真理的理論都是具有同等地位的「典範(paradigm)」;而決定哪種典範能成為該時代的主流科學觀,也不只是基於它在理性上的解釋能力,而更與從事科學研究的「人們」 — 也就是「科學社群」息息相關。當原先的典範遭遇到越來越多解釋起來費心費力的「異例」時,科學社群對於其典範也就逐漸失去信心。此時若出現相對能處理這些棘手異例的新典範時,社群便會開始嘗試,並根據新典範的解釋能力,改變對於新/舊典範的信心。而這些過程,就是孔恩所提出的「典範轉移」。(在洪偉的《連孔恩都認不出來的「典範轉移」真的沒問題嗎?》更詳盡的介紹。

換言之,在不同的時代脈絡之下,決定什麼是「科學的」,其實不只是理性的邏輯驗證,也關乎科學實作者們的社會性判斷。

在《利維坦與空氣泵浦》一書中,謝平與夏佛同樣花了許多篇幅來描寫十七世紀實驗科學的社會性面向。他們指出,實驗不能只是一場成功的「實驗」,也必須是一場精彩的「表演」,才讓原本無形的假說在實驗中被他者所「見證」。

在波以耳著名的真空實驗中,他不只需要裝配出精密的器材來確保空氣能被抽空,也同樣需要安排出戲劇性的效果,確保真空能夠被「看見」。因此,真空實驗中重要的不只是抽出空氣的泵浦,作為舞台的球型透明玻璃盅、作為演員的窒息小鳥(默哀十秒),以及作為觀眾的紳士名流們,都是令波以耳能夠成功「製造」出真空的必要因素。換句話說,科學的「知識實作」與「社會因素」不應該被二分討論,正如同「做」實驗並不只是理論上的器械操作,也是人際之間的社會實踐。(【劇場實驗室系列之一】你看得見「真空」嗎?中,有更詳盡的描述。

《一隻鳥的空氣幫浦實驗》(An Experiment on a Bird in the Air Pump),由十八世紀中葉英國畫家約瑟夫.萊特(Joseph Wright, 1734~1791)所繪。此畫作展示出的不只是科學儀器與科學家的理性公正,更藉由光影與人物的神態展現出實驗的戲劇性。

藉著質疑、重構科學與社會之間原本的二分關係,STS提出了另一種看待科學與科技的角度。僅管許多科學家曾將STS視為「社會科學對自然科學的挑釁」,但STS研究絕非要與科學為敵,許多研究者也仍將科學視為人類文明中最重要且無可取代的資產。指出科學的不純粹之處,並不是為了詆毀或拋下科學,而是為了能更誠實地直視科學與社會的纏繞,以更全觀的態度來思考未來。

為什麼推測設計需要STS?

因為,推測設計所描繪的可能性,並不只是關於科技的可能性,而是關於科技與人、社會和文化之間的可能性。

就像是前面所提到的,無論是科幻電影還是推測設計作品,都基於科技與社會文化的理解,而得以塑造出一個新舊交雜的代筆人職業、一個更加嘈雜的玉米片包裝,以及一個在多元意識形態下所發展出來的新大不列顛聯合王國。如 Dunne & Raby 在《Speculative Everything》中所表示:「推測設計是為了『擾亂現況( unsettle the present)』,而非預測未來。為了達到這樣的目標,推測設計不能再將自己侷限於工業範疇,而更該發展『社會想像力(social imagination)』,擁抱推測文化。」

另一方面,如同STS以社會學、人類學的角度向科學的權威性提出質疑,推測設計也經常透過作品來批判科技發展的樂觀思維,描繪出科技被忽略的風險與潛能。從這個角度來看,STS與推測設計其實相當契合,均是對於線性的科學進步論有所質疑,並在研究/創作時思索科技將如何塑造社會,而社會將如何塑造科技。

聚焦於科技與社會錯綜關係的STS研究,其實就是推測設計師所需要的一套新工具。如同設計師可以基於對材質與原型製作的熟悉,來理解科技與技術,我認為STS的分析與理論觀點也可以幫助設計師去理解事物的社會層面,以這樣的一雙眼睛去看到科技與社會的「不純粹」之處,跳脫出純白的扁平科技想像,走向更真實也更加敏銳的推測設計。

註:這篇介紹的STS文獻比較偏經典理論,對設計社群來說可能比較沒有共鳴。但是之後會再介紹討論更多實際案例的STS研究,並拿相對應的設計案例與理論來對應,希望這樣讀起來也會變有趣一些。

參考文獻

  1. Dunne, A., & Raby, F. (2013). Speculative everything: design, fiction, and social dreaming. MIT press.
  2. Kuhn, T. S. (2012).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3. ISO 690Shapin, S., & Schaffer, S. (2006). 利維坦與空氣泵浦: 霍布斯, 波以耳與實驗生活. 行人出版社.
  4. 陳瑞麟. (2010). 科學哲學: 理論與歷史. 群學.
  5. 鄭宇婷.「設計幻象」是什麼?Design Fiction & Speculative design — 1. https://medium.com/speculatizen/%E5%92%B1%E5%80%91%E4%BE%86%E8%AB%87%E8%AB%87speculative-design-63d009fc48b5
  6. 洪偉. 連孔恩都認不出來的「典範轉移」真的沒問題嗎?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6685/2615169
  7. 魔幻化境. 【劇場實驗室系列之一】你看得見「真空」嗎?http://case.ntu.edu.tw/magichem/blog/?p=216

推測居民-Speculatizen

數位時空下的白色公寓裡,聽著居民的五四三,用違章建築填滿這個異空間!

Medium is an open platform where 170 million readers come to find insightful and dynamic thinking. Here, expert and undiscovered voices alike dive into the heart of any topic and bring new ideas to the surface. Learn more

Follow the writers, publications, and topics that matter to you, and you’ll see them on your homepage and in your inbox. Explore

If you have a story to tell, knowledge to share, or a perspective to offer — welcome home. It’s easy and free to post your thinking on any topic. Write on 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