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幻象」設幻師能力值- 1/5:「玩時間」

先閒聊一下關於「時空」

人類從遠古時期開始感受日月星辰,體會到一種名叫「時間」的抽象現象,千百年來,計時工具便開始不停地演化:沙漏、水鐘、日晷……,直到現在,我們擁有「原子鐘」來統一全世界的時間概念;這樣的演變,我們可以說是人類設計與創造計時工具後,因為這項工具使人類開始擁有精確回憶歷史,和規劃、預測未來的能力,但是人類同時也是被這個計時工具,重新設計、框定出我們的視野與眼界,對於時間的流逝與變化,不停改變我們的情緒:失望和期待。

前陣子聽了台大中國文學系蔡璧名老師的youtube課程: 「正是時候讀莊子01逍遙遊(一)北冥有魚」,

其中莊子寫道,原文如下:

「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樁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

白話:朝生暮死的菌類,它就不瞭解什麼是一個月;寒蟬的生命只有一季,他就不懂什麼是一年。這些就是生命短促的『小年』。『楚』國的南方有隻神龜叫『冥靈』,以五百年為一春,五百年為一秋(指以一千年為一歲)。上古有棵大椿樹,更以八千年為一春,八千年為一秋(指以一萬六千年為一歲),這樣就是長壽的『大年』。

先不論各專家如何詮釋這句話的意思,光看字面,莊子語道出不同物種對於時間理解度不同,也因為如此的不同,我們所能看見、認知的世界也不同,對於寒蟬來說,他不知道春天和秋天是什麼,但對於活上萬年的大樹來說,八千歲可能才叫一秋。

同樣的概念,在動畫《蟲師》第六話「露を吸う群」,女主角被蟲附身,而蟲的一生只有一天,每一天女角都會跟著蟲快速經歷生到死,(被島上居民稱呼為活佛),對於沒被附身的男角來說,女角像是失去意識般的活著,後來解救女角後,女角恢復了人類的狀態,但卻說了一句話:「原來一個晚上是這麼長的」、「對於沒有盡頭的時間,我突然感到非常的害怕」,最後女角決定再次被蟲附身……。

從莊子和蟲師,我們可以體會到每個物(人、蟲、樹…)都擁有不同的時間概念去理解這個世界。

那反過來說,如果我們改變對於時間的定義,會不會就讓我們可以產生不一樣的「設計幻象」?

我們可以說「時間」就是一種概念,身為21世紀的人類,我們只是活生生地被原子鐘的定義所侷限,例如前陣子台北邀請日本的「單位展」裡的《私の考えた時間の単位》更幽默地點出不一樣的時間單位:

圖片來自http://okapi.books.com.tw/article/8921

設計幻象之第1/5能力 — 時空操作

對於時間概念的想法,我們先就此打住,之後再分享對於哲學思考、探索本體面的心得。

我之所以想要談到「時間概念」,因為就我目前的感受,設計幻象就像是一種「玩時間概念」的設計。目前設計研究者與設幻師,透過各種方式,來產生不同的「時空地圖」,但是我認為時空概念,應該還有更多不同創造地圖的方式,並不是只有線性時空的「過去、現在、未來」,不過我先據我所知,分享整理目前擁有的時空地圖,如下:

最知名的Dunn & Raby在Speculative Everything(2013)一書提到的四個PP的放射圖,現在到未來之可能發生的機率,從大到小依序為Probable、Plausible、Possible,而透過不同的發散,我們可以聚焦出我們比較喜歡Preferable的未來。

現在與可能未來的發散狀之圖:Probable、Plausible、Possible是可能機率從大到小的關係。(圖片來自:https://sites.google.com/site/newmedianewtechnology2016/portfolios/robin/icon-s

這幅圖的思維,引發一連串設幻師的想像,例如Lindley、Sharma、Potts (2014)將設計幻象(Design fiction)拿來做設計人誌學(Design Ethnography)的研究。

簡單來說,設計人誌學(Design Ethnography)就是進入真實的生活場域進行觀察研究,但設計研究者也會投入不同的道具、設計物進入場域進行觀察,比起社會學的研究時間來得短,與社會學家不同的是,設計研究者要研究的不是「現在」,而是從中尋找「未來」的設計觀點,最常見的例子,如IDEA的發想牌卡、文化探針(culture probe)等(Clarke, 2011, Aiken, 2012, Lindley, etc., 2014),

而Lindley等人(2014、2015),便是將《Her / 雲端情人》這部科幻電影作為一種設計幻象,研究這個幻象所帶來的科技議題(穿戴科技的變化、語音科技、文字寫信代理需求…);同時也投入「現世」:觀眾觀賞,並且訪談這個設計幻象對這些位於現世觀眾們的影響,例如,參與者反思當劇情中語音女角對男角開始表示「拜託不要關掉我時」,是不是代表人類將不再是科技的主人?又或是,如果科技能夠選擇離開人類,那麼人類會不會因此也會發展說服他們留下的策略?等等。

並且進一步詮釋這張圖,如下:

節錄至Lindley, etc., 2014.

隔年2015,Lindley等人更增加對於時間軸的概念(如下),從圖中,也更讓我們去思考幻象不只是描述「未來」,也可以是「過去」。

節錄至Lindley, etc., 2015.

Auger(2013)提出下圖的方式設計時空,當科技越靠近上方,則是越是我們現在容易想像和發現的科技,越下方則反之,但是每一條科技也擁有各自的時間軸,越往右則越未來;如同設計幻象不只是思考未來,也同時點醒設幻師也可以挑戰原有的文化、製造模式等。

節錄至Auger, J., 2013. Speculative design: Crafting the speculation. Digital Creativity, 24(1). pp.11–35.

Markussen、Knutz (2013)辦了一個設計幻象的工作坊,將參與者的自我寫作與現有小說事件《The Civil War of Denmark》結合,用回推的方式建構各種what-if的情境,如下:

Markussen, T. & Knutz, E. 2013. The poetics of design fiction. 詳細的工作坊成果詳見:http://www.re-ad.dk/ws/files/40099666/POETICS_of_Designfiction_low._res.pdf

Gonzatto、Amstel、Merkle和Hartmann(2013) 將設計幻象與未來學(Futurology)接軌,他們畫出Viera Pinto提出「未來學futurology」的概念如下圖:他認為我們的「現在present」是建構在,我們對於「過去past」和「未來future」持續變動的理解。

節錄至Gonzatto, Amstel, Merkle & Hartmann (2013) The poetic of design fiction.

若續用這張圖解釋,那麼「設計幻象」不也是創造出一種「現在present」,透過設幻師,如乩童般,攔截不同頻道的過去和未來訊息,而創造出來的一種充滿異質性、怪味的「現在present」?

因此,若我們再次呼應最前面的「時間其實是一種建構世界的概念元素」,那麼設計幻象除了以「人」為主的時間幻想外,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試想「昆蟲」的時間?「大象」的時間?「植物」的時間(植物慾望學: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jxWW1_U5fE)?「熱水瓶」的時間?

設幻師透過「時間的操作」,探索過去和未來的資訊,創造幻象震盪現世,建構不同的觀點,不只是一種溝通未來、反思現況,更是創造自信作夢的能力(詳見下方連結之上篇文)

建構時間的方式,並沒有固定的形式,隨著設幻師的理解各有所變,而本篇我最想要傳達的就是「時間其實是一種建構世界/觀點的概念元素」,對我來說,首先建立對「時間」的理解,將會先開啟設幻師的眼界,並且產生動力尋找主題。而這只是1/5的能力值,下篇再揭曉分享其他的能力。

<To be Continued…>

參考文獻

  1. Bleecker, J. 2009. “Design Fiction: A Short Essay on Design, Science, Fact and Fiction”. http://drbfw5wfjlxon.cloudfront.net/writing/DesignFiction_WebEdition.pdf
  2. Dunne, A. & Raby, F. 2013. Speculative Everything: Design, Fiction, and Social Dreaming. MIT Press, Cambridge, MA.
  3. Gonzatto, R. F., Amstel, F. M. C., Merkle, L. E. & Hartmann, T. 2013. The ideology of the future in design fictions. Digital Creativity. 24, 1: 36–45.
  4. Hales, D. 2013. Design fictions an introduction and provisional taxonomy. Digital Creativity. 24, 1: 1–10
  5. Lindley, J., Sharma, D. & Potts, R. 2014. Anticipatory ethnography: Design fiction as an input to design ethnography. In Proceedings of Ethnographic Anthropological Association and Ethnographic Praxis in Industry Conference (EPIC’14). pp. 237–253.
  6. Lindley, J., Sharma, D. & Potts, R. 2015. Operationalising design fiction with anticipatory ethnography. In Proceedings of Ethnographic Anthropological Association and Ethnographic Praxis in Industry Conference (EPIC’15). pp. 58–71.
  7. Markussen, T. & Knutz, E. 2013. The poetics of design fiction. In proceedings of DPPI’13.
  8. Sterling, B. 2005. Shaping Things. Cambridge, MA: MIT Press.
  9. 蔡璧名《正是時候讀莊子01逍遙遊(一)北冥有魚》,youtube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HHnyV0VG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