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比較Design Fiction的好多時間軸:時空(設幻能力1/5)

人類從遠古時期開始感受日月星辰,體會到一種名叫「時間」的抽象現象,千百年來,計時工具便開始不停地演化:沙漏、水鐘、日晷……,直到現在,我們擁有「原子鐘」來統一全世界的時間概念;這樣的演變,我們可以說是人類設計與創造計時工具後,因為這項工具使人類開始擁有精確回憶歷史,和規劃、預測未來的能力,但是人類同時也是被這個計時工具,重新設計、框定出我們的視野與眼界,對於時間的流逝與變化,不停改變我們的情緒:失望和期待。

前陣子聽了台大中國文學系蔡璧名老師的youtube課程: 「正是時候讀莊子01逍遙遊(一)北冥有魚」,

其中莊子寫道,原文如下:

「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樁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

白話:朝生暮死的菌類,它就不瞭解什麼是一個月;寒蟬的生命只有一季,他就不懂什麼是一年。這些就是生命短促的『小年』。『楚』國的南方有隻神龜叫『冥靈』,以五百年為一春,五百年為一秋(指以一千年為一歲)。上古有棵大椿樹,更以八千年為一春,八千年為一秋(指以一萬六千年為一歲),這樣就是長壽的『大年』。

先不論各專家如何詮釋這句話的意思,光看字面,莊子語道出不同物種對於時間理解度不同,也因為如此的不同,我們所能看見、認知的世界也不同,對於寒蟬來說,他不知道春天和秋天是什麼,但對於活上萬年的大樹來說,八千歲可能才叫一秋。

同樣的概念,在動畫《蟲師》第六話「露を吸う群」,女主角被蟲附身,而蟲的一生只有一天,每一天女角都會跟著蟲快速經歷生到死,(被島上居民稱呼為活佛),對於沒被附身的男角來說,女角像是失去意識般的活著,後來解救女角後,女角恢復了人類的狀態,但卻說了一句話:「原來一個晚上是這麼長的」、「對於沒有盡頭的時間,我突然感到非常的害怕」,最後女角決定再次被蟲附身……。

從莊子和蟲師,我們可以體會到每個物(人、蟲、樹…)都擁有不同的時間概念去理解這個世界。

我們可以說「時間」就是一種概念,身為21世紀的人類,我們只是活生生地被原子鐘的定義所侷限,例如前陣子台北邀請日本的「單位展」裡的《私の考えた時間の単位》更幽默地點出不一樣的時間單位: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圖片來自http://okapi.books.com.tw/article/8921

設計幻象之第1/5能力 — 時空操作

對於時間概念的想法,我們先就此打住,之後再分享對於哲學思考、探索本體面的心得。

我之所以想要談到「時間概念」,因為就我目前的感受,設計幻象就像是一種「玩時間概念」的設計。目前設計研究者與設幻師,透過各種方式,來產生不同的「時空地圖」,但是我認為時空概念,應該還有更多不同創造地圖的方式,並不是只有線性時空的「過去、現在、未來」,不過我先據我所知,分享整理目前擁有的時空地圖,如下:

最知名的Dunn & Raby在Speculative Everything(2013)一書提到的四個PP的放射圖,現在到未來之可能發生的機率,從大到小依序為Probable、Plausible、Possible,而透過不同的發散,我們可以聚焦出我們比較喜歡Preferable的未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現在與可能未來的發散狀之圖:Probable、Plausible、Possible是可能機率從大到小的關係。(圖片來自:https://sites.google.com/site/newmedianewtechnology2016/portfolios/robin/icon-s

這幅圖的思維,引發一連串設幻師的想像,例如Lindley、Sharma、Potts (2014)將設計幻象(Design fiction)拿來做設計人誌學(Design Ethnography)的研究。

簡單來說,設計人誌學(Design Ethnography)就是進入真實的生活場域進行觀察研究,但設計研究者也會投入不同的道具、設計物進入場域進行觀察,比起社會學的研究時間來得短,與社會學家不同的是,設計研究者要研究的不是「現在」,而是從中尋找「未來」的設計觀點,最常見的例子,如IDEA的發想牌卡、文化探針(culture probe)等(Clarke, 2011, Aiken, 2012, Lindley, etc., 2014),

而Lindley等人(2014、2015),便是將《Her / 雲端情人》這部科幻電影作為一種設計幻象,研究這個幻象所帶來的科技議題(穿戴科技的變化、語音科技、文字寫信代理需求…);同時也投入「現世」:觀眾觀賞,並且訪談這個設計幻象對這些位於現世觀眾們的影響,例如,參與者反思當劇情中語音女角對男角開始表示「拜託不要關掉我時」,是不是代表人類將不再是科技的主人?又或是,如果科技能夠選擇離開人類,那麼人類會不會因此也會發展說服他們留下的策略?等等。

並且進一步詮釋這張圖,如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節錄至Lindley, etc., 2014.

隔年2015,Lindley等人更增加對於時間軸的概念(如下),從圖中,也更讓我們去思考幻象不只是描述「未來」,也可以是「過去」。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節錄至Lindley, etc., 2015.

Auger(2013)提出下圖的方式設計時空,當科技越靠近上方,則是越是我們現在容易想像和發現的科技,越下方則反之,但是每一條科技也擁有各自的時間軸,越往右則越未來;如同設計幻象不只是思考未來,也同時點醒設幻師也可以挑戰原有的文化、製造模式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節錄至Auger, J., 2013. Speculative design: Crafting the speculation. Digital Creativity, 24(1). pp.11–35.

Markussen、Knutz (2013)辦了一個設計幻象的工作坊,將參與者的自我寫作與現有小說事件《The Civil War of Denmark》結合,用回推的方式建構各種what-if的情境,如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Markussen, T. & Knutz, E. 2013. The poetics of design fiction. 詳細的工作坊成果詳見:http://www.re-ad.dk/ws/files/40099666/POETICS_of_Designfiction_low._res.pdf

Gonzatto、Amstel、Merkle和Hartmann(2013) 將設計幻象與未來學(Futurology)接軌,他們畫出Viera Pinto提出「未來學futurology」的概念如下圖:他認為我們的「現在present」是建構在,我們對於「過去past」和「未來future」持續變動的理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節錄至Gonzatto, Amstel, Merkle & Hartmann (2013) The poetic of design fiction.

若續用這張圖解釋,那麼「設計幻象」不也是創造出一種「現在present」,透過設幻師,如乩童般,攔截不同頻道的過去和未來訊息,而創造出來的一種充滿異質性、怪味的「現在present」?

因此,若我們再次呼應最前面的「時間其實是一種建構世界的概念元素」,那麼設計幻象除了以「人」為主的時間幻想外,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試想「昆蟲」的時間?「大象」的時間?「植物」的時間(植物慾望學: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jxWW1_U5fE)?「熱水瓶」的時間?

設幻師透過「時間的操作」,探索過去和未來的資訊,創造幻象震盪現世,建構不同的觀點,不只是一種溝通未來、反思現況,更是創造自信作夢的能力(詳見下方連結之上篇文)

建構時間的方式,並沒有固定的形式,隨著設幻師的理解各有所變,而本篇我最想要傳達的就是「時間其實是一種建構世界/觀點的概念元素」,對我來說,首先建立對「時間」的理解,將會先開啟設幻師的眼界,並且產生動力尋找主題。而這只是1/5的能力值,下篇再揭曉分享其他的能力。

<To be Continued…>

參考文獻

  1. Bleecker, J. 2009. “Design Fiction: A Short Essay on Design, Science, Fact and Fiction”. http://drbfw5wfjlxon.cloudfront.net/writing/DesignFiction_WebEdition.pdf
  2. Dunne, A. & Raby, F. 2013. Speculative Everything: Design, Fiction, and Social Dreaming. MIT Press, Cambridge, MA.
  3. Gonzatto, R. F., Amstel, F. M. C., Merkle, L. E. & Hartmann, T. 2013. The ideology of the future in design fictions. Digital Creativity. 24, 1: 36–45.
  4. Hales, D. 2013. Design fictions an introduction and provisional taxonomy. Digital Creativity. 24, 1: 1–10
  5. Lindley, J., Sharma, D. & Potts, R. 2014. Anticipatory ethnography: Design fiction as an input to design ethnography. In Proceedings of Ethnographic Anthropological Association and Ethnographic Praxis in Industry Conference (EPIC’14). pp. 237–253.
  6. Lindley, J., Sharma, D. & Potts, R. 2015. Operationalising design fiction with anticipatory ethnography. In Proceedings of Ethnographic Anthropological Association and Ethnographic Praxis in Industry Conference (EPIC’15). pp. 58–71.
  7. Markussen, T. & Knutz, E. 2013. The poetics of design fiction. In proceedings of DPPI’13.
  8. Sterling, B. 2005. Shaping Things. Cambridge, MA: MIT Press.
  9. 蔡璧名《正是時候讀莊子01逍遙遊(一)北冥有魚》,youtube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HHnyV0VG4

推測居民-Speculatizen

數位時空下的白色公寓裡,聽著居民的五四三,用違章建築填滿這個異空間!

鄭雨停 Yu-Ting Cheng

Written by

目前台科大、荷蘭安荷芬互動設計博士班 2013-2016台科大設計碩士 2014-2015ArtCenter產品設計 設計幻象、互動時間形、體現互動研究 品牌、產品、平面設計 喜歡分享、教學、實作、合作

推測居民-Speculatizen

數位時空下的白色公寓裡,聽著居民的五四三,用違章建築填滿這個異空間!

鄭雨停 Yu-Ting Cheng

Written by

目前台科大、荷蘭安荷芬互動設計博士班 2013-2016台科大設計碩士 2014-2015ArtCenter產品設計 設計幻象、互動時間形、體現互動研究 品牌、產品、平面設計 喜歡分享、教學、實作、合作

推測居民-Speculatizen

數位時空下的白色公寓裡,聽著居民的五四三,用違章建築填滿這個異空間!

Medium is an open platform where 170 million readers come to find insightful and dynamic thinking. Here, expert and undiscovered voices alike dive into the heart of any topic and bring new ideas to the surface. Learn more

Follow the writers, publications, and topics that matter to you, and you’ll see them on your homepage and in your inbox. Explore

If you have a story to tell, knowledge to share, or a perspective to offer — welcome home. It’s easy and free to post your thinking on any topic. Write on 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