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天要解決一個人類生存大問題,你會怎麼提案?

一群無可救藥的樂觀派。最上方那位就是 XPRIZE 創辦人 Peter Diamandis。(來源:XPRIZE Foundation 官方 Flickr;CC BY 2.0)

文/喬蘭雅

前情提要:在上一篇中,我們介紹了 Peter Diamandis 創辦 XPRIZE 的故事,以及他如何善用群眾外包圓夢。這篇我們要來看看那些支撐 XPRIZE 的價值跟理念,以及科技樂觀派在乎的大議題…

Peter Diamandis 創辦 XPRIZE 的一項重要價值,就是創新科技能夠「賦能」(enable)個體,並讓創新的力量從中心化的老舊機構、或是因種種限制無法持續進化的環境中,再次轉移到你我身上——這,即是群眾外包可貴的地方。

NASA 的停滯造就了民營航空研發的繁榮,而另一個例子則是 2010 年的「溫蒂·史密特溢油清理挑戰(Wendy Schmidt Oil Cleanup XPRIZE)」。

那年英國石油公司(BP)的鑽油台爆炸,導致數十萬噸的原油流入墨西哥灣。儘管 BP 很快的在事發後幾小時內部署了四台汲油器,其他私人清油公司也加入行列,但仍無法追上漏油速度及大面積的擴散。

漏油一直是人類對海洋最劇烈的傷害之一,除了文中提及的墨西哥灣漏油事件及艾克森瓦德茲號漏油悲劇外,2018 年 1 月跟 10 月,分別也發生了在上海外海的伊朗郵輪爆炸事件、兩艘貨輪在科西嘉島外海相撞引發的漏油危機。(來源:XPRIZE Foundation 官方 Flickr;CC BY 2.0)

根據由歐巴馬政府發起的「英國石油深水地平線漏油與海上鑽油國家理事會(National Commission on the BP Deepwater Horizon Oil Spill and Offshore Drilling)」調查報告指出,在沒有足夠的誘因以及無法確保政府經費支持下,石油公司對清油技術的研發跟危機應變管理長年消極以對,不願投入「暫時」沒有必要的成本。種種因素導致清油技術在 1989 年艾克森瓦德茲號(Exxon Valdez)漏油悲劇之後,就沒有顯著的進展。

Peter Diamandis 跟他的 XPRIZE 團隊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傳統清油技術的石油回收率約是每分鐘 1,110 加侖,XPRIZE 決定提高挑戰,設定回收率每分鐘 2,500 加侖(當然還有其他條件,例如完整技術與商業規劃、對環境無負荷等等。)

XPRIZE 基金會借用美國政府位於紐澤西的 Ohmsett 溢油實驗室來進行實驗。(來源:XPRIZE Foundation 官方 Flickr;CC BY 2.0)

有意思的是,漏油事件發生當下美國政府也立刻向大眾求救了,然而所收到的 4,000 份民間提案,絕大多數都不可行,也無法立即大規模應用。新技術需要時間研發與測試,XPRIZE 奪冠的 Elastec 公司設計出每分鐘可回收 4,670 加侖油的汲油器, 雖然是在悲劇發生一年之後,但終究為未來的溢油危機帶來新的解方。

Peter Diamandis 在另一本著作《膽大無畏》中有一段話令我印象深刻:

我想不只是企業,當整個環境都因為各種因素停滯且無感時,有感的人,就算不是掌握相當權力與資源的人,都有了「射月」(moonshot)的機會。

Elastec 公司以每分鐘回收 4,670 加侖量奪得冠軍。(來源:XPRIZE Foundation 官方 Flickr;CC BY 2.0)

▋應付資源匱乏的方法,不是分薄大餅,而是創造大餅

上篇提及安薩里 X 獎的開始以及美國太空政策轉向的案例,皆說明了一件事:資源不是無窮,資源可能本身因有限而拮据,也有可能因不可掌控的外部因素而隨時被收回。

當 1996 年 Peter Diamandis 天花亂墜的對外介紹安薩里 X 獎,並宣佈 2,000 萬美金獎金時,他口袋根本沒這筆錢,也根本還沒找到願意資助這場比賽的贊助人。他憑空生出了這個比賽的想像、憑空生出了獎金的想像、憑空生出了創造資源的機會 — — 讓他自己有機會一圓小時候的夢想。

這讓我想到 2018 年正在進行中的 XPRIZE:富足水資源 X 大獎(Water Abundance XPRIZE)。該計畫的標語 — — Creating water from thin air ,在我看來是個雙關語。照字面的意思是要從空氣中製造出水,而該計畫所設定的條件即是透過 100% 可再利用之能源與技術,從空氣中萃取至少兩公升的飲用水,而且每公升的生產成本必須為兩分美金。

從空氣中萃取水分。(來源:Nine Köpfer on Unsplash

然而英語中,從 thin air 中創造東西通常指的是「無中生有」(未必有負面涵義),而我想像的是,這項比賽傳遞了一個正面的訊息:儘管資源稀缺,我們仍可以「無中生有」,就算只是空氣,也能萃取並再創資源。

這或許就是 XPRIZE 欲傳達的力量:解決方法與創造力的實踐,始終來自人無窮又瘋狂的想像。只要你肯想,就有「無中生有」製造更多大餅(資源)的機會。

1997 年,在安薩里 X 獎問世後隔一年,蘋果電腦推出新形象廣告「Think Different」,向曾經徒手改變世界的「瘋子們」 — — 愛因斯坦、人權鬥士馬丁·路德·金等 — — 致敬。如今回頭看這些各自平行發生、不曾交會,但又在同個固執理念軌道上奮鬥的人,不禁讓人起雞皮疙瘩。

XPRIZE 基金會創辦人 Peter Diamandis。(來源:XPRIZE Foundation 官方 Flickr;CC BY 2.0)

▋Visioneering:XPRIZE 的點子都從這裡來

不過,XPRIZE 的題目並不是憑空冒出來。每年群眾爭相解決的比賽題目,都來自「願景會議」(Visioneering Summit)【註 1】這個從外看可能霧裡看花,像是某種兄弟會的「菁英俱樂部」。

之所以說菁英,是因為「願景會議」常出現社會上功成名就的大人物,例如導演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 Google 創辦人佩吉(Larry Page)、特斯拉創辦人 Elon Musk,或是黑眼豆豆團長 Will. i. am。但由於願景會議是對外招募提案,當然也有「普羅大眾」的參與,例如《時代雜誌》的記者 Bryan Walsh ,就曾於 2014 年「潛入」這個會議裡。

這一次,他拋開記者的身份,並非要挖掘內幕、看看這些所謂的「科技慈善家」都關起們來磕什麼藥(疑?),而是以「參賽者」的角色,與在坐關心世界各類議題、但同時擁抱瘋狂想法及具有突破性思維的開創者們,一起腦力激盪,為下個 XPRIZE 進行比賽設計。

願景會議是 XPRIZE 背後的金頭腦,每年舉辦一次,吸引眾多大膽又極富創意的人齊聚一堂,拋出各種對當代與未來人類環境的想像,並試圖透過創新科技,為大家束手無策的難題尋找可行的解方。

願景會議上不分背景、地位或職業,大家腦力激盪為人類生存大問題尋找答案。(來源:XPRIZE Foundation 官方 Flickr;CC BY 2.0
不是只有社經地位高的「菁英」才能參加,只要你有想法都可以提案報名。例如圖片中的 Adora Svitak,她是名作者、老師,也是社會議題的倡議者。(來源:XPRIZE Foundation 官方 FlickrCC BY 2.0

年初開放報名後,參賽者有一段時間準備提案,之後參加為期兩天的腦力激盪黑客松,在 5 個預設主題領域中設計比賽方法。從黑客松中脫穎而出的 10 組設計,最終會在年底進入願景會議,上台輪流 pitch,爭奪「年度 XPRIZE 設計冠軍」。冠軍點子不見得會成為下年度的 XPRIZE 題目,但會被 XPRIZE 團隊納入口袋名單。

Bryan Walsh 跟他另外兩名沒有任何科學背景的記者朋友,被賦予了解決「天災預防與應變」的任務。他們首先假設加州又發生一次大地震,但這次巨石強森也救不了,因為加州進入全面斷水斷電的邊緣狀態。

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困境?他們想到的是「網路備份機制」。

他們認為,網路已是當代生活不可或缺的基本條件,災害後網路的連線亦直接影響了救災通訊,以及物資補給等作業,因此大家應該思考如何開發出能夠在自然災害發生後,確保網路不斷線的備份機制。

如果你也拿到相同的題目——加州大地震的災害應變與預防——你會怎麼做?圖為加州斷層 San Andreas Fault(來源:Michael R Perry;CC BY 2.0)

不看報紙,所以對科技感到樂觀

這兩篇文章花了極大篇幅介紹 XPRIZE 的起源及其背後的靈魂人物,也描述了 XPRIZE 所帶來的正向力量。但 XPRIZE 與這群樂觀科技人難道沒有需要我們停下腳步觀望、保持疑慮的地方?

或許有。在搜集相關資料的時候,我無法不去注意到相較於對創新科技的樂觀以待,Peter Diamandis 對風險、科技危險、道德與倫理等界線不成比例的關注。

柯林頓總統:「你怎麼會這麼樂觀?你難道都不看報紙嗎?」(來源: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

這不表示他完全不在乎,但或許是個性使然,Peter Diamandis 從不避諱表態自己不認同各種「末世論」、好萊塢反科技的浮誇劇情,還有媒體報導慣用的悲劇筆法(他稱美國的 CNN 為 Crisis News Network)。他向來都是以正面到不可置信的態度來面對周遭顯而易見的困難。他曾說:

他認為科技作為「中性」的工具,媒體悲觀導向的報導並沒有給閱聽大眾足夠與平衡的空間作評估。然而,在其著作《富足》中,Peter Diamandis 也描述了部分科技帶來的負面影響,例如恐怖攻擊、網路犯罪、人工智慧與失業率,並承認自己對這些威脅的討論嚴重不足。

(來源:XPRIZE Foundation 官方 Flickr;CC BY 2.0

毋庸置疑的是,上述這幾項人類新面臨的生存難題,皆是肇因於新科技及新技術的崛起,而 XPRIZE 終有一天要回頭面對這些問題。

事實上,我們仔細想想,人類的歷史一直處於從科技中獲得進步、再遭受科技破壞(disrupt)的輪迴與矛盾:

抗生素的出現拯救了生命,但過度與不當的使用促成抗藥性的破壞…

醫療的進步延長了人類壽命,卻在老齡化的過程中降低國家的勞動力…

人口爆量壓垮了地球的負荷,諷刺的出現了「殖民火星」的口號…

數據帶來便利的同時,卻也方便了極權政府的監控…

網路通訊成就阿拉伯之春,但生化武器及無人機的轟炸引爆了難民潮…

或許,XPRIZE 也就是試圖在為這些矛盾找到解決方法。Diamandis 認為人類最終能跟破壞性的科技共生共處,但我總覺得,在走到那步前,我們都應該思考怎樣的「共生」才是最恰當的平衡?

▋如果你今天參加了願景會議,你想提案什麼比賽?

最後,讀者你如果非常善良的把落落長的文章看完了,歡迎跟我們分享,如果今天是你在「願景會議」,你會有什麼樣的提案?你想解決我們人類什麼樣的生存與環境難題?你的科技解方會是什麼呢?你又會如何設計這場比賽?

我們與科技,怎樣的「共生」才是最恰當的平衡?(來源:XPRIZE Foundation 官方 Facebook)

#附錄:更多關於 Peter Diamandis 與科技樂觀派:

  • Singularity Hub:在由 Peter Diamandis 創辦的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裡教書的老師、上課的學生,他們平常都看什麼文章?人類最近有哪些科技創新的突破?我們要如何在 10 年內改造 10 億人的生活?答案都在 Singularity Hub 網站裡。
  • Peter Diamandis 的部落格跟網站,裡面有他在各個演講的 Keynote、他的文章以及 Podcast
  • 富足:解決人類生存難題的重大科技創新:Peter Diamandis 與史蒂芬.科特勒於 2013 年出版的書。本書介紹了「幾何級數型科技」是如何透過「指數型成長」方式在劇烈的打破我們習慣的生活模式,而我們又能夠如何借用這類型的科技翻轉未來。
  • 《膽大無畏:這10年你最不該錯過的商業科技新趨勢,創業、工作、投資、人才育成的指數型藍圖》:Peter Diamandis 第二本著作,出版於 2016 年。這本書比較像是「工具書」,一步步教你如何在幾何級數型科技跟指數型時代,利用群眾外包跟群眾募資來開創自己的未來。

#註解:

【註 1 】:今年的願景會議將於 10 月 18 日至 21 日舉辦。五大挑戰領域為:


Star Rocket

Star Rocket 三創育成是非營利的創新育成機構, 以「人」為核心,「科技」為養分,致力成為最開放的創新育成空間,透過自辦課程跟活動策展,活絡台灣創新與技術社群,並培育創新創業人才;同時,藉由內容產製跟資料庫的建立,追蹤、記錄創新故事,啟發人們踏入創新航道。

Star Rocket 三創育成

Written by

我們是非營利的創新育成機構, 以「人」為核心,「科技」為養分,致力成為最開放的創新育成空間,提供創業者一同工作與腦力激盪的舒適環境,並透過自辦課程跟活動策展,活絡台灣創新與技術社群,並培育創新創業人才;同時,也透過內容產製跟資料庫的建立,追蹤紀錄創新故事,啟發人們踏入創新航道。

Star Rocket

Star Rocket 三創育成是非營利的創新育成機構, 以「人」為核心,「科技」為養分,致力成為最開放的創新育成空間,透過自辦課程跟活動策展,活絡台灣創新與技術社群,並培育創新創業人才;同時,藉由內容產製跟資料庫的建立,追蹤、記錄創新故事,啟發人們踏入創新航道。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