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科技始於人性,那我們更該學會做出「科技選擇」

《瘋狂麥斯:憤怒道》劇照

文/喬蘭雅(@maxine_maz)

我們對於未來可以很多的想像,但如果一個是《星際爭霸戰》,一個是《瘋狂麥斯:憤怒道》,兩種極端,你選擇哪一個?

《星際爭霸戰》裡人類與進步科技高度交融。除了在 2366 年擁有高超奈米技術的博格人入侵之外,地球完好如初,井然有序又祥和,聯邦委員會、星艦司令部等星際聯邦的重要機構都在舊金山,人類所有的基本需求都獲得滿足,有更多時間投入與鑽研更高深的智慧與知識。

而瘋狂麥斯的世界,則是混屯不安的末日黃土,在戰爭能源的主宰下,地球陷入失序的爭奪之戰,人類僅抓生存的本能,成為自己求生的附庸。

這兩部電影刻畫的未來,是《科技選擇》的作者們給讀者的功課:盤點你眼前的科技與新技術、提出問題,然後幫未來做出選擇。

來源:Star Trek 官方粉絲頁

這本書適合誰?

《科技選擇》是一本輕巧易讀的讀物,儘管暢談科技,卻沒有艱澀難懂的用詞。如果你對新科技認識不廣,或是不確定這些發展對生活與環境的具體影響,那這本書會是個很好的起點。每個章節深入淺出,像是懶人包一樣囊括當前正夯的科技新進展。

本書最大的特色,是作者設計的「三個問題」,環繞公平、風險、自主三個面向,向科技提問(後面會再說明)。作為理解科技與人類關係的第一層過濾網,這三個提問很清楚也很簡易,透過作者輕鬆的筆調,一步步帶領讀者檢視每項科技所的正面與負面意義。整體而言,是本很好入門的工具書。

相較於由美國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isity)創辦人 Peter Diamandis 所寫的《富足》,以極低比例關注科技風險,一面倒的將創新科技描述為解決人類難題的解方,《科技選擇》的作者做了功課,較均衡的提供了基本資料,也透過自問自答及經驗分享,供讀者評估。如果你是已看過《富足》的讀者,建議搭配閱讀這本書,讓自己在全盤接受「富足論」之前,有機會停看聽。

而如果你對新科技的發展與應用已有較全面的了解,只是需要更紮實的討論,來協助你做出更深層的判斷,那麼《科技選擇》可能會太過「科普」。同時作者在三個提問的分析上也太過鬆散,在科技對於人類倫理與道德的衝擊上,並沒有做出太深入的討論,只是不停的拋出更多問題。因此,如果你是對這個領域有興趣的朋友,可能會覺得作者終究是一群對科技感到樂觀的人。那麼,你可以參考文末的延伸書單,找到能夠跟你一起尖銳提問的讀物。

科技「中性」,以及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前陣子在書店櫃上看到這本新書時,第一眼覺得書名跟書封都沒有太深的記憶點;但還是遵循以往的選書步驟,瀏覽了作者介紹跟推薦人、評估了目錄與題材、並尋找吸引我的關鍵字 。

很剛巧的,我在作者介紹與推薦人的地方,各別看到了幾個關鍵字 ── 奇點 大學、指數型成長、Peter Diamandis。這些關鍵字與前陣子寫的兩篇「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文章有些關係。在當時查資料的過程中,我透過《富足》認識了所謂的「科技樂觀派」(Techno-optimist)。

科技樂觀派是一群思考大膽、假設也大膽、不畏懼風險,將科技創新視為能夠解決人類生存問題的人。同時,他們認為科技是「中性」的工具,而主流媒體及好萊塢電影對科技的描述都過於負面跟浮誇。

在一場與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的對談中,柯林頓調侃 Peter Diamandis:「你怎麼這麼樂觀?難道你都不看報紙嗎?」他回:「我盡量不看!」現場一陣大笑。可是,不管假戰爭、選舉、假新聞、隱私喪失再怎麼混亂又悲觀,仍是人們真實的感受,倘若輕忽擺在眼前的問題,又怎能寄望科技去解決更大的難題?

不同於《富足》選擇性關注,對科技影響不予平衡評估,《科技選擇》在第一部第一章便以 2016 年川普與希拉蕊之爭、英國脫歐跟德國極右崛起當作引子,帶領讀者直視民眾的憤怒,並指出資訊科技的失衡難辭其咎。

然而,不管是支持科技創新還是抗拒,二分法的選邊站絕對不是最佳作法。我們該思考的是學會從風險中找到能掌握的、從益處中找到能延伸的。當科技的指數型成長勢不可擋時,有沒有方法協助判斷它的利與弊?最重要的是,我們為何需要學會判斷?

我想從這本書的英文原名 ──《The Driver in the Driverless Car》 ── 以及原版書封的圖片設計,作為回答這些問題跟介紹該書的入口。

是我們在「駕駛」科技,還是科技在「駕駛」我們?

原版的書封是一台自駕車,車內的人類手握著方向盤,坐在跟車頭反方向的駕駛座。這圖看起來非常滑稽,駕駛為何反著開車?自駕車還需要方向盤嗎?反坐握方向盤又有什麼意義?自駕車的世界裡,誰才是那個「駕駛」?

作者在前言介紹了一段他與 Google 自駕車的邂逅,Google 自駕車本身沒有方向盤,乘客面向哪方其實都沒有差別。但書名跟書封設計,傳遞的卻是很尖銳的訊息:

是我們在「駕駛」科技,還是科技在「駕駛」我們?

當「科技始於人性」六字琅琅上口時,你相信科技公司始於人性嗎?當我們一邊擔憂工作將被機器人取代,又一邊埋頭滑手機時,我們該如何自我提問?向科技提問?

亞歷克斯・沙基佛(Alex Salkever),《科技選擇》的共同作者,在說書會上介紹該書。

你肚裡的那顆數位藥丸

百年前工業革命引進機械,取代了人們工作的雙手,社會面臨空前絕後的變革跟大失業。作為第一線被淘汰的勞工,將報復的怒氣宣洩在工廠的機器上;但自動化的齒輪沒有停止,如今「人工智慧」冒出,大失業潮的預言再次浮出。

失業或許能借鏡歷史得到解答,但資訊科技進展帶來的新問題,卻是前所未見。想像有一天,你只需吞下有感應功能的數位藥丸,就能即時監控身體,並將結果回傳給醫生,「數位醫生」的即時診斷與照護讓人覺得方便。可是,你會不會擔心關於自己身體的資料外流?或是有人遠端操控你胃裡的藥丸?

資訊科技發展的速度多快?隨著網路普及,2018 年全球 77 億人口中有 40 億人口已聯網,回想 1990 年 World Wide Web 問世一年後,還不到 300 萬人;而十多年前還不存在的智慧型手機,僅花了個人電腦滲透速度的四分之一時間,就稱霸世界。 研究機構 Statista 預測 2019 年全球智慧型將達到 25 億使用者。而這一切,都可溯及知名的「摩爾定律」【註 1 】。

(來源:Our World in Data;CC-BY_SA)

那些借助摩爾定律、透過強大運算及聯網力而崛起的矽谷巨擘,例如 Apple、Facebook、 Goolge 、Neflix 等,以翻倍的指數型速度在建立科技帝國、挖深護城河,逐步支配消費者的習慣、行為跟話語。

作者在書中反覆提到,我們現在創造的資訊量,比過去幾十年、甚至幾世紀以來創造的更多;不出 50 年,人人都能與超級電腦連線,且 iPhone 11 或 iPhone 12 的運算能力將會比人腦還強。改變的速度已無法操之在你我手上,而更多的改變,可能開始不請自來 。該書中有一句話堪稱金句,一語道破人類文明與科技的共生關係 ──

「科技追求的是社會的寬恕,而不是許可。」

《科技選擇》的兩位共筆作者皆是長年生活於美國矽谷的科技人。費維克・華德瓦(Vivek Wadhwa)是多所頂尖大學的研究員、創業家,亦曾任教於奇點大學(這個身份或多或少也說明了他對科技的樂觀立場)。

第二位作者亞歷克斯・沙基佛(Alex Salkever),科技編輯出身,曾在 Mozilla 工作,但這些經驗都不比他另一個特殊身份來的奇特 :未來學家(Futurist)。書的前言一段話,「我靠思考未來和其他人討論未來維生」簡潔有力的介紹未來學家的工作 ── 他們觀察歷史跟當下,透過論證與分析來預測未來。

這本書簡單說,即是兩位作者對未來觀察的結晶。他們以數據跟事實模擬未來世界的可能樣貌,並丟給讀者一個大哉問:我們該怎麼做選擇?,希望激發大家思考人類與科技的互動關係。書中,作者透過「兩種未來」及「三個提問」一步步引領讀者去抽絲剝繭、自我檢視。

三個提問:走一趟「科技評估」之旅

兩個未來,即是文章一開頭展示的兩部電影 ──《星際爭霸戰》跟《瘋狂麥斯:憤怒道》。作者不斷告訴讀者,兩種極端未來都有可能變成現實,但我們有能力、有權利,也有機會做出選擇。

2014 年 Uber 與美國政府的法規之爭白熱化,這間矽谷公司大動作動員乘客跟司機利用 Email 跟電話灌爆美國市議會。作者援引 Uber 案例,解釋普羅大眾可以適時介入,去參與跟形塑科技在我們生活跟國家政策上的樣貌。 只是在介入與選擇之前,作者也強調我們需要對科技進展及社會需求有完整的了解,才能做出最好的決定。

至於怎麼做選擇?該書提供了三個與公平、風險,以及自主/依賴相關的判斷標準:

這些科技有沒有「公平造福每個人」的潛能?

它有什麼風險與報酬?

這些科技能促成我們自主,還是造成我們依賴?

書中,作者分別談論了人工智慧下的人機關係、數據為王時代的自主與依賴、聯網世界的隱私矛盾、生醫技術上的道德界線,從中穿插介紹了許多正在發展的前瞻新技術,例如人工智慧 IBM 華生提供個人化療程、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使用生物墨(bio ink)的 3D 列印、 無人機、自駕車,以及物聯網技術下能共享資訊的家電。接著,作者透過上述三個關鍵問題,就灰色地帶一一提問。

在一次訪問中華德瓦坦言,嚴格來說三個提問是不夠的,而且答案並非非黑即白。確實,在看書中的分析時,不難發現作者有時可以很快告訴讀者自己的判斷與決定,有時卻拋出更多沒有解答的問題。

舉例來說,前些天(2018 年 11 月 26 日)世界第一個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案例在中國「誕生」了。這則消息引發科學界的爭論,儘管用意是為了解決醫生都束手無策的愛滋病,但這類技術涉及直接干預人類演化,不僅冒著極大的道德風險,還包括作者在書中提醒的,基因編輯後可能引發的未知疾病,以及新型生物恐怖主義,皆是新技術的風險。如此一來,這項技術能夠達到「公平造福」的標準嗎?

在這個議題上,作者清楚且快速的表明了反對立場。但在其他議題上,選擇變得更困難。例如過去健康不佳的華德瓦,對能夠即時追蹤與診斷身體狀況的電子裝置持開放心態,但他也知道科技公司拿走他這些私密數據訊息後,會以此賣廣告。他同時也很尖銳的問:如果哪天老闆可以像購買信評報告一樣,購買你的 DNA 數據,可以嗎?

2018 年 11 月 29 日在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技術高峰會(International Human Gene Editing Summit)上,主導 HIV 免疫基因編輯飽飽的中國科學家賀建奎遭台下學者圍剿逼問。一位學者問道:如果是你的小孩,你讓他基因編輯嗎?(來源:IHGES 直播

你可以怎麼閱讀它?

三個提問,是這本書最大的特色,但也有許多模糊之處,例如如何衡量「公平」?而「自主」與「依賴」又是一體兩面。比方說,身體有殘缺的人,能夠仰賴「人體電子科技」(3D 列印的器官或支撐物)達到更多自由跟自主,但也同時只能仰賴這些輔助。那如果是將同樣技術運用在美觀上,是對自我外貌的自主,還是不必要的依賴?

由於太多問題未解,讀完後我有種隔靴搔癢的失望感,認為作者沒有更用力、更尖銳的去提問。但或許作者的目的也非幫我找到答案,而是拋磚引玉。

那我們可以怎麼閱讀這本書?

首先,我會建議讀者在運用三個提問時,時時自我提醒,問題的背後還有更多問題可以被催生出來,而非點到為止。同時,面對作者的決定跟答案,讀者也要試著更進一步思考隱藏的邏輯跟爭議,並回頭問問自己的實際需求,以及未來的需求為何?畢竟,作者也是依據他們的需求跟經驗在做判斷。

再來,透過如作者這類相對樂觀的科技人視角,我們確實能看到未來科技的潛能跟益處,但也正因創新科技勇於挑戰風險的本質,導致人們在創造力大開時,容易輕忽人類社會的複雜度,尤其是歷史、社會與文化結構等多重因素。

在第 15 章節中,作者針對能源做出大膽推斷,認為能源跟水源相關的技術研發以指數型速度成長,供應成本大幅降低,有天全人類的能源需求都能獲得滿足,所以過去因能源爭奪而引發的衝突跟戰爭,也可以得到解決,「免費的電,意味更和平的世界。」

可是,這樣的推斷太過直線思維。書中舉了烏克蘭與俄羅斯的天然氣管之爭作為例子,但卻忽略烏俄間的摩擦有其深遠的歷史與民族情結因素,倘若根深蒂固的歧見未解,就算烏克蘭擁有自給自足的乾淨能源,也可能成為持續抗衡俄羅斯的有力籌碼。這些都是作者未察覺、也未在書中提供讀者的資訊。

選擇完後如何行動?《科技選擇》沒教的事

《科技選擇》透過三個提問帶讀者走了一趟「評估科技」的流程,但在我們判斷完自己對科技的需求與偏好後,如何將選擇轉化為具體的決策跟行動?總不能每次都像 Uber 那樣被科技公司招喚動員吧?又如果哪天我們希望改變的是 Facebook 這種不當運用使用者個資的科技巨擘時,我們又能從何切入去發聲?當我們避不掉某些科技的必然發展時(例如資訊科技),我們又該如何應對隨之而來的風險?

對於「下一步怎麼做」,該書並沒有提供明確的指引跟方向,頂多給予零散的新工具作為應對(如對人工智慧設計安全框架,以防止其暴走,或是史丹福法律資訊中心正在構想一套系統,讓使用者可以管理自己所有的數據)。這也是《科技選擇》讀起來讓人覺得隔靴搔癢的原因,因為留了更多難題給讀者。

當然,沒有一本書是萬靈丹,《科技選擇》作者寫書的目的顯然也不是要說服,或是提供絕對答案,而是拋磚引玉,讓讀者意識到「選擇」與「了解科技」的重要。如果你有興去了解「該如何做」,或許可以看看另一本跟《科技選擇》差不多時間出版的書《修復未來》,這本書作者透過兩個國家的個案研究(愛沙尼雅、新加坡),設計出五個「行動地圖」,來帶大家在數位年代中降低風險、達到人類生存最大價值。

這篇文章的最後,提供了延伸書單,有興趣挖深的讀者可以自己再去進行腦力成長!

延伸閱讀

對「群眾外包」跟科技創新激勵獎有興趣者,可以透過這本書了解過去 13 年 XPRIZE 是如何透過高額獎金當作誘因,激發素人參與科技創新,解決像是水資源不足、貧窮地區教育、海上漏油清理,以保護珊瑚礁等政府常常束手無策的龐大議題。

這本書的作者也是 Peter Diamandis。相較於《富足》比較是在佈道願景跟理念,《膽大無畏》則是一本給想成為指數型組織與人才的工具書,從建立規模思考到運用群眾力量,學會乘風站在指數型科技的浪頭上。如果你想要為公司的營運或是自己的人生找到突破框架的機會,這本會是蠻合適的指南。

關於自主與依賴,我們或許可思考,有些科技能夠賦能個體,但是不是也有反效果?例如因網路而生的資訊流通,是讓我們變得更聰明、思考更敏銳,還是更仰賴 Google 搜尋呢?請參考書評

除了上述的個案研究與五個「行動地圖」,該書相較於《科技選擇》,談論了更多歷史與社會人文的元素。比較不喜歡高空談論科技的讀者,可以選擇這本書。

虛擬實境直之父傑容.藍尼爾(Jaron Lanier)從在矽谷第一戰線的視角,向世人示警,重新思考數據時代「人」與「思考」的意義。大家可以思考看看,同樣來自矽谷、同樣身為願景家,為何藍尼爾會跟《科技選擇》的作者、《富足》的作者,有著相反的意見?

附註

【註 1 】摩爾定律指的是「半導體ㄧ晶片上集成的電路數目每隔 18 個月增加一倍」,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手上的智慧型手機運算能力逐年翻倍成長,遠超過 50 年前的超級電腦,瞬時間我們可以從只能收發黑白簡訊到可遠端操控。雖然摩爾定律已被預終將死亡,因為晶片再小也無法超過原子,但摩爾定律的「指數型成長」精神卻從晶片硬體本身,一路在其他與資訊處理相關的科技運用上延展,例如網際網路每秒傳輸的位元數,或是運用演算法創造廣告營收的科技公司。


Star Rocket

Star Rocket 三創育成是非營利的創新育成機構, 以「人」為核心,「科技」為養分,致力成為最開放的創新育成空間,透過自辦課程跟活動策展,活絡台灣創新與技術社群,並培育創新創業人才;同時,藉由內容產製跟資料庫的建立,追蹤、記錄創新故事,啟發人們踏入創新航道。

Star Rocket 三創育成

Written by

我們是非營利的創新育成機構, 以「人」為核心,「科技」為養分,致力成為最開放的創新育成空間,提供創業者一同工作與腦力激盪的舒適環境,並透過自辦課程跟活動策展,活絡台灣創新與技術社群,並培育創新創業人才;同時,也透過內容產製跟資料庫的建立,追蹤紀錄創新故事,啟發人們踏入創新航道。

Star Rocket

Star Rocket 三創育成是非營利的創新育成機構, 以「人」為核心,「科技」為養分,致力成為最開放的創新育成空間,透過自辦課程跟活動策展,活絡台灣創新與技術社群,並培育創新創業人才;同時,藉由內容產製跟資料庫的建立,追蹤、記錄創新故事,啟發人們踏入創新航道。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