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 10 億美元,哈佛學生創辦的 Zipline 用無人機解決非洲醫療問題

為了找到無人機商轉的技術,紅衫資本、Google Ventures 紛紛插旗

鄧天心
鄧天心
Nov 25 · 7 min read
圖:Zipline 官網

美國、中國的電商巨頭都正在研發無人機送貨,2013 年時 Amazon CEO 貝佐斯(Jeff Bezos)就立下五年後要用無人機送貨的目標,但現在看起來,最有可能先實現的是非洲國家。

據《CNBC》報導,目前全世界最大¹的無人機醫療新創 Zipline 已經在盧安達、迦納等非洲國家用無人機運送血清、疫苗、緊急物資,讓原本一小時半的交通縮短至 15 分鐘,也節省醫療人力資源。今年五月 Techcrunch 報導指出²,Zipline 最新一輪投資拿到 1.9 億美元,估值也超過 10 億美元。除了在開發中國家需要無人機運送急難物資,像是在美國的郊區也面臨醫療資源分散的問題;台灣山區每逢暴雨,就容易發生道路坍方,影養救災進度,因此 2019 年也在測試利用無人機運送血清至山區³。

我們很難想像有天中午叫外送時餐點不是由外送員親自交到手中,而是無人機出現在眼前,但這對盧安達人民來說一點也不稀奇。非洲有著豐富的地理型態跟極不穩定的氣候,要發展空中運輸系統被公認難度接近封頂,如今在非洲卻有近 2 億人享受到 Zipline 無人機送貨帶來便捷、創新的服務,背後功臣是三位來自哈佛大學的創辦人基南·懷羅貝克(Keenan Wyrobek)、凱勒·雷納度(Keller Rinaudo)和威爾·赫茲勒(Will Hetzler)。

Zipline 無人機落地技術,承襲自 SpaceX 創新精神

一篇文章中提到,無人機的技術難度在於如何在強風、豪雨及低溫的情況保護機體,若不幸遇到空難時,又該如何安全降落⁴,Zipline 沒有前人可以參照,團隊從機身設計、導航系統軟硬體都堅持自己來,發展至今每架無人機可乘載 13 公斤重物資,時速可達 100 公里,不過 Zipline 並非完全從零開始,Rinaudo 表示內部的工程團隊有一部分人來自 SpaceX,因此有火箭研發的知識可應用在開發無人機上,除了技術承襲 Space X 外,也頗有延續其創新的精神。

三位來自哈佛大學的創辦人之一的基南·懷羅貝克(Keenan Wyrobek)。圖:flickr CC BY-NC-ND 2.0

Rinaudo 認為盧安達是非常好的實驗場域,當地的氣候跟地理環境,對任何一家想發展無人機運送的新創都是很大的挑戰,但他們的團隊成功地克服了這點,他們先是透過下載開源的盧安達地形圖(Topographical maps),加上精準的 3D 研究後,用演算法找到最佳路徑,將這些數據預先安裝到無人機的航空系統內,所以每個飛行的路徑都是固定的,這件事對許多人來說可能有點無聊,不過 Rinaudo 認為,他們的重點是建立起空中物流,目的是降低成本跟壓低風險,本來就應該是無聊的技術,不用帶給大家驚奇。

講到無人機大多數的人會以為是四軸造型,但 Zipline 無人機長得比較像傳統飛機,只是沒有起降跟助跑的零件,不用架設跑道跟技術人員指導起飛、降落,可說是將人力成本降到最低。Zipline 無人機起飛方式是先裝在類似「投石器」的機器裡被拋到空中,機體內建導航跟自動駕駛系統照著預定路徑前往目的地,全程不必著陸就能送貨,無人機會在指定地面的 9 公尺高空中透過降落傘的方式垂降物資。

遇到不可預測的事故發生時,Zipline 無人機也有自救辦法,每架無人機都有備用的螺旋槳,當主要的螺旋槳發生故障時備用的會自動啟動,如果螺旋槳都失靈還有降落傘會自動打開。Zipline 也提供了類似 Uber Eats 的外送服務,每趟可以跑兩到三個地點,當收到需求後會發出通知告訴收件人還剩幾分鐘將送達指定地點。

無人機醫療運輸背後的科技戰

有些人會以為在非洲做醫療是在做慈善事業,但創辦人之一的 Rinaudo 表示 Zipline 不是「慈善機構」,如果僅僅靠善心人士捐款,就會冒著資金隨時被燒光的風險,只有找到穩定、永續的商業模式,才能達到規模化,Zipline 收入主要來自於將無人機服務賣給各國政府,以及與企業合作開發技術,市場橫跨非洲、美洲、東南亞。Zipline 估值超過 10 億,背後的投資者各個來頭不小,過去有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Google Ventures、已故的 Microsoft 共同創辦人保羅·艾倫(Paul Allen)、Yahoo 共同創辦人楊致遠等,但市場分析師認為⁵,科技、商業巨頭願意掏錢投資 Zipline 不單是支持公益,而是看見背後的資訊通訊科技發展及商用無人機的未來。

非洲成了企業測試無人機的實驗室

Rinaudo 在之前的受訪時都沒有公佈實際營收多少,但透露光是在非洲經營無人機配送市場規模粗估就有十億美元,因此吸引許多企業紛紛插旗,除了 Zipline 已初具規模,新創 Vayu 也在測試可裝載 1.9 公斤重的無人機在馬達加斯加地區,背後投資者是美國國際開發署跟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另外像 VillageReach 也在剛果偏遠地區運送疫苗,非洲儼然成為「無人機實驗室」。有專家學者因此認為,新創跟科技巨頭利用當地較寬鬆的法規,在測試技術同時罔顧民眾安全。

論創業痛苦指數

創辦人之一的 Rinaudo 表示,大學時熱愛攀岩當他旅遊至各國時,看到未開發國家缺乏資源,不斷思考如何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加上本身對機器人等技術充滿熱情,因此投入無人機研發。 Rinaudo 認為許多新創會失敗不是因為沒有錢或是找不到市場,而是創辦人先放棄了,可能不想再承受痛苦,「理想越大,痛苦指數越高。(The bigger the mission, the higher the pain tolerance)」但他直言,創業就是日復一日的痛苦,所以找到目標跟使命是非常重要的。

台灣也有類似的無人機應用,從地貌監測、農藥噴灑到生態觀察及空拍都已經有成功案例,不過大家最期待的可能是未來無人機能否進入都市為大家送餐,這還有待後續觀察。

Zipline 介紹影片

Star Rocket

Star Rocket 三創育成是非營利的創新育成機構, 以「人」為核心,「科技」為養分,致力成為最開放的創新育成空間,透過自辦課程跟活動策展,活絡台灣創新與技術社群,並培育創新創業人才;同時,藉由內容產製跟資料庫的建立,追蹤、記錄創新故事,啟發人們踏入創新航道。

鄧天心

Written by

鄧天心

Don’t follow your dream, follow me on Medium.

Star Rocket

Star Rocket 三創育成是非營利的創新育成機構, 以「人」為核心,「科技」為養分,致力成為最開放的創新育成空間,透過自辦課程跟活動策展,活絡台灣創新與技術社群,並培育創新創業人才;同時,藉由內容產製跟資料庫的建立,追蹤、記錄創新故事,啟發人們踏入創新航道。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