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築:案例分析

施洛德住宅和同時代的世界建築有何不同

在20世紀中,建築和人的思想、精神的維繫,此时初期推翻神學強調唯心,倡導現實化和人化的理性精神。建築更加注重人的精神和需求,捨去繁雜的柱子和不和諧的立面,施洛德住宅是傳統和革新的過渡和開創者。工業化時代的到來,產生“結構主義城市與建築社會精神追求為己任,而不是停留表面的求新求導(張炯,2017,荷蘭現代建築),人的內心精神更加具體化。

反觀19世紀的建築被賦與更神聖的使命,同代的風格是NeoMayan, Renaissance Revival 及 Classic Revival 都承襲19世紀的風格,後來的現代主義也沒有裝飾簡約的建築風格。施洛德住宅作為“過渡期”經典建築,現代建築、繪畫及雕塑構成三位一體的“賦形藝術”一直在延續到工業化,然而現代主義出現追求革新的熱潮,作者認為批判眼光評述是挑戰,這需要寬闊的視野和歷史想像力,更需要學術研究基礎(陳平,2017,現代建築理論的歷史)。這些評述應當沒有對錯和個人感情情緒,公正客觀的。

在立面上的設計利用顏色當裝飾,裝飾相當簡單但很顯眼,以細密線條的頂端及收頭部分,出現重疊的幾何塊體,並喜好使用曲折線的裝飾條紋(魏滔‧黎辛斯基2007,建築風格)。建築物本身及周圍明顯不同因為創作者比較注重室內加上創作者為家具設計者而施洛德為他的第一建築作品。創作者完成機能性住宅,被認為是當時歐洲最前衛的建築。施洛德住宅的傑出的普遍價值在於是以及De Stijl運動的宣言作為設計概念和想法的實現。

施洛德住宅具有1920年代折衷主義的平面分配,施洛德住宅是以樓梯為整棟建築物的中心放射出去,具有只講求比列均衡,注重形式美。在施洛德住宅內部的部分,盡可能地不興建內實牆,讓使用者能充分的運用其室內空間,提升整體建築的機能性(Agnes Chen,2010,里特維德經典建築),和1929年代的巴塞隆納德國館,它以「自由平面」和「流動空間」為設計的最終相似理念,但施洛德住宅與現代主義不同是創作者以家具來處理和建築功能的構想

整體而言,施洛德住宅是以簡單的幾何元素少數的色塊所組合構圖同時代建築不同於演變和見解,同時代風格派,德萊克提出斜線構成,引起蒙德里安的共鳴,但杜斯堡認為對角線構圖更純粹,從而引起建築對構成的思考,現代柯布認為風格派拘於幾何形體

我們認為同時代的作品由不同思考和構成是出於不斷嘗試和挑戰的創造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