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編輯部
Oct 1 · 10 min read

今年是「故事 Story Studio」五週年,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故事」重新規劃了內部組織架構、網站內容以及線下活動,期待提供讀者更豐富的內容和體驗。七月開始,「副刊 Sfor Supplement 」在故事網站推出「工作」關鍵字專題,舉辦兩場講座,我們也配合這個主題,專訪了故事的創辦人暨執行長涂豐恩,和兩位剛畢業進入故事共事的夥伴(延伸閱讀:彥伶羽瑄專訪),希望透過這一連串專訪,給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社會新鮮人一些建議和指引。

大家會否好奇,「工作」這麼當代的議題,跟「故事」為人所知的歷史調性八竿子打不著,怎麼會出現在網站上呢?讓我們透過故事新任網站主編胡芷嫣,一探副刊的究竟吧!

故事裝歷史、說書裝閱讀,那「副刊 S for Supplement」裝什麼?

副刊Sfor Supplement 」(以下簡稱副刊)是故事推出的全新頻道,專注討論當代議題。

副刊這個想法,並不是今年才出現的。芷嫣說,故事內部早就有這樣的構想了(畢竟故事的標語可是「認識過去,理解現在,想像未來」啊!),只是苦無機會實踐,經過一番波折,終於在故事五週年落實這個構想。

「當代議題」牽涉甚廣,我們好奇的題目,可以概括為一句話:「我們的社會,如何長成今天這個樣子」。大至社會結構和環境議題,小至人與人之間的日常互動,從「後資本主義社會」到「生態環境」,「民主制度」到「人際關係」,甚至「科技」、「性別」,都在副刊好奇的對象之列。

大家都在寫「當代議題」,那副刊如何做出市場區隔?

「在這當中很多事情並不都是給定的,而是人也擁有可以去參與跟改變的空間。我覺得這就是副刊跟其他做當代議題的媒體不一樣的地方。」

以往故事以「歷史」相關主題起家,在媒體圈中本就是比較特別的體裁,但剛起步的副刊專注於當代議題,要怎麼從眾多媒體中脫穎而出,即成為初期規劃內容定位的一個問題。

芷嫣說道,副刊最大的特色與長處,其實說到底,就是故事的特色與長處。

作為一個人文媒體:「議題脈絡化」的思考方式?

芷嫣認為,故事本來就是一個人文媒體,只是過去內容多偏重於歷史。寫歷史也好,探討社會議題也好,故事的特色在於團隊成員的人文學科背景,讓我們總能帶著人文分析和思考的訓練,去處理編輯臺上的每一個題目。

舉九月推出的「科技,明日的想像競技」關鍵字專題來說,一般媒體談科技很習慣直接去討論科技的最新發展、或者是科技上市公司;但副刊在處理這個題目的時候,會以更「脈絡化」的思考方式切入。

什麼是「脈絡化」的思考角度?芷嫣說,我們都知道,科技「發明」跟「使用」是兩件事。在討論科技的時候,大家往往著重在科技發明如何改變了人類的未來,卻忽略了歷史上其實有很多失敗的發明,或是未被使用的發明,而這些發明並沒有實現當初想像中可能造成的改變。換句話說,這個社會不是只有一個模樣,它有各種可能性。所謂脈絡化的思考,其實就是把所處社會的背景和時間的向度拉回來,帶著讀者看到那些其他未發生的路徑、社會的其它可能性。[補充一]

芷嫣笑著說,「這樣說可能很政治不正確,但我們會走到這裡,或是這個社會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很多事情都是偶然的。」她認為,歷史學的訓練,或是廣義的人文訓練,就是要我們去理解問題不是只有一種正確答案,世界不一定必須是這個樣子,它可能變得更好,也可能隨著我們不努力而變得更不好。

有時間重量的資訊:不輕薄短淺的報導

順著「脈絡化看待當代議題」的價值,當問到副刊期待自己在整個媒體圈或社會中可以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時,芷嫣首先說起她對當今大眾媒體內容的觀察:現在的大眾媒體講求「快速、即時、易懂」,提供的資訊都比較「輕薄」。進一步來說,所有的資訊幾乎是一個「時間段點上」的東西,沒有嘗試在時間脈絡上把它們串起來。她並不是認為這種資訊傳遞的方式不好,只是「不應該偏廢某一種形式」。

她擔心,當大多數人接收到的都只有這種表述方式,就會漸漸讓它成為人們看待和表達事情的習慣途徑,而沒有辦法訓練或選擇用深層的方式,去看待和分析問題,這或許也是很多人在討論政治、社會議題時,討論總是停留在比較淺層的一個遠因。在這樣的前提下,她認為我們應該可以擔起「串起」資訊,拼湊出一個「完整故事」的工作。

無可避免的觀點之餘:提供一個有憑有據的思考路徑

當然,並不是說副刊所拼湊出來的敘事就是「唯一正確」的故事,那依舊不過是一種嘗試和可能性,一個相對完整的圖像。雖然其中必然參雜著我們的觀點,至少我們提供給讀者參考的是一個有頭有尾,有論述、證據跟評論的文章。以小英總統拜訪東隆宮的新聞為例,如果副刊來處理這個新聞,我們會期待帶著讀者看到表面事件經過之餘,繼續帶著讀者探問:為什麼拜訪這裡?東港這個地方更深層的社會結構、歷史和族群組成是什麼,又有什麼關係?為什麼選在這個時間點?……等問題。其實單一事件背後的脈絡,經常是非常出人意表、非常有趣迷人的。

期許做個「面向大眾的媒體」:扮演學術跟大眾的橋樑

Story Studio Inc. 在內容定位上本就介於學術和大眾之間,我們致力於將學術圈極具價值的觀點,透過編輯的技藝,轉譯成好讀、有趣和可被吸納的內容。

把讀者放在心中:一個編輯的視角

如果把其它學術型的媒體平台,例如「巷仔口社會學」、「芭樂人類學」或「歷史學柑仔店」等擺在一起看,這些媒體當然都是由很多專業學者共同經營,並將研究發現發佈於大眾可觸及的平台上。但芷嫣認為,故事和這些媒體平臺的差別在於,Story Studio Inc. 及其之下的所有子頻道,包含副刊,都多了一個「編輯」的角色和觀點。編輯的技藝在於「做連結」,包含了文章之間的串連,和讀者跟作者間的接軌。編輯的視角,會時時把讀者放在視野裡面。

然而轉譯的過程中,為了激起大眾的興趣,或者產生情感連結,我們無可避免的會面臨一個困境:即,在理性與感性之間拿捏分寸。

如何避免知識變得煽情:「選題」及「文字操作」的編輯哲學

芷嫣認為,讓枯燥的理論知識和大眾產生連結(變得煽情?)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選題,另一種則是文字上的操作。

以七月「工作」關鍵字專題的例子來看,處理後資本主義社會這個主題,可以從比較通則的人口組成、大環境數據去談,也可以從世代剝奪感下手。相比之下,後者就會比較感性,因為它跟我們生活切身相關,雖然比較容易引起共鳴,但如果操作不慎就很容易淪為一種情緒出口。對她來說,選題上副刊仍會挑選跟大家比較有共鳴的題目,例如「工作」專題就在談年輕世代在職場上會遇到的難題,再從這些難題慢慢點出背後的脈絡 — — 後資本主義社會。

再例如,配合「工作」關鍵字,副刊邀請年輕經濟學者針對 「GDP 成長但薪資沒有漲」的問題做一個短講,該篇短講筆記引起很大的網路迴響。儘管我們儘量用理性的方式處理問題,例如使用大量數據和平實冷靜的口吻,跟大家說明 GDP 的成長跟是否漲薪水之間的關係,遠比大家想的還要複雜,但底下仍舊會有很多,失控的發言。

芷嫣說,她並不會覺得有這些留言是不好的事情,這代表我們的東西有真的觸碰到大家,只是在處理這些預期會激起強烈反應的題材時,文字或圖像表述上的處理,就要格外的小心或是客觀。另外,她也強調,副刊其實並不期待提供唯一正確答案,”the answer”,也希望讀者不該期待會從副刊這邊得到 ”the answer”。因為像前面提到的,我們在一個很複雜迷人的世界,很多問題並沒有唯一的正確解答,副刊邀請大家做的是,用另一個比較深層的角度去看一個表面現象。

學術圈作為一個最前衛也最保守的地方:為什麼想扮演「橋樑」?

一路看下來,比起純學術和一般大眾媒體,當個「橋樑」經常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除了故事的成員中多有社會學、歷史學背景,甚至不少人一腳跨足學術界一腳踏在產業之外,為什麼特別期許自己能扮演好這個「轉譯」的角色呢?

對芷嫣來說,想扮演學術跟大眾之間的橋樑原因在於,她認為學術界其實是「最前衛也最保守」的地方。很多改變人類世界、前衛突破的想法都發生於學術思想圈裡,但同時這個圈子卻又相對謹慎保守,在溝通上有很多很多的規則和限制,比如光引用資料的規範,都可能有一百種。很多有趣的想法、觀點無法突破這類細瑣的侷限,就因此留在那裡了,非得經歷很長的時間,才會傳遞到社會上。

沒錯,學術界也有特定的發表管道,但這些屬於學術社群的寫作風格或期刊論文,一般人並不易觸及和理解。讓這些熱騰騰的知識被擱置在象牙塔裡,對芷嫣和故事團隊的夥伴們來說是可惜的,尤其這些研究並不像它生硬的表面那樣有距離感,而是經常與一般人日常生活息息相關。芷嫣接著半開玩笑的說道,「而且這樣很浪費民脂民膏,畢竟很多研究都是國家經費,我們的納稅錢。」

為什麼取名為「副刊S for Supplement」?

副刊之所以叫副刊 S for Supplement,原因並不是要強調副刊跟 Story Studio Inc. 之間有什麼接續關係,而是參考國外媒體,例如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都有「supplement(譯作增刊、補刊或是副刊)」的規劃。

一般來說,supplement 是個每一至兩個月會出刊一次的小集子,內容多為主題性的聚焦討論一個議題。因為強調「主題性」跟我們的內容規劃不謀而合,「副刊」這個名字而獲選用,但一方面因為臺灣過去報章的「副刊」較偏藝文調性,另一方面要跟眾多「副刊」做區隔,而取了 S for Supplement ,簡稱 SS 的英文名字。

* * *

一如豐恩在前篇專訪裡說到的,2014 年 318 學運之後,大量的人文社會主題的媒體崛起,大家開始在意原本那些屬於「專業學者領域」而「與我無關」的事情。芷嫣在訪談的最後也再次提到,2014–15年間這些媒體平台的崛起,某種程度上反映了一般大眾對於這類資訊產生興趣和某種覺醒需求 ── 過往,社會學、歷史學、政治學或人類學這類學科知識,就算是在大學裡的人,若不是該領域的學生或研究者,或特別對這個領域感興趣的人,都鮮少有機會去接觸。

但這些人文社科知識和資訊,其實和我們的生活緊密相關。它表面上看起來是很專業的理論,但實際上,它關乎於我們每日的生活,舉凡每天搭公車捷運多少錢、為什麼台灣有戶口名簿、生小孩補助多少,都是從這裡來的。過去大家並不覺得自己需要去了解這些,是在學運之後,大家才開始意識到自己有必要且可以透過了解、參與這些事情,發揮自身的影響力。芷嫣認為,正是年輕一代對於自身個體的「政治覺醒」,造就了對於這類知識型媒體的發展,是一種共生共好的社會正向循環。

「副刊 S for Supplement」一方面期許自己扮演學術界跟大眾的橋樑,一方面也期待持續累積讀者,透過和讀者充滿活力的互動,產製出更多有趣,又能真實回應社會的內容。

__

補充一:脈絡化的工作目前也逐漸被不同的社會學科吸納。舉例來說,傳統經濟學可能會先有一個經濟學的模型,再用這個模型去解釋事情。但現在也出現了把經濟學問題脈絡化的學派,雅言出版社的《拼經濟:一本國民指南》的作者張夏準老師即是一例。 他們亦開始將問題放回其所處的社會或時間脈絡中去理解。對我們來說,這其實也就與歷史學的訓練相差不遠。

Story Studio

史多禮

故事編輯部

Written by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https://storystudio.tw Facebook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gushi.tw/

Story Studio

史多禮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