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

1.7K

Stories

1.2K

Writers

岸邊露伴搞IP(!?)

這幾年有幾回講座或授課經驗,在與主辦單位往來聯絡時,會覺得對方雖然找俺這個寫小說的去談怎麼寫小說,但真正希望的是俺傳授某種「製造IP」的方法──這個「IP」自然不是吾等理工科學生可能先想到的「網際協定」(Internet Protocol),而是「智慧財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其實創作了某個東西都會自然擁有這東西的智慧財產權,但主辦單位想要的是「可以賣掉改編成其他表現形式(想像中常是電影或影集)的IP」。換句話說,主辦單位期望俺這個寫小說的擁有某種「創造出一個什麼然後賣掉換錢」的技術,以俺「寫出小說賣掉換版稅」的行為來說,俺好像的確擁有這類技術,不過俺很明白人家看重的不是寫了一年換來幾萬元新台幣這種微薄的版稅,而是賣掉改編授權之後好像多很多零的那種收入。 怎麼會有這種奇妙的想法呢? 暫且不論「創造出一個什麼然後賣掉換很多錢」這事理應是搞新創事業那類人的專長,以為賣改編版權可以賺大錢可就對國內的影視產業有太大的誤會了。當然,前幾年人家想的很可能是賣給中國,不過俺對那個市場毫無信任感,極權政府制度說變就變,居中聯繫名為掮客實為騙徒的爛人又實在太多。當然,人家會覺得賣掉拿到錢後續就甭管了,但真要做這種投機舉動選擇寫小說又太蠢了──寫一本長篇的時間都夠在虛擬貨幣市場裡大賺再大賠再大賺再大賠幾世輪迴了啊。

岸邊露伴搞IP(!?)
岸邊露伴搞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