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nger人物線上誌 NO.2 ─ 「萬大福樂團」

文/ 陶維均
受訪者/ 「萬大福樂團」廖長煌、楊馥如

2007年,臺北文山社區大學開設當時社大少見的寫歌班,報名者從十八歲的年輕人到七旬長者都有,無論是為了充實退休時光,或是為了圓年輕時未了的藝術夢,共同的是對音樂的熱愛。有些學員已具備基礎樂理或樂器演奏經驗,但多數的學員都是素人,他們從樂譜讀奏學到歌詞寫作,當累積了不少創作後便請樂手老師伴奏,定期在圖書館或社區中心演出。

某次演出,樂手老師因故無法上陣,學員中學吉他多年的廖長煌大哥被當時的班長即後來的團長邀請救場,大家發覺原來彼此支援也能成團。社大結業後,學員固定在廖大哥家聚會,爾後花博邀約演出則讓他們認識到需要密度更高、更凝聚的團練。廖大哥本職是萬大傢俱行老闆,傢俱行倉庫一直是大家的練團室,廖大哥被大夥戲稱是地下團長;既然大家都想繼續玩音樂,不如成立個樂團吧!2011年2月26號,雙魚座浪漫個性的「萬大福樂團」正式成立。

萬大福樂團2014年演出《 你們到底有幾個主唱阿?》宣傳照。照片來源:藝穗節資料。

廖大哥當兵時羨慕同袍隨手吉他一曲,退伍事業穩定後他抱起吉他土法煉鋼,找課本自學不夠,就打課本底面印的顏志文老師的電話進修,現在成了寫歌班大家最信任的地下團長。大哥個性木訥不愛虛華言詞,笑說在家練歌總是卡在同一段反覆、家人嫌吵嫌膩,他愛聽老歌,山塔那或滾石合唱團都是學習目標,親友來現場看演出時驚訝如此老實寡言的人竟有深情活潑一面。他寫的歌幾乎都從生活出發,講自己和妻子像兩隻辛勤工作卻彼此珍惜的螞蟻、講自己老阿伯的恬淡心境,雖然傢俱行工作勞神勞力,還要犧牲休息時間練歌練琴實在辛苦,但有個情緒釋放的出口,廖大哥很珍惜這些時光。他不覺得自己多了不起,自認琴藝還有許多值得精進的空間,但唱歌彈琴的確讓他完滿了現在的生活,圓了青春的夢。

廖長煌大哥正在2013藝穗節宣傳活動演出中。照片來源: https://goo.gl/9KKLqQ,賈亦珍攝影。

樂團主唱也是詞曲創作的楊馥如團長則是因為當初看新聞裡澳洲人瑞百歲出專輯,自己也愛哼唱,也想拚拚看,報名了社大寫歌班。她喜歡觀察想像,喜歡看詩讀字也愛寫部落格,現在則學著把思想轉成歌曲,用歌唱傳達心念。她創作時從新聞取材,從旅行經驗取材,從身邊家人取材,認為歌曲比其他形式更能傾訴情衷;她熱愛把詩的抽象變歌詞口語的過程,花許多時間練習唱熟節奏,認為現場演出是個引人入勝的幻洞,進去就無法抽身只能愛上,她要求自己持續精煉技藝。對楊大姊來說,思考詞曲是面對自己及世界的方法,比如勸人惜命的歌,她試圖設身處地思考不同款人的處境,唱歌是她送給世界的禮物。

忘了當初怎麼得到藝穗資訊,覺得藝穗似乎對非專業素人相當友善,希望多點大型演出機會提升技藝。第一次參加藝穗節時,團員從二年級到八年級都有,人數多到分成許多子團,花三場才把所有樂團演出完畢;曲風則橫跨日本演歌、七年級青春情歌到老搖滾。事後,講評人說他們人多年齡廣像社團成果發表的演出,也沒錯,他們本就出身社大。第二次參加藝穗時他們縮減規模,以六個小團平均分配三個晚上,各團主持各自的節目。親友驚訝一年竟能如此轉變,從成發變成有主角性呈現的專業樂團,表現也越發成熟。

萬大福樂團於2014年演出《 你們到底有幾個主唱阿?》之後團體合照留念。照片來源:藝穗節資料。

樂團步上軌道,大家都想繼續,但成人樂團成員各有事業或家庭狀況,能同時一起闖是福氣;可能某人工作忙,或遇上某人家庭成員生病需照顧,考量各種狀況後將團隊數量及成員限縮,以精緻小團編制進行演出。以往大家興高采烈報名藝穗,未來怎樣誰都不確定,還能繼續一起寫歌演出下去嗎?至少他們現在還想堅持、想精進自己然後找機會表演。這群音樂素人希望能把對音樂的喜愛傳出去,每年舉辦聖誕音樂會讓親友看看自己仍在這條路上努力。藝穗節帶給他們許多新鮮期望,但匆促拆裝時間對他們這群時間緊湊的人也是壓力。未來會不會再參加藝穗目前還不確定,但如果地下團長廖大哥一聲令下,大家勢必會聚在一塊、回歸藝穗。他們說還有未完的夢,如果可以,樂團絕對要繼續。或許某天,我們會在某個小鄉鎮看見萬大傢俱行的貨車,大哥大姊從車上搬下樂器,四、三、二、一!吉他第一個和弦刷下去,滿是他們對音樂的愛。

萬大福樂團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ful.band

●萬大福樂團在臺北藝穗節●
2013《 誰說送瓦斯的不能玩樂團?》Rebirth Cafe、寶藏巖青年會所52、54 號
2014《 你們到底有幾個主唱阿?》學校咖啡館Ecole 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