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nger人物線上誌NO.18─梁允睿

文/ 陶維均
受訪者/ 梁允睿

梁允睿於2012年臺北藝穗節推出探討親情主題的味覺劇場《美味型男》,現場烹飪加上一人分飾母子的深刻扮演,觀眾好評不斷,奪得該年《永真藝穗獎》並於2014年榮耀回歸加演;而後亦多次接受上海、澳門等地藝術節邀演,是少數從藝穗出道而巡迴海內外的優秀演出團隊。

梁允睿於2014藝穗節演出《美味型男》讓不少觀眾至今都仍印象深刻。照片來源:藝穗節資料。

創作《美味型男》之前,梁允睿身兼演員和老師,每天七點打卡五點下班趕去排練的生活,讓他連續兩年的過年都在醫院渡過,「太累了。我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不想為了賺錢把身體搞壞,想換個方向試試看。」梁允睿認為在台灣當演員相當辛苦,工時和薪資並不對等;另外,教書期間他觀察學校主任每次邀來的演講嘉賓不是導演就是製作人,「我意識到當演員並非長久之計。我讀臺藝大戲劇系時也有創作,跟家人討論後決定辭掉教職、花兩年時間努力嘗試創作,若真的不行再回去找工作。」當時恰逢藝穗節報名期間,考量之下,藝穗節製作壓力較小也不須煩惱製作費,對當時從未寫過政府補助企劃書、不知申請經費流程的創作新手來說,藝穗節相當適合作為初次發表創作的平台,「藝穗節像是玩遊戲,搶場地等手續一關關的突破,沒什麼壓力的把演出做出來。」

在南部務農的雙親常寄食物上來,每道菜都是和家人之間的情感羈絆。某次,梁允睿把媽媽煮的麻油雞飯放進電鍋,香濃蒸氣從鍋蓋散出時他突然想到,為何不能把這畫面放上劇場、讓觀眾共食共享這些情感?藝穗節第一次搶場地,他拿到了一間在地下室的咖啡廳,順著親密的觀演距離構思故事時,突然得知場地被取消、換成類似會議廳的臺北國際藝術村,他只好因應場地形式重思故事,「以往當演員只單純演戲,現在編導演都自己來,要想音樂怎麼配合、菜要花多久煮、場地禁止明火只好用黑晶爐等等,一邊排練一邊給自己筆記。」排練過程中,梁允睿拉了導演專業的朋友進場陪同也不斷和設計團隊討論溝通,「《美味型男》讓我更信任團隊成員的判斷力,非常需要大家各種的建議;另外,也養成我從不同角度看待排練的習慣,後來其他創作也是如此。」

藝穗節初登場的觀眾回饋相當熱烈,也讓梁允睿非常感動;每當演到一半他眼睛看著台下一邊拭淚一邊歡笑,至今回憶起來仍是一段相當震撼的美好經歷,「也許因為低票價和特殊空間的特色,藝穗節觀眾跟一般劇場的組成似乎不一樣;台上的表演者也許不專業、只是想滿足表演的渴望,但在藝穗節這個平台,大家都能沒有壓力的盡量呈現。」當時,陳金煌老師看完戲便將團隊介紹給中國的哲騰文化、前往上海戲劇節演出;而後又另受邀請到澳門藝穗節重製,每次演出都是全新體驗,「在上海演出適逢禽流感,原來戲中的雞肉料理都要改掉,我只好到上海的市場找食材、重新創作菜單。另外,某次在上海大劇院的中型劇場演出,演前一個月館方突然說不能現場煮菜,好,把菜都改涼拌,我以為沒事了,沒想到演出前十分鐘工作人員突然跑來說,不能把食物拿去觀眾席吃。我那時真的當場淚崩。少了台上下互動,整齣戲的故事情感都變調了、都不成立,最後只好在很可怕的情況下演完。」

《美味型男》一路演下來累積了許多觀眾,梁允睿也更認真看待創作、成立了自己的團隊『紅潮劇集』;取紅色為名,因為他想告訴熱情的年輕創作者,梁允睿可以,你也可以。「當然現在團隊仍不到能商業經營的階段,還在累積作品,但身為劇團老闆也讓我更要求自己專業。我現在遇到未來想從事藝術工作的學生,一定要他們先考慮生計,不能到一定年紀還靠父母。」梁允睿認為創作者不該為喜歡的事情困擾,要能夠用喜歡的事維持生活,「我也曾有過沒有錢的時候,實在不認為做藝術的人都得這樣生活。我們一定要找方法突破、要找到錢才能讓和你一起工作的人都拿到合理的費用;整個創作環境健全了,才能談團隊商業經營的可能。」

●梁允睿在臺北藝穗節●
2012《美味型男》@台北國際藝術村2F游藝廳 *永真藝穗獎
2014 榮耀回歸演出《美味型男》@松山文創園區 LAB創意實驗室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