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晃過紐西蘭

除了連綿的山峰,羊群外,還有很多

八月的時候正值紐西蘭的冬天,結束了八月初在美國的拍攝後,一口氣從紐約轉了三班飛機(Virgin 到 LA轉紐西蘭航空到奧克蘭,再轉到基督城)

中間預留的轉機時間很短,忘了到達奧克蘭是要先入境再轉到國內班機,加上是第一次到紐西蘭,對於機場的配置不太熟悉(事後發現奧克蘭機場其實很單純),稍稍混亂了一下之外,一切都算順利。

到達紐西蘭後,第一個印象深刻的事情是租車的價格很便宜,由於在南島幾乎都得靠自駕來移動,租車公司相當的多,扣除掉國際連鎖外,很容易在網路上找到許多推薦的文章,我最後是選擇 Omega,沒有太多理由,單純就是價格跟評價都不錯。

由於抵達紐西蘭後隔天接著就有拍攝,於是沒有太多休息的時間,租了車之後,直接從基督城出發前往皇后鎮。剛坐完含轉機 24 小時的飛機,加上幾個小時的時差,一口氣開六個小時前往皇后鎮很明顯不是個明智之舉,但當我一邊思考這個問題的同時,默默的也抵達了這個位於紐西蘭南島南邊的大城市。

  • 紐西蘭是右駕
  • 離開基督城後前往皇后鎮的路途,最好在 Ashburton 要買個吃的,不然一路就只剩下風景填肚子
  • 在可以的情況下,盡量接近速限開車吧

夜幕低垂時,沿著山麓而建的起了燈,那是難以言喻的畫面,即便外頭氣溫很低,但意外的並沒有下雪,還保持在個位數的溫度。

皇后鎮市區有著一家很著名的漢堡店 - fergburger,用餐的時段你會覺得整個鎮的人都聚集在這裡,連上網路一查,彷彿皇后鎮只有這間餐廳似的,所有的食記寫的都是這間店。但因為實在是大排長龍,接下來在這裡待了兩天都無緣造訪,倒是吃了 fergburger 斜對面的印度咖哩 - The Spice Room,在國外,印度咖哩總是個安全的選項。

「回頭看」這件事情是許多攝影師在寫教學文章時,都會提到的一句話
很多時候我們太專注在自己眼前的風景,而沒注意到背後可能有更迷人的景致
這張照片也是在路途中拍攝,偶然的一個回頭,發現遠方的山脈在湖面印出了倒影,順著行進間公路起伏的曲線,變成了一張我很喜歡的影像
有更多的時候我們專注在往前進要得到什麼,卻忘了回頭看看自己已經做到了什麼,於是迷惘、困惑、失去自信
「回頭看」除了發現旅途中更美好的邂逅,也許還能發現自己

從皇后鎮到 Glenorchy 的路上,是這趟在紐西蘭數一數二美麗的路線,快一個小時的車程,可以看盡 Wakatipu 湖的景色。

如果使用 google map 或是 CamperMate 可以看到許多值得停留的點,如果有時間,一路上有不少可以停車拍照的點。

隨意停留的景色都非常美,當然,也慶幸得到一個很棒的天空。

在 Glenorchy 休息的時候,午餐就在與小鎮同名的 Glenorchy Cafe 解決,由於不擅長寫食記,只能說東西簡單(也沒其他選擇),但是個可以稍作休息的好地方,Glenorchy 一路往北沿著山邊也有許多漂亮的地方,另外在市區的邊緣有個溼地,在 Mull street 的街底

小小的木棧道搭配密佈的枯樹,遠方的山脈,配上長頭紗的效果挺好。

沿著 river Kawarau 移動,一路上水色呈現一種深邃的藍綠色,河道因為侵蝕作用切得很深,形成了峽谷,不意外的果然有高空彈跳的設施,但我還是選擇遠遠地看就好。

南島幾天的旅程,大概就是從一個湖移動到另外一個湖, Wanaka、Pukaki、Tekapo 就像是一連串的咒語,到要離開的那幾天,所有人都可以很清楚地由東到西把每個湖背誦出來,Tekapo 有教堂,Pukaki 有鮭魚, Wanaka 則是有棵樹。

在 Wanaka 湖畔,獲得了一個短暫的午後悠閒時光,約莫四五點,遛狗散步的人們漸漸出現,一個溫暖的午後,觀光客集中在有咖啡廳跟酒吧的街區,帶著狗慢跑的人,則繞著 Wanaka 的南面來回的跑著。

我非常的喜歡樹,雖然至今我幾個自認為很不擅長拍攝的題材,樹一定名列前茅。
因為能夠佔據的時間長度很長,許多時候甚至比建築物都來得更久,一些盤踞地表已久的樹木,也成為了某些地區的重要地標或景點。
這些樹木引來的觀光的商機,也帶來了環境的破壞,毋庸置疑的,凡事都有一體兩面。
但無論如何的,我還是喜愛著這些樹木。
一個午後,幾隻鴨子,平靜的湖面,山峰的積雪,一棵矗立于湖中的樹。

在前往 Tekapo 的路上,經過 Ling Yu Jian (同樣在 medium 的作家,喜歡紐西蘭的話可以 follow 她的”淋雨一直走”)的介紹,刻意繞道去了 Clay Cliffs。應該是由於差異風化,或是任何不可思議的地質現象,形成了這樣一個地方。

起初在地圖上定位這個點時,找不到可以進去的道路,如果從 google map 搜尋路線,有時候會出現錯誤的路線。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從 Omarama 這個小鎮往北開,沿著八號公路會看到有個細小的岔路。實際開在路上也會看到往 Clay Cliffs 的路牌,轉進去後會經過兩道門,有一道需要付費,就下車投錢後,自己開門經過後再把門關上就行了。

由於我們來到這裡是在拍攝婚紗的路上,帶著全副武裝的新人沒辦法太深入,在洞口附近拍攝到覺得足夠的照片後,就繼續趕往 Tekapo 拍攝夕陽,但如果有時間繼續往裡面探險應該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這趟在紐西蘭的拍攝工作以在 Tekapo 拍攝星空為最後一站。被許多人譽為是最美星空的 Tekapo 湖附近,路燈都有特別的遮光處理,整個鎮都以減少光害為概念在運作,其實當下是很有感觸的,很多時候不是做不到,而是有沒有心去把事情做好罷了,但談下去就跑題太遠,有機會再說吧。

遐邇聞名的牧羊人教堂,已經是當地重要的景點,可以看到一輛輛的觀光巴士都會停靠在這,讓大家拍了照後又離開,夜裡的風很大,在這樣的環境下拍攝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話,下次還是挑個夏季來吧。

其實紐西蘭的星空哪裡都很美,只是因為這裡有個教堂可以當作地景所以聞名,不然依照紐西蘭的空氣品質,任何一個小鎮可以看到的星空都比 Tekapo 來的壯闊,和 Ling Yu Jian 在聊著的時候,她也表示其實最美的星空都不是在 Tekapo 看到的,但無論如何,傍著湖景從夕陽到入夜,在看到滿空星斗,的確是一件很夢幻的事。

新加坡攝影師 cole 曾經這麼跟我說過

如果紐西蘭是 24mm,那冰島就是 16mm 的世界

這裡的數字代表的是相機的焦段,數字越小,就是越廣角的鏡頭。這裡要講的就是視野越開闊的意思。

走過了冰島才來到紐西蘭,頓時可以理解當時 cole 的意思,雖然不像冰島那樣開闊,但開在山丘與山脈之間,也的確需要放大眼界才能容納一二。

我在南島的最後一趟旅程,是從 Oamaru 往北開到 Akaroa。

直接前往 Oamaru 的目的是為了看企鵝,而繞道 Akaroa 再回到基督城的理由則是因為在地圖上長得很有趣(?

感覺就是個經過大量侵蝕或者是板塊運動產生的陸地,並沒有做太多的研究,就決定利用南島的最後一晚一探究竟。

在 Oamaru 的目的只有看企鵝,到達現場之後才知道,進入藍眼企鵝觀賞的區域要付費,同時不可以攝影。其實付費我認為是合理的,畢竟保育,地方發展都有足夠的理由跟權利收取費用,但不能攝影就失去了我前來此處的目的,畢竟身為一個攝影師,用眼睛觀賞是一回事,很想要拍到野生企鵝又是另外一回事。

從網路上找到的資訊搭配旅館拿的簡介,很快的定位了 “Oamaru blue penguin colony” 這個位置,但就如同我說的,進去後不能攝影,於是我選擇在附近的鐵軌旁空地停車,然後等待。

在碼頭邊迎接夕陽,拍攝一些港邊的風景,還有很美的天色,接著就是無止境的等待。

網路上有些文章有提到附近有時會有宣導,提醒大家不要干擾企鵝歸巢,等待時除了關燈熄火,為了避免打擾,我最後是直接把車窗斜對著港邊,然後等著企鵝經過(一部份也是因為真的很冷)

結果等了四個小時。

在不斷猶豫要繼續等還是要撤守之間擺盪時,終於看到藍眼企鵝。

當下的環境非常暗,這邊我是用到了 iso 8000,1/15 的快門速度,光圈 f2.8 拍到了這張照片,可以自行帶入就知道當下真的是挺暗的。

也的確還是會看到一些遊客追逐企鵝,不過只是少數,多數都還是靜靜的在車內等待著,幾秒的時間,牠們橫越馬路鑽到另外一側山邊的巢穴後就消失了,但對於能夠實地見到這種小巧的企鵝,繞道來一趟也算是值得了。

南島大多數的風景基調就是山脈、山丘、羊群,零星的車子,隨處都很適合拍照,當光線不錯的時候,隨意把車靠到路邊,似乎就可以拍汽車廣告了。

而最後 Akaroa 小鎮其實也有看企鵝的行程,但最後只沿著海邊繞了一圈結束了在這裡的旅程。比起小鎮的風景,最值得的還是一路開往 Akaroa 的路上,由於都是山路,加上當天水氣很足,雖然平地起個大霧,開到山頂後隨即豁然開朗。吃草的羊群隨著雲霧地散開而出現,強烈的光線在樹林中產生了漂亮的雲隙光,就這樣一邊看著風景,不自覺得就到達了目的地。


在南島的最後一天,短暫的停留在基督城,由於這趟的拍攝並沒有包含基督城,加上意外的我並沒有做足關於這邊的功課,發生了一段插曲。

前往基督城的路上,我天真的想說順便來看一下基督城有什麼景點可以拍攝好了,於是上網隨意看了一些介紹,想說先以大教堂為出發點好了,於是將 google 導航定位在大教堂,這時候 google 跳出店家資訊,「永久歇業」這幾個紅字出現在地圖上,我還笑說,為什麼教堂會永久歇業,不以為意的繼續開車前往。

在即將到達時,我四處張望看不到 google 圖片搜尋出現過的教堂模樣,倒是覺得附近的停車場好多,行人卻很少。隨意地將車停好後,還跟同行的造型師小恩說「這裡好容易停車啊」,按著地圖上的位置走到了大教堂的位置,看到倒塌的半毀教堂,一瞬間埋藏在記憶深處的片段亮了起來,馬上拿出手機搜尋了才意識到 2011 年基督城大地震後,城市的中心受到了嚴重的損毀,教堂暫時也不會修復了,這才突然發現剛剛那些我覺得隨處都是的停車場,都是因為原本的房舍倒塌後,而臨時劃成的停車場。

沿著 Avon river 的老舊建築不再,剩下無數的工地,市中心的地方大概剩下 Re:Start Mall 這個以貨櫃為主體設計成的商場比較活絡,在裡面晃了兩圈,買了一隻 kiwi 的玩偶後,就匆匆地離開了基督城。

其實在基督城拍下了不少畫面,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提不起勁來處理,就這樣擱著吧。


紐西蘭最後一站是北島的奧克蘭,也是目前紐西蘭最大的城市。由於轉機回台灣必須要從奧克蘭,離開了人煙已久,索性在奧克蘭停留一天,懷念一下大城市的感覺。

在奧克蘭停留的一天,很充實的爬了兩座山(但都不會很高,輕鬆散步即可登頂),一座是毛利人的聖山 Mount Eden Summit,為在奧克蘭的南方,一座是地圖上標示的,在跨海灣對岸的 Victoria。

兩座山上各自可以欣賞到奧克蘭不同的角度,如果要拍攝城市的話,我會比較推薦 Victoria。

在奧克蘭移動時先在路邊的樂透店買了 AT 卡,接著公車、火車跟船都可以靠這張卡。

從 Eden 拍攝的市區(日景)
從 victoria 拍攝的市區(夜景)

我覺得兩者主要的差異在於前景一個有海灣一個都是平房,不過 Eden 比較高一些, Victoria 則相對矮了不少。

坐船前往 Mount Victoria 所在的 Devonport,下船後其實一路往北走就可以找到上山的道路,如果在夕陽前就到達,不妨可以逛個藝廊順便吃點東西,港邊的店家不多,這趟也只是隨意看到店就晃進去,也意外的不錯。

  • Depot Artspace — 在前往 mount Victoria 的路上可以稍微繞路看看的藝廊
  • corellis cafe — 同樣在爬 Victoria 看夜景前可以停留的餐廳,蛋糕很好吃

在旅遊塔旁邊找到一間 Federal Delicatessen 吃早午餐,事後才知道這間店在當地也負有盛名,美式餐廳但菜色有許多變化,還是要說食記不是我的擅長,但我還是要推薦這間店

這天的早上點了手撕豬馬鈴薯搭顆蛋,以及芝麻葉搭烤羊乳酪,配上兩杯咖啡,最後杯底的 more? 挺有意思。


雖然前後花上了超過一週的時間在紐西蘭,還沒有探索的地方似乎還有很多,在每趟旅程中留下遺憾,也是迫使自己再次踏上旅程的要素之一。

還沒有看到峽灣,還沒有去過哈比屯,也還沒有逛過北島的風景,剩下就留到下次吧。


推薦住宿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