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育成:大學學分量多質薄

劉育成─ TEDxChiayi 策展人/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專任助理教授

每年的九月,一批一批的新生懷抱著憧憬,編織著夢想踏入教育的最高殿堂──大學。對他們而言,這不但是個嶄新的未來,更是第一次脫離制式化課表,能選擇自己所愛、安排自己生活的開端。然而,當過高的學分阻擋學生的學習力時,我們不禁疑惑,為何有那麼多課仍是被逼迫著去學習的?整個學期下來,即便修習學分已足以保證未來四年能夠順利畢業,卻有許多課程沒有實質的收穫,以及同等於學分數的價值。

蜻蜓點水的學習

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助理教授兼 TEDxChiayi 策展人劉育成表示,台灣大學生普遍而言,學分數修得過多,以至於無法真正深入的去鑽研一門學科,或者去追求自己在課業以外有興趣的領域。因此,學生看似花費大量的時間在學業上,卻沒有得到相對應有的知識與能力。

「現行制度無法修改畢業總學分數,所以我們試著用另一種方式,來消弭這個問題。假設我們將一門原本 2 學分的課調整為 6 學分,而畢業總學分數不變,這樣一來學生就可以擁有相同的畢業總學分數卻不用修那麼多門不同的課,如此也能花更多心力去深研在這 6 學分,或放心力在他們的社團,甚至其它他們有興趣的事物上。也許他們所鑽研的其中一份報告或興趣將來會變成能運用在職場上的能力也說不定。」

考試,訓練我們成為知識的奴隸。我們能夠快速且準確地回答正確解答,卻時常忘記「思考」的能力。當學生深入探討一份報告,或者對於某個特定領域作更深層的研究,在無形的過程中,累積思考的慧根,造就無可取代的創造力。所以,拋下看似厚重的枷鎖,看似多元學習的框架,深入式學習才能激起漂亮的火花。

將淺碟轉換為深碗

有越來越多人指出,台灣目前的教育型態偏向「淺碟式教育」,能輕易吸收卻淺嚐輒止。相對而言,「深碗型教育」,就是期待讓學生盡所能地去深入挖掘自己感到有興趣的知識領域。然而,若想改變目前蜻蜓點水型態的學習,將淺碟轉換為深碗,很大部分需要的是學生的主動學習與教師的有效教學。

主動學習,指的是以較少的畢業學分與修課門數,培養較高層次的學習與認知能力。當我們將餘力投入於擁有高度興趣的領域,不僅增加上課的意願,也能達到學習的效果,甚至我們還會利用課外的時間更深入地探索。所以,即使畢業門檻設定較低,也不一定會影響學生實質得到的能力。

有效教學,則是希望以一定的教學時數,去傳達同樣或更多的知識承載量。更具體地說,主動學習就是希望培養學生成為知道如何進一步的學習者,而有效教學則是激勵教師成為一個引導學生探究的教學者。

現代的教育以學生為教學的主體,學生在課堂中應當扮演主動學習的角色,做好課前的預習以及課後的複習,當學生能夠做到自主學習,教師即可以增加課程的困難度,或者其他實務上的延伸。不過,有效教學的前提很大部分來自於學生的自律程度,而這些不僅需要教學者更多心思與教學熱情的投入,同時也需要透過制度上的改變與支持,才有可能有些許成效。


謝謝,看到最後的你

若喜歡TEDx NTUE 國北教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更多朋友!
或者「多按幾下 Claps」支持我們!(cc.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