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裡有半夜裡時間的流動方式。」村上春樹 — 《黑夜之後》

村上春樹 — 《黑夜之後》
「我們的人生,並不能單純地劃分成明亮或黑暗。在那之間有所謂陰影的中間地帶。能夠認識那陰影的層次,並去理解它,才是健全的知性。 」

黑夜之後》在村上系列中反而是比較少提出來討論的一本書,他不像《1Q84》,《海邊的卡夫卡 》或《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般長篇,也不如《萊辛頓的幽靈》一樣是短篇集,大概定位有點類似稍微短了點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中篇創作,通常村上短篇很常會讓我有種結束在倏忽之間,伴隨著一股不太完整的感受,而我反而覺得《黑夜之後》劇情還算完整,是定位於傳達的概念單純,但由基於主旨衍生出的支線故事反而框出而凸顯本質輪廓的故事。


如果有看過村上大部分的著作的人幾乎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書中兩個世界的概念,像是《1Q84》天吾與青豆視角,《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這兩個場所,《海邊的卡夫卡》的真實世界與樹海後與佐伯小姐相遇的世界,基本上能打造出相依著另一種公設運行的世界,而且讓讀者不會有強烈違和感的寫作技巧是非常高明的,除了二元的對立性,通常兩種不同世界內各有符合現實與不符合的部分,

村上春樹 — 《黑夜之後》

黑夜之後》同樣的也將白天跟黑夜象徵為兩個世界,白天在書中沒有著墨太多,我想作者設定應該就是目前我們生活,而所謂的黑夜,則相當程度的隱喻著惡,書中淺井惠麗所待著的房間,房間內電視機播映的畫面,也同時隱喻著兩個不同的世界,而兩個世界的交集處,那灰暗的陰影處則是連接兩個世界的通道,當兩個世界屏障變得不穩定薄弱的時候,而在通道則會像認真耕耘的農夫一般善盡其職的開始運作起來。

「 其實所謂隔開兩個世界的牆壁,實際上可能並不存在喲。就算有的話,也可能只是一張紙糊的、薄薄的隔牆也不一定。只要輕輕靠上去,也許瞬間就會破掉而跌到那邊去也不一定。」

這是高橋先生去法院旁聽案件時的體悟,想表達所謂善與惡中間的跨越的界線並不是如此的堅固,也隱喻著審判制度存在著固有的問題,其實村上大部分作品都是以兩個世界的融合作為結尾(亦或是其中一個世界的永遠消失),而在這本書中則沒有很明確的這種設定,反而有點像在隱喻其實就只有一個世界,只因為媒介的不同,視角的不同,導致狀態的改變(淺井惠麗的深層睡眠)讓人誤以為還有另一個世界存在,但其實中間所謂稱之為壁壘之類的分隔牆,並不存在。

用我蠻喜歡談論記憶的一段作為結尾

「人的記憶這東西真奇怪,好像沒有用處的。
沒辦法的事情,塞滿了整個抽屜,
現實上必要的重要東西卻一一遺忘掉了。 」

天黑了之後時間的流動性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