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黑暗讓渡至光明」傻子與白痴-《視線所及只剩生活》

我們或是忐忑或是不屑緣分的遺失
我們或是後悔或是放任自己的固執

前奏一開始單純用synth聲響做淡微的開場,好似晨曦之前的黯幽天空,隨之代入節奏與其他樂器,有種帶著鼻音的溫暖,主唱仍是保有一貫的帶有壓抑且具有爆發力的嗓音,像是深埋著巨大哀愁的厭世情感,而如同鬼魅般游移貫穿整首歌曲狀似的合成器聲響,其實是主唱的低吟,這首曲子除了如同一往作品有著urban folk的風格以外,我覺得多了一些ambient & dream pop的味道。

歌詞中充滿著矛盾與不知該如何做選擇的無奈悲觀,但同時也包含著一些妥協與認清,把握當下隨著日子的前進感。

誰能坦然揮別過往的愚蠢
誰不藉口時間 揮霍和頹廢

這首歌尤其在聲響方面深具創作巧思,除了穿插在其中狀似拍手聲的效果以外,間奏進行到中途時,出現乍聽之下會以為是hi-hat所造成的細碎脆音,但其實是打火機中火輪摩擦造成火石撞擊所發出來的聲響,同時也隱喻著黑暗中萌發一抹光明,讓我想起電影《百日告別》理所提到的「如光在影之中,如喜在哀之中」,相較於小鼓或是鈸的清亮,較為鈍重的節奏聲也構築了穩重溫暖的氛圍,間奏的銜接彷彿從不確實無依的黑暗中,讓渡至可靠的擁抱安心包圍的光明舒適。

更多關於傻子與白痴的介紹

只剩明天之前
只剩昨日之前

傻子與白痴 Facebook

本文已發表於《文角》獨立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