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河街街市鄭婆婆:「老來靠棍啊!」
深水埗田野考察札記 SSP,Field Notes
By JanWong, Smarties,18–08–2015

鄭婆婆與她的海味雜貨店

繼續第二天的深水埗田野考察。今天,我們到了深水埗北河街街市,搜尋居住在深水埗的老人。

下午二時的深水埗,地面像是儲存了太陽的熱力,不少市民都朦起眼睛抵擋中午的陽光。午飯過後,我與組員Raindy到了北河街街市。

深水埗北河街街市充滿了活力,這兒出名的原因是價錢比較相宜,因此吸引了不少香港平民來到。這個六至七層的街市,承載了香港基層的故事。

當踏上街市的路途上,一位白髮老人站在街市大樓的旁邊。她手拿著一袋二袋,同時提著扶助行走的拐棍。她一個人靜靜的在吵鬧的街市站著。因此,我與Raindy走近。白髮老人毫不生疏的向我們微笑,我們的對談就在街市旁開始。

婆婆說:「我的腳,是假腳。」她稍微揭開褲子,是一條像是用塑膠造的腳。婆婆說:「這腳,我已用了十年多了。」本年婆婆踏進91歳了。大約在10年前,她80歳時,忍耐著腿帶來多年的痛楚,經過五位來自香港與澳門的醫生確實,要把與她相伴大半生、走過戰爭、來到香港定居、養育了7個小孩的那條堅毅的腿子砌掉,換上另一條假腿。「老來靠棍啊!」婆婆樂觀地形容她的塑膠腿。

「我現在行得多好!你看!」婆婆猶如小孩般示範與她相好十年的假腿,並帶我們來到她經營多年的海味店。

婆婆與她丈夫結婚後,便來到北河街街市開海味店。我們還沒有走進店舖,便聞到一陣陣的咸魚味。現在,海味店由婆婆的大兒子接管,而婆婆則每天來到兩次。早晨7點來到,十時飲完茶便回家休息,到了下午二時又來到坐坐,五時便回家與女兒吃晚飯。晚飯是由工人準備的。這便是婆婆每天的生活。婆婆感嘆地說:「一生都在捱,到了90歳,才有一點清閒日子過!」

婆婆是一位堅毅的女人。她跟我們說:「腿壞了,是因為年青時,為了走難,逃避日本軍人的追撃,路途曲折徘徊,日本仔都要跑過我們頭囉。」亦說:「腿壞了,80歲時忍痛地重新學習走路。」

當我們問及她對深水埗的看法時,她說:「很好啊!」她在這兒生活大半載,感情與家庭也植根於此,並沒有什麼不滿意。或許,90歳婆婆經驗了一生避難與勞碌的生活,是時候放下了;或許,她已選擇了歡壞地看淡一切,笑容滿面地渡下餘生。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