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足便滿足 — 何婆婆的故事 A Contented Mind is the Greatest Happiness

Dorothy Lau, 16–08-2015, Smarties, Interview Story, Checked

“我27歲嘅時候,老公自殺走咗,我一個寡母婆,仲有兩個仔同阿媽要養,我都想自殺啊,但係可以點呢?”大澳出生的何婆婆是一位單親媽媽,要獨力養大兩個兒子,何婆婆辛苦工作,不論搬運、打石、耕田通通都試過。“我咩都做過,除咗搬死屍!” 勞碌大半生的何婆婆已年近九十,兒子終於養大成人,兒孫滿堂。可惜與媳婦合不來,最後決定獨居。慶幸靠著公務員的退休保障,並且很快便在富昌邨得到安置,一住便是十幾年了。

何婆婆居住了十多年的富昌邨

在深水埗獨居的日子

中國人的生活離不開衣食住行,何婆婆的生活也離不開這四樣東西。雖然何婆婆是大家口中的「獨居老人」,但生活並不孤獨;縱然平淡卻不失樂事。

何婆婆笑言自己喜歡花花衫,不會穿一些“黑忟忟”的衣服。即使只在屋邨公園走走,衣束也是色彩斑爛,看上去顯得精神奕奕。何婆婆非常愛惜物件,衣服雖然穿了七年之久,看上去卻依然光潔如新!

何婆婆喜歡吃,閒時會自己買餸煮飯煲湯。談起在大澳生活的日子,何婆婆也慨嘆很久沒有做茶粿了。“我識做茶粿啊,仲靚一靚添喎﹗我做茶粿好叻架!宜家搬黎香港,無咁大個煲同鍋,煤氣爐咁細,點整啊?搬咗黎就無整過,又麻煩…” 現在何婆婆會包餃子同雲吞,充當一餐半餐,偶爾都會分享給要好的鄰居。何婆婆有時也會出街用膳,會到屋邨商場買雞飯、乳豬飯,到青山道飲茶,或者坐兩蚊車到樂富吃粥。何婆婆坦言害怕深水埗的街邊餐廳「污糟邋遢」,只會光顧太興或西九龍中心美食廣場。何婆婆不計較粗茶淡飯,只在乎食得好,食得安心。民以食為天,一頓好的飯菜已令婆婆感到滿足。而住在附近的細仔也不時會邀約婆婆回家吃飯,見一見面。

富昌商場是何婆婆平日買餸食飯的地方

何婆婆一人住在公屋,生活多少有點不方便,但她堅持事事親力親為,自己靠自己。打掃、抹窗,都是自己做,不喜歡假手於人。何婆婆在富昌邨居住超過十年,對比起西環和深水埗市中心,婆婆指較喜歡西環的樸素人情,“依家好多鄉下人(新移民),睇阿婆吾起,烚阿婆,又講是講非,我吾鍾意”。雖然如此,婆婆也認為現在居住環境舒適,相比他兒子在深水埗北河街的唐樓單位,空氣較好,也較寧靜。家人雖然不在身邊,可幸的是婆婆在屋邨有一個待她如摯親的契女,也是剛搬來認識的鄰居。契女每天陪婆婆飲茶,也會事事關心她,讓她不至寂寞。何婆婆也認識公屋裡其他獨居的婆婆,跟她們的關係也不錯,會一起出外吃飯,在公園乘涼,談天說地,說說世界事,談談美食。

何婆婆喜歡四圍去,行下街。每天早上三、四點便起床,到街上走走,做運動。雖然年紀大周身骨痛,但婆婆依然堅持多走動,鍛鍊筋骨。婆婆感觸在屋邨曾多次目睹老人家跳樓自殺。有些獨居長者,難耐疾病煎熬。一是長期病患難以根治,二是患上絕症,痛苦不堪,最終選擇輕生。何婆婆慶幸自己沒有大病,也斷言自己絕不會自殺。

安穩就好

何婆婆(右)和她的朋友文婆婆(左)

問到何婆婆生活上有那些希望改善的地方,她笑言自己經已很快樂丶很滿足。何婆婆生活獨立,喜歡自己靠自己,甚少接受他人幫忙。談到打掃家居會有點吃力和危險,婆婆卻指不喜歡找社區中心的義工幫忙,怕他們清潔馬虎,寧願自己做。她也曾經提到公立醫院的服務差,即使免費也不願使用。“我之前副假牙係公立診所做,用咗幾日,唔啱位,整到個口好痛,就無用啦!宜家依副私家整嘅,果時千幾蚊,就好好用!”公立醫院服務質素也影響她即使周身痛,也不願意看病,“睇黎都無用!” 另外,在言談間,卻感覺到她對鄰里間一些不和諧的關係,特別是她口中的「鄉下妹」不友善的態度令她耿耿於懷。她也特別提到對近年社會紛爭日漸增多,電視充斥「拉布」,「反政府抗爭」等消息令她感到心煩。她希望社會和平安定,年青人不要白費上一代艱辛的建設,要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何婆婆在晚年都想過一些安隱的日子。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