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逛深水埗

天陰的下午! 我們三人一起從good lab往麗閣邨方向走一走,目的是要尋找可以傾談的對象! 其實、區內有多少的人和我一樣,希望尋找自由聊天,而又沒有顧忌去表達自己的"聆聽者"?

這位差不多七十歲的伯伯,身體仍健康!驟眼看見他袛是左眼有些問題,並不是失明;只是可能看不清吧! 他讓自己躺臥在邨內球場側的一張長木椅上,身體躺下在長凳上,雙腳提起放在凳背上,好不逍遙!

伯伯十多歲從大陸來香港、先住在美孚附近的木屋區,其後木屋清拆、分派到麗閣邨;轉眼間又住了「幾十」年了! 閒聊之中,知道他與妻子、子女同往,和子女們可能有代溝,如果要去旅行也只是跟互助委員會同去。平時買餸、煮飯誰人負責;他只是輕輕帶過的回應;「邊個得閒邊個做!」

從事五金工作的陳先生,對於住在深水埗(麗閣邨)感覺十分好,交通配套十足,方便!買餸又近;只是鴨寮街那邊雜少少!我問他是不滿意現在的生活,他表示沒有戰亂已很好! 如果量度生活滿意程度,十分是滿分的,他給現在的處境七分!

話雖如此,在陳先生口中的朋友,目不識丁! 因為勤力,物業管理而可以在將軍澳買了幾層樓! 言談之間只是說自己的「命水」不及別人,「無達發!」問及他的觀察,身邊的朋友街方有沒有因為健康問題遇困難,又或是因為年紀大而獨居引致有抑鬱症! 他反而回答:「唔多唔少一定有!」

和陳先生閒聊約半小時,感覺他可能是對這區域中沒有很大投訴! 另一方面,可能是他的生活、環境、健康和其他於北河街及鴨寮街的人不一樣!

花恤衫的婆婆和好姊妹

陳先生之後,我們到北河街及長沙灣道的麥當奴,那裡,我們遇上了兩位從台山來的婆婆。她們在台上是好姊妹! 來到香港也是一起當車衣女工! 她們已經來了四十多年! 雖然不能和她們很深入的溝通,但問及他們對這區的感覺時,她們二口同聲的說:這裡沒有地方坐,沒有商場! 唯一只有那個西九龍廣場! 沒有地方坐,老人家、可以去那裡呢? 上來麥當奴是最好的! 一面吃著豬柳旦漢堡、一面告訴我們!

其中一位較年長的婆婆已經搬到荃灣,今日專誠來到深水埗探姊妹! 她了解這位老友不能座巴士、會暈車浪! 而身穿花恤衫的婆婆的丈夫早已返天家,她和三子女同住! 身體上除了老人三寶還有腰骨痛、膝蓋痛! 她一邊笑著說,我痛的時候,你就不想見到我了!我說,不要緊啦! 有子女和你同住! 可以照顧你! 但她卻說;「沒有本事才和我一齊住! 有本事就自己搬出吧!」花恤衫婆婆把吃不完的半個豬柳旦漢堡放在手袋裡,之後我們就道別了!

半生四處跑、老來往何方?

告別兩位婆婆;來到北河燒臘飯店看看有沒有來拿免費飯的老友記! 在那守候了一會兒;到了一位老友記,他或許也有七十歲! 臉上的皺紋隱瞞不了他蒼桑的經歷,但仍保持健碩的身型!

拿著六合從明哥舖頭的飯盒、放進環保袋。問他可以吃多少天? 他滿足的說:「都可以食倒幾日!」我們問他住在那,他從樂富來買飯的! 他說少年時在地盤工作,曾在日本、新加坡、歐洲等地方工作,在香港某某隧道他年青時有份起(建造)!

打工怎發達?! 你看、李嘉誠、龔如心、等人都是從大陸來的! 我們在香港土生土長那會發達? 他的言論仿佛有言外之音! 就是, 自已雖為香港的今天曾盡點綿力, 但似乎都不會因為這樣可以安享晚年! 能夠有明哥的飯盒已經是莫大的祝福了!

紅磡夫 妇也到來

送走闖蕩江湖的老友, 在旁有位白 发蒼蒼的老太婆. 身體倚著明哥飯店側的檔口,看著我們! 原來婆婆和八十六歲的丈夫從紅磡座巴士來! 從前他們住在海壇街,差不多每個星期都來一次買東西! 婆婆說深水埗的東西始終都便宜一點! 雖則在紅磡已住了很多年,但仍選擇出來走走,舊地重遊.

八十六歲的伯伯從前是的士司機. 走遍香港. 他自豪的說, 我可以告訢你關於香港的發展歷史!

回顧今天的行區經驗, 我發現雖然有很多人感到深水埗品流複雜, 但論遊客或本地居民都愛來逛逛!享受平價購物! 至於在地居住的居民,老友記面對生存的壓力、或是生活的壓力? 我們仍要探索!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