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hard lady! 17 August, 2015. Smarties, Interview Story

打不死的鄭太

在北河街市門口與鄭太相遇,她獨自一個座在輔行車上. 蒼蒼白頭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鄭太已經九十一歲了! 身經百戰的她在打仗的時侯從中山石岐步行到杭洲, 蘇洲附近一帶.....為的是讓自己有個安身之所! 就是因為走太多路,左腳癈了(沒有知覺)!解放後, 立即下來香港, 先賣庶. 後賣米.和鄉里一起做生意,卻騙去她的錢! 儘管經歷過不少挫折, 但鄭太仍是堅持隻自闖天下! 繼續創業, 走自已的路!

婆婆創業的故事在深水埗街市,擺賣雜貨已超過五十年了! 最初仍未有北河街市這建築物時, 日曬雨淋! 及至上樓了, 營商環境好了, 不用再擔心!

婆婆聽睇相佬對她說早婚不好,說她腳大,會”克死”老豆及細佬, 所以,她亦遲婚!大概三十多歲在和朋友的介紹的鄭生結婚!育有七子女! 大兒子已經六十多歲, 每天也在大清旱往檔口開檔. 最少的女兒五十多歲, 現在和他同住. 由於有位小朋友在家,因此, 家中僱用菲僱. 照顧婆婆的起居飲食, 往醫院覆診等都是由菲僱協助! 在他口中,有個菲菲幫手是好事!

十年前, 即他八十多歲的時侯,他把現在的檔口交給大兒子打理! 上文提到在打仗時因為走路太多, 而且工作亦操勞, 因此, 婆婆的左腳是"壞了"的. 在他八十多歲的年紀, 他仍堅持要醫生為他做 切割手術. 他從廣華醫院到九龍醫院,找了五位醫生的簽名,才有醫院肯為他施行切割手術! 不是切了就一了百了, 婆婆要求換上異肢! 讓她可以天地任我行!

戴了這假腳已經十一年了! 每天仍是五時多就到信興茶樓飲早茶. 在北河街市門口座下. 十時許回家稍作休息, 到下午二時左右又再出來檔口坐坐.就這樣的又過了一天了!

你有沒有申請傷殘津貼呀? 她爽快的回應:“什麼都冇!” 我乜都唔攞政府啲!食得幾多?”

有冇社工同你傾計呀? “唔洗!”

你喜愛深水埗嗎? “好! 最好就是 深水埗, 邊樹我都唔去!”

你有沒有想過搬去第二度?“ 無! 幾十年都係呢度! ”

在你居住的地方,你應該是年紀最大的了!? “ 死唒囉! 同我做街坊,差不多年紀都死哂囉! ”

你有沒覺得呢區有沒有什麼要改善的地方? “ 好!! 樣樣都好好! 不過今年D生意真係差左D! ”

婆婆你開心嗎? "開心不開心也是這樣過!" 其實,第一次的答案是:“開心!”

對於一位已九十多歲的老友記來說, 鄭婆婆的右眼睛因白內障而睜不開, 腳雖戴著異肢卻殘而不廢!只要生命仍有一點力氣,仍會自己爬起來,不靠別人, 不問政府, 憑自己經營的一切,每天走自已的路! 看著她的意志與毅力, 我被她鼓舞!

但,同區域,有多少老友記可享受如此的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