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iculties and Tragedies in Sham Shui Po — Sharing by Mrs. Cheung in Tong Chau Street Park , 16–08–2015, Smarties, Interview

八月十五日下午兩時多,張婆婆一個人倚著公園湖邊的欄杆,細心聆聽著對面涼亭傳來的陣陣歌聲。將近八十歲的張婆婆與大兒子、媳婦、即將大學畢業的大男孫及正在就讀初中的小孫女一共五人住在鴨寮街的一幢唐樓內。由於他們住在三樓,唐樓又沒有設置電梯,張婆婆自己出外時往往也要獨自上落樓梯,好不辛苦。她更提到從前住在九樓、年紀老邁的婆婆已把房屋轉讓給自己的女兒,原因是她已經無法再獨自爬上九層樓梯。

張婆婆育有兩子一女。她有個住在荔枝角的弟弟,七十多歲,健康良好。她閒時喜歡到公園裏聽其他公公婆婆唱歌。由於兒子在中國旅行社工作,他因工作的便利,曾幫她拿到歌星例如汪名荃的演唱會門票。

她的丈夫住在位於附近的白石,與小兒子一同居住。丈夫相對較少運動,亦有很多病痛,如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等等,亦已經不能再自己走動了,幸而有社工定期協助推動輪椅,帶他到周邊公園舒展筋骨,並在有需要帶他到醫院求診。

她每天早上都會先到丈夫的住所弄早餐給他吃,再往茶樓和街坊一起喝早茶、談天說地,有時聽見他們有買股票的習慣,便跟他們偷師學藝。下午運用長者兩元的港鐵優惠到處逛逛,包括到迪士尼樂園外圍,機場、海洋公園內、大嶼山、西貢、南丫島等旅遊熱點,然後便會到街市買餸,為家人準備晚餐。

張婆婆在男孫三個月大時便開始撫養他,和他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幸好他長大後也很孝順她。張婆婆有時會感到孤獨,因為現在孫兒們都已長大成人,擁有自己的生活,相比以前會較少探望她。

張婆婆提到大孫兒希望到外國進修,卻因為家庭財政困難而未必成行。至於自己的財政狀況則良好,政府給她的「零用錢」也足夠,因為她自己的洗費不大。

張婆婆提到她身在的公園裏伯伯比較多。即使洗手間只是在不遠處,他們有些還是會在公園裏隨處便溺,造成衛生問題。

她曾在深水埗多次搬家,由起初的海壇街到大南街再搬到現時的鴨寮街。

張婆婆以前從事穿膠珠的行業,日薪三元,不得休假。她以前只能負擔價值30元的上格床位,和一好姊妹睡在同一個狹窄床位;下格床則由一對夫婦租住。其後她織布維生,很多時候三個子女也有幫忙。

她慨嘆香港的樓價過高,香港人根本難以上樓。當年如是,現今情況非但沒有變好,還越變越差。她在零七年的時候曾經勸兒子買下當時在附近市值79萬的單位,可惜兒子因為希望儲錢給兒子讀書而放棄買樓,現時那裏樓價已升值幾倍。張婆婆每次想到此都深感後悔。

現在孫兒都已長大,唐樓已經不再有足夠的位置給他們五人居住。婆婆與大男孫及小孫女要擠在一張小型「碌架床」上去睡。大男孫睡在上層;婆婆與小孫女則在下層睡,非常擁擠。

張婆婆又認為深水埗的物價越來越貴,特別是食物和廚具。她又提到在樓房裏煮食時突然用盡石油氣時的問題:由於一大罐的石油氣佔位甚多,又可能會造成危險,更換時又需要師傅幫忙,因此張婆婆都不會有買石油氣儲備家中的習慣。因為在晚上七時後售賣石油氣的店舖經已全部關閉,若石油氣用盡此情況發生在這個時候便會造成很大的麻煩。

她向我們訴說數年前附近住了一個富有的婆婆,她有五個兒女,他們都已移居外國,自己則留下住在千呎大屋。有一天她附近的塘裏浸死了,幾天也沒有人察覺,最終警察找出其身上的明愛卡後才能證實她。

張婆婆又提到區內內地媳婦虐待外母的事例。據說有許多內地嫁來香港的媳婦因為不想日間和外母一起居住,經常趕他們到街市雞檔去呆坐,直至丈夫放工回來後才接他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