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qualification — Miss Lai

沒有資格的黎婆婆

八月十七日 — 怡靖苑

今天我和Michelle的目標原是劏房的長者,我們走了大約四至五座大廈也找不到居住在劏房的長者。

當回程時經過居屋怡靖苑,走入去看看時,發現有一些婆婆在水池旁坐著,我們也坐在婆婆旁邊休息。一會兒,我們更開始談話起來。認識了一位婆婆,名叫黎小妹,今年八十四歲。

生活

她在怡靖苑住了二十幾年多,這個單位是她的大仔讓給她。她有三個仔及三個女,其中二個女是賭徒,還欠下一身債留給黎婆婆,她們也失踪了。收數公司也有走上他的住宅,幸好,保安人員幫她報警後,往後他們也沒有找婆婆。其中二個仔也沒有聯絡。只有一個女及大仔會與黎婆婆聯絡,可惜他們的經濟能力也差,沒有給黎婆婆其他生活的支援,家用等。

她丈夫是個退休公務員,每個月有長糧$3,000,及婆婆自己的生果金$2,200。不幸地,她丈夫在兩個月前突然在洗手間去世了。當時是零晨三點,丈夫在洗手間洗澡時暈到,更不幸的是,婆婆是個文盲,她說:「我不懂如何打電話報警。」黎婆婆現在只靠生果金及她過往的八萬元儲蓄生活。

環境

還與丈夫同住時,他們二位老人家都已經八十幾歲。他們也會去找非牟私機構的社工幫助,例如明愛及嗇色園。

平安鐘 —他們曾經找社工幫助申請平安鐘,但明愛社工們說:「你們兩個人一起住是不能申請平安鐘。」黎婆婆後來回憶說:「如果有平安鐘,我丈夫可能還是有救的。」現在社工們已幫助婆婆安裝平安鐘,可是婆婆卻慨歎為時已晚。

一人公屋及綜緩 — 黎婆婆原來也想把現在居住的居屋讓回給她的大仔,因為能減輕他的負擔,及她覺得自已不需要住太大個房屋。社工們知道婆婆戶口有八萬元說:「這樣你是很困難申請任何援助。」他們建議婆婆把錢轉戶過給兒仔。但是黎婆婆不敢給她的兒子,害怕自己不能繼續維持生活。所以現在婆婆不能申請公屋及綜緩。

安老院 — 她說:「曾經成功申請政府的安老院,但在原區的安老院已沒有位,她也不想離開這區,走到荃灣或港島區。」只想原區安置

家居清潔及送飯 — 她說:「因為丈夫還在時,丈夫有公務員的退休金收入,所以不能申請家居清潔服務。」及社工們說她戶口有足夠現金所以也不願意幫婆婆送飯。

健康

一年前,黎婆婆不小心跌倒,後來行動很不方便。她知道在她附近的明愛有提供免費午餐,但是還要行一段路程,對她來說太遠。婆婆還有其他的病例如高血壓,糖尿病。因為丈夫是退休公務員,她不用付費,但丈夫去世後,每月需要四十元。

人際關係

婆婆住在這裡已經二十幾年多,但她不認識其他的鄰居,也沒有朋友。當婆婆有時需要落街買食物時,行動不方便,也不信任鄰居,沒有找鄰居幫助。

當我們與婆婆談話的時候,有一位保安人員向我們走來說:「你們是從哪裡來的?」我們已向這位保安人員說清楚我們的目的,但這位保安人員說有人投訢。後來一共有四位保安人員圍著我們。其中的路人甲及一位的保安人員也說:「婆婆自會找她的兒子幫助,不需要你們的幫助。」最後有一位保安人員是他們的主管向婆婆問:「是否覺得他們可信?」婆婆說:「我與他們談天是我的事,我信他們。」之後其他保安人員就離開。

問題

黎婆婆面對的是種種因素的問題,生活、環境、健康及人際關係問題。有很多的問題是從機構及政府的政策及限制。面對一個八十幾歲的老人,要改變一個政策,能在她去世前改變到嗎?另一方面,鄰居與鄰居的不信任關任,在一個公共空間下,保安的控制了日常生活沒有聯繫的互動。婆婆的不信任鄰居,但竟然信任陌生的我們。我們是否有任何方法能進入一個被控制的公共空間下,製造生活聯繫?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Hugo Kwok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