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s reflection on day 1 in SSP

Stephanie, 16–08–15, Urban Nomads, reflection

今日第一次嘗試與露宿者接觸。我和俊在那天橋底下走了一圈,坐在一旁觀察一段時間,就開始訪問一位衣著有講究,坐在公園出入口前的伯伯。雖然經過數小時的訪問後,我們都未清楚他究竟是否露宿者,但今次的經驗令我有以下的反思。首先是對是次Social Lab的活動內容有一點想法。為什麼今次活動會將獨居老人和露宿者作為研究對象?為何是這兩個類別?如講者Jos介紹過wicked problem,獨居/老人/露宿這幾件事也可能可以是在同一個人發生。就如受訪的楊先生,他是獨居,又疑似是流落街頭。他跟我們分享的故事大部份都關於他以往的風光史和見識,鮮有提及露宿。但如是,因我們是屬於關注露宿者組別,因為這分野之下,可以說我們是跨了組別界限。

這引申至第二個反思,非露宿者卻在露宿者聚集的社區出現,是為了什麼呢?如何去定義homelessness?有露宿者可以是有家不想歸,自己選擇「流浪」街頭。露宿是否問題?露宿是否展示使用公共空間的可能性? 在城市中有流動的家是否可能? 如楊生說長者百無聊賴,無寄託,想過日辰,來這裡,等佳人有約。即使不是露宿者,但也想使用到那社區資本如人情網絡,免費食品,便宜的食品,從中也建立了一種歸屬感,舒服自在的感覺。說至底,選擇露宿也是一種自主權。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Wieteke Vrouwe’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