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ing all over the world. Love alone Sham Shui Po

日期 |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

時間 | 下午三時十五分

地點 | 香港深水埗北河街市政大廈U6層社交閣

受訪者 | 張浩 男 | 86

遊歷全世界.獨愛深水埗「社交閣」 — 退休海員.張浩

起初並沒有特定場地到那裡尋找受訪人,但我們一邊步行至深水埗,一邊在討論到那裡的過程時,想到去年的訪問劏房戶長者的經驗,打算進入區內看看有沒有長者在社區會堂裡「嘆冷氣」。加上組員Hugo需要上洗手間,我和Teresa在看看指示牌到底那一樓層比較有遇到 ‘Lonely Elderly’ 的可能性。我們看到樓層 U6 有名叫「社交閣」區域,打算去碰碰運氣。

「社交閣」的一排排黃色膠椅上坐滿著「嘆冷氣」老人家

幸運地,在一排排黃色膠椅上果然幾乎是坐滿著老人家。由於我們組預設我先作為訪問員,於是我開始看看首先到底要訪問那一位比較合適,因為當中有一半長者有熟睡中,我們不便打擾。在視察到近門坐著一位疑似獨個兒的老伯伯,他架著眼鏡,手持拐杖,在仰著頭呆呆的望著天花板,百無聊賴。

於是我鼓起勇氣走到伯伯面前,展開第一個訪問。剛走過去說了句「可以坐下來跟你聊天嗎」的開場白。伯伯答:「可以!」怎料他另一旁的婆婆卻馬上要和伯伯掉換位置,啊!原來婆婆是他的太太。她是劉婆婆,他是陳伯伯,過程這些全由劉婆婆回答。由於婆婆有弱聽,對話有點吃力。大概十五分鐘後,他們旁邊的另一位老伯伯朋友突然開始搭訕。

張浩伯伯和我及Hugo在北河街市政大廈「社交閣」�的在

故事主角.張浩

「我今年八十六歲,比他(陳伯伯)小四歲!」第一句對話,是張伯伯展開!

身材壯健的張伯伯一頭白色短髮,穿藍白直條子短袖裇衫,杏色背心外套,淺啡色長褲,白襪黑皮鞋,身旁還有一個側肩袋。

我問伯伯:「你怎樣稱呼啊?」,伯伯面帶笑容「我性張,叫張浩,浩是’三點水一個告’。」我見張伯伯很樂意回應我的問題,於是我站起來走過他身旁和他談話起來。

「我每天朝九晚五也來這裡坐,一天至少有兩餐在樓下(市政大廈內食店)解決,晚上也可能在這裡吃,又或是回家的附近吃。」張伯伯說。

於是我就問張伯伯,「你住的近嗎?」

張伯伯住在順安邨,每天也乘坐每程$2巴士來回北河街市政大廈。

哇!一點不算近,我心想,問伯伯:「順安邨那邊沒有公園或室內休憇地方?」

七十二歲退休前在這裡當冷氣技術員一年多的他是負責管理這裡全部的冷氣系統。所以他面帶神氣的訴說往事和他有很多的舊同事、朋友都在這裡。因為張伯伯之前一直居住在深水埗,直至太太過身前半年才搬往順安邨。因此就算現在住的那邊有,他也堅持一定要過來北河街市政大廈這裡。全是他是這裡的老街坊,還有這裡有很多舊朋友的關系

我:「那麼你是一個人住,怕悶嗎?」

張伯伯以前和太太住一房一廳的二人單位公屋,後來太太四年前過身了,伯伯就變了自己居住,當時看地起來伯伯他臉上充滿著對太太的掛念。張伯伯的太太不愛外出,但伯伯從來一直就喜歡,直至一天張伯伯中午回家時太太中風暈倒了,遺撼地,四天後她就過身了。

我:「還有其他家人嗎?」

張伯伯有四個兒子,可惜用最多資源供養的大兒子在三十歲那年腦部有腫瘤去世了。大兒子在澳洲讀書十年,本來是建築家,可惜說去就去就過身了。

我:「其他三位兒子有供養你嗎?你們關係如何?」

張伯伯和兒孫們的關係不錯,當天晚上便將會和兒孫們一起外出晚飯。他的兒子們都大學畢業,其這中一個和新抱的家庭總收入有數萬元,很不錯。但看到伯伯對於有兩個兒子不生孩子覺得可惜。他們三人每月給伯伯數千元,退休金也是數千元,加上生果金,也算是很夠用。

張伯伯和家人關係良好,退休收入穩定。因為太太去世的事猶有餘悸,所以伯伯要求兒子平常多打電話給他,不要只是因為食飯,他怕獨自在家中暈倒失救沒有人知。張伯伯想起太太失救去世有點自責,也只想家人多點關心自已。

我:「伯伯,除了來社交閣,你平常喜到那裡消磨時間?」

張伯伯:「沒有,我只想來這裡。」張伯伯他的家人也有和他到過日本、澳門等等。他沒有很想到那裡,他現在偶爾想返大陸,可是他怕獨自在過程中暈倒失救沒有人知,所以打消這個念頭。

因為張伯伯年輕時是位海員,他自十九歲學師五年,再用兩年實習,然後被賣豬仔去行船。所以他差不多到過世界各地,除了俄羅斯。

張伯伯在1960年代末已經月入$3000,而當年$3000相等於十両黃金!經過工作兩年,張伯伯已經在深水埗買了一間唐樓。

張伯伯自豪地說起很多故事,但說到底最想是家人的關心,除了錢,關心更重要。住宿沒有問題,就算居住社區也可能有深水埗這裡的相似公共空間,但住現在所住的公屋的鄰居沒有聯系,非常陌生,他不喜歡這種孤單的感覺。

他到過世界所有地方,只想到來有熟悉的朋友、環境的深水埗。儘管沒有什麼可以做,在市政大廈裡各層走走也算是運動。

這趟訪問,幸運地伯伯很主動跟我們分享自己的生活。甚至隨身携帶著家人的相片也願意給我們看和拍照。

張浩伯伯他沒經濟煩惱,日常生活無憂,家人相處和諧,是我們組在假設的 ‘loney elderly’ 有點相似。可是在客觀條件看似無問題的伯伯,卻因為年齡老化,朋友和的伴侶相繼去世、被編配至不熟悉的社區居住,沒有鄰里關係而感到孤獨。

聰明仔 Smarties | B組

訪問者 | Michelle Yip

記錄者 | Hugo Kwok

觀察者 | Teresa Cheung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