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觀察】 執父母之手,非外勞不可?

(原文亦刊載於銀享無國界、社企流)

不久前,我到台北的成功國宅去拜訪一位朋友,離開他家時是下午四點左右,社區的走廊停滿了輪椅,旁邊站著都是外勞。歇坐在輪椅上的老人們眼神空洞、彼此間沒什麼互動,倒是外勞們操著異國語言嘰嘰喳喳、煞是開心。

這一幕在我心中深烙下哀愁和衝擊。

外籍看護工仍是台灣目前唯一大量的長期照顧服務之提供者來源;根據勞動部的統計顯示,截至去(2013)年底,台灣已引進超過21萬的社福外籍勞工,其中印尼籍占近八成(79.6%)、超過16萬人,但隨著印尼經濟改善、國內需求增溫,印尼政府已宣示,將分階段減少輸出印傭,並於2017年全面終止出口,(相關新聞請點此)。這對長期依賴印傭、急速老化的台灣家庭而言,危機叢生!

台灣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嗎?當然有。

以本地人力的培育而言,29個學校目前已設有老人照顧相關科系共計35個。這幾年下來,共有9萬多人受過培訓,而考取照顧服務員執照者也有兩萬六千多人,但真正進入職場就業者卻不到 8,000人。 我們的社會不需要照顧服務員嗎?不,市場需求與日俱增,因為如果不需要,台灣就不會每年引進20萬外勞大軍來幫我們分擔照顧的責任… 那麼,為什麼供需之間會如此失衡呢?

長久以來,台灣社會對照顧服務員的刻板印象其實跟幫傭阿姨差不多,認為他們是沒有一技之長的婦女、二度就業的選擇。雖然近年來,學校廣開科系招收學生,政府也建立證照制度提升此一職業的專業性,還有許多學會和民間機構開設培訓班訓練人才,但整體來說,這依然是一個非常重要、但卻未受到重視的行業。

工時長,薪水低,回饋少,誰願意投入?

為了改變社會對照顧服務員的觀感,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正全力推動「All in One走動式照顧服務」,而執行長林依瑩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正名」,把傳統稱為居家服務員的這群人賦予「照顧秘書」之專業職稱,「因為他們的工作內容其實很多時候不在居家環境整理、清潔打掃,而需要很多專業知識,怎麼照顧慢性病人,甚至用藥,或提供有品質的陪伴。」

在薪水、工作內容和員工福利上,弘道也努力提供照顧秘書優於社會預期的條件。讓她們不再是領政府補貼的時薪制居服員,而是「固定月薪兩萬九、月休六、七天、朝九晚六、超時就算加班費。」

弘道更跳脫舊式的居家、封閉模式,採走動式服務,亦即,仿效北歐先進國家制度,在各縣市,(目前,新北市、臺中市、高雄市已推出服務),推展新型態的「走動式」照顧服務;讓受過專業訓練的照顧秘書/助理,赴有需求的長輩或身障者家中提供「短時間、多次數」的客製化服務,服務內容依照各家庭的不同需求彈性調配,透過「巡迴走動」的方式讓長輩可以在熟悉的居家環境中,接受最適合的服務。

弘道照顧秘書為長輩送餐

弘道也成功吸引許多學校才剛畢業的「年輕美眉」來加入這個產業,希望透過年輕人的投入,不僅改變大家對於這項職業傳統的刻板印象,也注入活水、帶來新氣息。 「我們做這些,無非是希望替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找到工作的尊嚴與榮譽感。唯有這樣,才會有更多的人才願意投入,這個行業才會有前景,未來才會有希望,」林依瑩憂心地說。「我們如果不趕快把這塊做起來,將來台灣人老了,真的沒人照顧。」

從事老人福利工作17年的林依瑩每天接觸的都是老人家,她的擔憂絕非空穴來風。

台灣已經是高齡化社會,11年後,更正式邁入超高齡社會,亦即,每5個人中就有一人超過65歲,屆時超過75歲以上的人口推估有179萬人,占高齡人口將近四成(37.7%),人口結構劇烈變化所帶來的照顧人力缺口之大,完全可以想像。

所幸,林依瑩生性樂觀,總是能從危機中看到轉機,她深深覺得「這可以是解決台灣青年高失業率的一條路。」但「如果不改善目前的就業條件和社會觀感,年輕人不會願意投入。」所以,從走動式照顧的照顧秘書來開始改變,正是她實現願景的第一步。

其實不只是年輕人,這樣的政策變革也可以改善中年人的就業情況。

過去主要在偏鄉提供急難救助的張榮發慈善基金會就發現,與其只是發放救濟金給需要救助的對象,還不如幫他們找到可以賴以為生的工作,而培訓照顧服務員正是一個雙贏的選擇。以屏東縣為例,該縣須受照顧的65歲以上人口約占13.8%,高於全台平均值,但長期照護人力資源短缺,於是,張榮發基金會與畢嘉士基金會聯手辦理「照顧服務員增能計畫」,今年辦了七梯次,協助130人取得照顧服務員資格,更重要的是也為110名在職人員提升服務技能,希望能因此增加薪資收入。

病房上課實況

張榮發基金會總執行長鍾德美表示,他們「每年訪查近萬件社會救助申請,其中一位陳先生,原先是領急難救助金,但受過照顧服務員訓練後,現在已經是三地門鄉的居家服務員,除了家裡不用再領補助外,也讓一個行動不便的鄉親得到專業、貼心的照顧。」他強調,辦增能訓練計畫,可以做到「給魚吃,教釣魚,送釣竿」的精神,同時解決偏鄉老人、行動不便者的照顧需求。

一位參加張榮發基金會培訓班38歲的李女士也分享說:「起初照顧阿公阿嬤,要把屎把尿,自己會頻頻洗手,但克服心理障礙後,覺得很有意義。且照顧服務員比原來工作有彈性,可以兼顧家庭,錢也比較多,也訓練自己的耐心、同理心,現在開車,看到老人會等他們慢慢通過,更重要的是給了受照顧者尊嚴,覺得能做這個工作很自豪。」

張榮發基金會更進一步與台東聖母醫院合作,贊助講師和訓練人員來台北參與由美國、日本、丹麥、以色列和香港等各國專家主講的國際論壇,學習最新的觀念與知識,「他們是園丁,我們希望講師們參與這些活動,藉由他們的學習引進國內、外最新的知識和觀念,讓培訓工作更上層樓。」

照顧服務員增能計畫結訓典禮大合照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社企流銀享無國界專欄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blog.silverliningsglobal.com on July 12, 201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