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車站M8 & 松江南京四號站

原電影放映師, 最愛《法櫃騎兵》

TBI Distribution
Jan 17 · 3 min read

民國五十幾年吧!我在台南的戲院當學徒,學放電影,最初還是學燒碳的(碳精棒),相當熱,一臺放映機要三個人來操作,然後控制碳的亮度,不能忽明忽暗,後來就都改成燈泡了⋯⋯


這幾天台北因梅姬颱風的影響,整日都飄著陰雨,蔡大哥沒有出現在忠孝新生站,輾轉聯繫後跟他約在南港的恩友教會碰面。

蔡大哥是第一屆的販售員,已經有六個多月的販售經驗,他對這工作似乎有相當高度的熱忱和情感。「其實我真的很感謝這本雜誌給我工作機會,還有恩友教會的協助,不然現在人還不知道在哪邊流浪!」蔡大哥靠在我耳邊對我說。「去年因為突然中風,身體左半邊都完全痲痹,根本沒辦法工作,萬華社會局的紀社工幫我引介到恩友教會寄宿,後來大誌雜誌在那邊辦說明會,參加後才開始賣雜誌。」因為四月時蔡大哥還在復健階段,所以每天撐著拐杖走到捷運站是件很痛苦的事,但他說就當作是在復健或磨練吧。「這本雜誌一開始很多人並不看好,覺得它一定撐不久,但是我卻相當樂觀其成!至少現在每個月都能有一定的收入,雖然不是很多,但已經夠用了。」在一旁聽我們談話的販售員鮑大哥也頻頻點頭。

「我一直都在當司機,開過計程車,還有娃娃車,最後一個工作是開水泥車。」「最早以前還有個工作,在台南放電影,但那早就已經沒落了啦!」原來蔡大哥還曾經是名放映師,於是興奮的問他是否曾經在李安電影夢起點的全美戲院放過嗎?「沒有,我都在今日,但這兩家是關係企業啦! 我待過台南不少家戲院,像今日戲院、民族戲院、康樂戲院、建國戲院、王子戲院、青年館等等都有做過。」

「民國五十幾年吧!我在台南的戲院當學徒,學放電影,最初還是學燒碳的(碳精棒),相當熱,一臺放映機要三個人來操作,然後控制碳的亮度,不能忽明忽暗,後來就都改成燈泡了!但是放映過程還是要很謹慎,換片的時候要接準,因為以前一卷膠卷只有十分鐘,所以一部片要換好幾次,而且還要隨時注意放映機的狀況,不像現在的放映都很方便了,甚至一個放映師都可以顧三個廳。」蔡大哥在民國七十幾年退伍後就放棄這個工作,因為當時錄影帶開始大肆流行,台南的戲院接連歇業,戲院對放映師的需求相對變少,於是他就和朋友北上轉行當司機。

因為恩友教會要開始晚禱而無法繼續電影的話題,離開前我問他最近想去看哪部電影呢?「 布魯斯威利演的《超危險特工》!」蔡大哥很快的回答我。教會外頭依然飄著細雨,徒歩走回南港捷運站,回家後收到朋友的一封信,標題寫著:「麻豆戲院月底關門」。

左:攝於2010年販售員群像採訪/中:松江南京四號出口銷售一景/右:台北車站M8出口銷售一景

The Big Issue Taiwan

大誌雜誌,一本屬於愚人世代的雜誌

TBI Distribution

Written by

The Big Issue Taiwan

大誌雜誌,一本屬於愚人世代的雜誌

More From Medium

More on 販售員群像 from The Big Issue Taiwan

More on 販售員群像 from The Big Issue Taiwan

昆陽站

More on Vender from The Big Issue Taiwan

More on Vender from The Big Issue Taiwan

龍山寺站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