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車站

The Big Issue Taiwan
Jul 27 · 3 min read

螺絲工廠


「已經放逐太久了,也差不多該收假了。明年過完年,我會再去找工作……」


十一月,高雄街道也飄起微微涼意,許大哥穿著黑色長袖T恤,套著鮮亮的橘色背心,在捷運高雄車站前的人行道上販售著雜誌。身型高挑的他,其實在人群中還滿顯眼的。「我是從去年十二月開始賣雜誌的,到下個月就滿一年了。時間過得很快啊。一轉眼也快破冬了。」許大哥收起了雜誌,示意我坐在花圃旁訪談。「我其實已經很久沒工作了,上一個工作是在螺絲工廠,但工廠產線後來全部都移到中國,只有留幾名業務在臺灣,這就是所謂的台灣接單,海外生產啦。當時大概有一百多名員工全被裁員,我就是其中一位。」許大哥邊看著人群,邊暢快地談著失業的過程。只做過螺絲工廠技術員的許大哥失業後,就沒再找工作了,自己一個人,開始脫離社會放無限期的長假去。

許大哥接著說:「在鳳山那邊有很多公園可以過夜喔,像現在大東(文化藝術中心)對面有個公園,還有合作路那個體育場,還有八〇二醫院旁邊的小公園,或是鳳凌廣場等等,都有很多前輩街友聚集。我剛出來什麼都不懂,就要請教這些前輩們在街頭流浪的生存之道啊。哪裡有發便當?什麼時候有供熱水洗澡?物資可以去哪邊領取……等等,這些都是要學習摸索的,慢慢的就懂得如何在公園裡生存了。」聽著許大哥分享著自己的街頭經驗,彷彿傳授武功祕技,抄寫筆記下來即可在鳳山高雄一帶放逐,走入完全體制外的生活模式。

「當時我真的下定決心自我放逐,是因為對人性徹底失望,我失業後剛好遇到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刻,妻子離開我,最親的親人也都不願伸出援手相助。我付不出房貸、又欠錢、年邁的母親沒人願意幫忙照顧,生活完全無法支應,整個人就好像被徹底甩出這個社會,最後只能走上放逐一途……。」所幸許大哥的弟弟後來願意照顧母親,也所幸當時壓抑下了輕生的念頭,在公園晃蕩了多年後,偶然地在社福團體的協助下開始販售大誌雜誌,而這也是仍在放逐階段的他最合適的一份工作。

「早上就從鳳山騎腳踏車出門,吃完飯後就開始賣雜誌,在這邊一直待到晚上九點再騎回鳳山,你別看鳳山好像很近,騎腳踏車過來這邊也要一個小時耶。」許大哥對這份工作相當執著,幾乎沒有遲到早退或曠職,除非完全沒雜誌可販售。「因為我有見過客人撲空失望的表情,剛好那天真的都賣完,沒有雜誌可以賣他。所以更會去想說那如果客人在表定時間內來了,我剛好不在而買不到雜誌,那真的會很失望。所以我幾乎都會準時來這邊,畢竟能夠重新站在這裡面對人群,都要感謝這些客人給我的鼓勵和支持,也是他們讓我再次相信人性。」

高雄車站前下班的人潮逐漸增多,冬天的太陽也比較早收工。在跟許大哥道別時,最後問他未來有何打算?許大哥說:「已經放逐太久了,也差不多該收假了。明年過完年,我會再去找工作,過完年後工廠會比較缺人,我打算再回去當螺絲工廠的技工。」

攝於2014年採訪。(攝影:盧昱瑞)

The Big Issue Taiwan

大誌雜誌,一本屬於愚人世代的雜誌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