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圖書館管理員看學校和社區

日期:2016年10月8日

訪問員:Luke、Crystal

地點:深水埗區內某中學圖書館

有位Labber帶我們回他中學母校,看看還有沒有相熟的老師,同時問問看有沒有教職員或學生願意接受我們的訪問。他以舊生身份登記入內,我們緊隨其後。在校內閒逛,他只遇到一位相熟的老師。老師正在開會,二人便只打了聲招呼。

及後,我們走進校內的圖書館,圖書館很安靜,當時只有在借書處面對電腦坐著的女士,有點疑惑地看著我們。那位Labber表明自己是舊生,並簡單介紹我們正在進行社區計劃,請問她是否願意接受訪問,而她答應了。

服務設施和使用情況

她姓葉,是該中學的圖書館管理員,與一位老師和學生圖書館管理員一起負責圖書館的運作。訪問當天是星期六,只有參加了星期六活動的學生才會回校,他們當中甚少會來圖書館。只有在臨近考試,才會有一些中六同學會特意來學校圖書館温書。

館內有一排排擺滿書籍的書櫃、自修枱凳、電腦、自助影印打印服務等。大部分書籍按照圖書分類法分類,而部分書籍按照老師要求分科擺放,例如關於SBA和歷年公開試的試題都有專架擺放。這些電腦是近來新換的。葉小姐說該館對於學生使用電腦的規則很寬鬆,只要不是玩電腦遊戲或瀏覽成人網頁即可,例如學生可以上網觀看影片或動漫。而電腦亦是館內最受歡迎的設施。「一直都係㗎啦,啲人鍾意電腦多過鍾意書,依家重有幾多人睇書呀?」

但說起校內的借書情況,她認為「都算多人借書」,而不同年級的借閱習慣和需要各有不同,低年級多借小說、繪本,高年級多借中學文憑試的練習和歷年試題。借書數量方面,中一學生借書最多,但整體趨勢是愈來愈少人借書,她指出學生更喜歡上網或其他娛樂。

葉小姐形容常來圖書館並喜歡看書的學生多數比較文靜,有小部份「喺圖書館入面乖,但喺(圖書館)外面被覺得曳」,「有啲就無咁自信」。她印象中,這些學生的男女比例大致平均,「男女都無計過⋯⋯嗯,男女都差唔多」。

學校鼓勵閱讀的方法包括早讀、閱讀報告,圖書館也會進行奬勵計劃,例如在特定時期內借閱數量最多的學生龍虎榜。她坦言,活動期間的成效較大,但活動完結後的效果難以延續,而當中也有「唔睇就咁借完就算」的情況。計劃的獎勵也需貼合學生的喜好,例如現時普遍學生的物質水平豐富,文具對他們再無吸引力,現已改以動漫書籤作為獎勵。此外,該校都有參與聯校閱讀活動,區內的學校輪流主辦並提供場地,其他學校去擺設攤檔。

葉小姐在訪問期間多次提及該校館藏不足。學校雖然有資源購書,但是礙於空間很小,很多時候需要作出取捨。例如需要捨棄尚有價值的舊書。這些註銷的書籍會先擺放給同學取走,無人取走的就會到廢紙回收箱。因為書籍殘舊,所以難以找到願意收留的機構。因為空間不足,致使館藏量未能滿足學生需要。她舉例說。如果學生需要做指定書籍的閱讀報告,而校內往往只有一兩本該書籍,很多學生便要到公共圖書館借閱來完成功課。

工作的苦與樂

葉小姐在圖書館工作最開心的事是和學生傾談。一些學生閒時會站在借書處旁和她聊天。她覺得和學生一起很快樂是因為「佢哋好無憂無慮,無咩煩惱,啲煩惱都係俾人追功課⋯⋯佢哋嘅煩惱喺大人睇嚟好小好小」。工作上使她最頭痛的則是「追債」,即是追學生交還逾期圖書。

對於另類圖書館和應用科技的看法

我們提出把學校圖書館開放給公眾使用的可能性。她皺起眉頭,指出學校圖書館無安全保護系統,其次有些書會「一去無回頭」,現在一個學期約有十幾二十本書遲遲未被交還,她在校內尚能追收,若是公眾人士借書不還便很難處理。學校的人手、資源不足以支撐為公眾提供服務,而且學校資源的對象也應是學生,為公眾提供服務則應該是公共圖書館的責任。此外,基於安全考慮,非學生教職員舊生不能進入學校,若容許公眾享用校內圖書館便需另立機制安排,或是把校園開放,她擔心「就會唔知有咩人入嚟」。

我們提出一些關於圖書館的另類想法,例如流動圖書車、在圖書館進食,詢問葉小姐的看法。她第一個回應是「呢啲可以喺大學做,但喺呢度就無咁嘅空間」。我們提出更具體的設想:於小息和午飯時間,擺放流動車在操場。她認為「咁就唔係好難,但係睇唔到個成效會有幾大」,「Lunchtime嘅時候,個操場好多人打波。下面又熱辣辣,啲人都喺樓上等住我哋圖書館開門,可以涼冷氣」。然後,她提出實踐上會遇到的人手問題:她必須留在圖書館,而學生管理員未必能準時當值圖書車,也未必能自行控制秩序和管理,例如難以追回被偷偷拿走的圖書。

至於在圖書館進食,她指出會有清潔的問題,例如如何監察學生在館內的進食情況,而又如何確保他們進食後會妥協處理食物包裝紙。這令她想起有時會在書架發現糖紙,而最過份的一次是她在地上發現裝過咖哩魚蛋的膠袋。即使圖書館已裝有閉路電視,但也難以有效監察和跟進情況。

關於圖書館的科技發展,她認同這是一個發展趨勢。但她說,現時該館人手緊絀不足以發展這些服務,所以現時的書籍推廣等都是在館內進行。此外,校內圖書館並無提供電子書借閱,暫時也無預算購買這些服務。她表示,很少學生會在學校圖書館的網站找資料,多是在網上直接搜尋資料,推想如果學校提供電子書服務的成效不大。

到公共圖書館的經驗

談起她自己去公共圖書館的經驗。以前她讀中學時很少去其社區的公共圖書館。她解釋因為「裡面都幾雜吓」,會有「鹹濕佬」出現,而「星期日被啲賓賓佔據」。讀大學時,她會使用大學校園內的圖書館。工作後,空閒時間不多,而且本身已在圖書館工作,工餘時間很少再去公共圖書館。她記得,自己只在保安道圖書館借過一次書,那次也看到她學校的學生。

訪問過程

訪問大約進行了四十分鐘,葉小姐一直坐在借書處,細聲地逐一回答我們的問題,回答時也大多會望著我們。訪問過程中她很樂意分享她的看法和經驗。訪問結束後,她也友善地向我們介紹各個書櫃的圖書分類。

訪問末段,有一男學生進圖書館借書。結束時,有另一女學生找她。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