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百物俱全,唯盼增加社區互動

訪問對象:鄭先生
訪問地點:元州邨遊樂場
訪問員:Vicki, Casper
日期:10月2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2:30-3:15

今天下午我們又來到熱鬧的元州邨遊樂場,既然這天是假日,早前亦訪問過公公婆婆,我們決定訪問平日忙著上班、今天帶兒女來玩樂的父母。在遊樂場遊走了幾回,家長們不是忙著聊天,就是照顧汗流浹背的孩子。終於,不遠處我們發現位安靜地坐著的父親,他正在看ipad。我們鼓起勇氣上前示好,他見女兒仍忙著玩,也不趕時間,便爽快地答應了。「訪問?即管試下啦!」

鄭先生架著一副斯文眼鏡,皮膚偏黑,在深水埗居住了20年, 在大學時修讀計量經濟學,曾是一名小學老師,現在定期幫大學做一些相關研究。他有一名4歲的女兒,她在石硤尾上幼稚園。假日會帶女兒到附近的康樂場地渡過親子時光,如元州或李鄭屋邨遊樂場、深水埗游泳池等。

提到圖書館,鄭先生算是一名常客。除了保安道圖書館外,也會到石硤尾圖書館、沙田圖書館或中央圖書館。每星期會到圖書館翻看雜誌,update財經及手機等資訊,或借閱自己感興趣的書自我增值,多是有關數理程式、排版設計的書。問到有沒有上網閱讀的習慣時,他解釋有時想看的書較舊,六七十年代出版的未有電子版,所以圖書館對他而言還是有一定的價值。此外,亦會借兒歌CD、圖書給女兒看 。提到保安道圖書館每個星期六下午會舉行親子故事會,鄭先生說女兒年紀還小,未懂得聽故事,所以也不常去。鄭先生覺得保安道圖書館面積其實不算細,但由於區內人口不斷增加,所以座位始終不夠,顯得有點迫夾,這也無可奈何。他逐指出深水埗多個公共屋邨重建後變得密集,房協又於區內起多了中產居屋,人口上升太快,設施配套追不上。有感鄭先生是個知性型的人,傾向用較抽離的角度分析社會上的轉變。「居民唔夠用就會散去其他地方,如石硤尾、西九龍、荔枝角等二十分鐘內到達的地區。」

談到看著深水埗十年的變化,問他會否覺得現在人與人之間關係較疏離,鄭先生認為很多事情沒有分好與壞,關鍵是看待事情的角度。以舊日蘇屋邨作例子,單位雖然細,但面向街道,向外望仍有一大片空間耍樂,例如和其他鄰居踢足球。那時未有很多硬件設施,但空間開揚,感覺較隨心和自由。現在人多了,深水埗治安自然沒有以往好,現在即使帶女兒到遊樂場等康樂設施玩,也會坐在旁邊看守。

深水埗是不少新移民的聚居地,我們好奇區議員或社福機構有否做些甚麼協助他們融入社區。鄭先生認為區議員也有盡力提供資源,附近亦有職業技能等培訓中心 。然而他表示如果想賺錢,其他區就較多就業選擇和機會,此終深水埗沒有甚麼跨國企業。

「除此之外,你認為現時深水埗還欠甚麼?」
「可能是互動的機制吧,公共空間是有的,但可分享共樂的設施不多。」他提議可善用附近學校的設施,抽些日子開放學校圖書館。「校園內的設施可否和公共設施有緊密的連繫,互相補給呢?」 鄭先生理解人手安排和安全問題會有一定難度,但認為這些細節可再慢慢相討。我想除了共享實體設施,這又可否成為一個有趣的交流,建立社區的互信和軟實力呢?

來到訪問尾聲,問鄭先生最能代表深水埗的東西會是甚麼,他想了一會笑道:「應該是西九龍中心吧,自己和妻子經常到那兒逛街吃東西。」如果要形容深水埗,鄭先生說是品流複雜,如北河街那邊。與隔離美孚比較,這兒基層家庭多,生活指數不高,但深水埗勝在方便,日常生活要買的甚麼都有。當我們問到會否考慮搬到其他區居住,他一臉從容,淡定的回應:「女兒住在這裡可多見識不同背景的人、貼近社會現況,這也許能讓她學到校園以外的知識。」如他常說,都喺睇你點睇啦。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