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逼到我做我唔鍾意既野」

有性格、有想法的中一學生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

這是我做過最長,但最享受的訪問。

前天我們走過長發街口,遇到兩位剛放學,聊得興高采烈的中學生。我們靠近搭訕,她們初時不願接受訪問,但當得知社會實驗室的資料,態度就開始軟化。她們留下的電話號碼,是開展精彩故事的第一步。

第二天放學,她們並沒有應約。失望沒有打擊我的求知慾,多次嘗試後,我們終於成功在深水埗一間McDonald’s與她們見面。

她們是自小學認識的朋友,二人一樣活潑、多才多藝,同學一喜歡聽流行歌和游水,同學二則喜歡彈結他和柔道。縱使年紀小小,談吐卻有條理,一點也看不出她們只有十二歲。同學二提及自己喜歡看小說,尤其武俠小說。她不愛電視劇,因為洞悉當中的虛構成分,「啲情節已經show曬出嚟」,反而小說部分內容與中史有關。特別的是,她最喜歡的科目是中史。現在很少年輕人懂得欣賞中國文化,她卻對古代的禮儀和服裝感興趣:「畢竟是中國人,要了解下佢啲文化。」

整個訪問氣氛很輕鬆,不時談天說地。談笑中,我們看到她們吸引的性格。問到她們的夢想,她有這樣一番回應:

「我想做我鍾意既野,無人逼到我做我唔鍾意既野。」

同學二透露她的爸爸希望她成為fashion designer,但這違背她的意願。

「我既夢想係做歌手!」「我鍾意慢啲既歌,中間要有rap。」

兩位同學都是圖書館的常客,所以對該環境和設施都有獨特見解。她們到圖書館主要為做功課(大部分是完成book report),其次是看小說或借閱「有趣的書」,通常借兩個星期,到期便還書,甚少續借,因為她們看不完很厚的書,「通常借啲有續集既小說」。

「圖書館好既地方……佢提供左一個讀書既平台囉。」

說到圖書館的經驗,她們不忘提及一些不愉快經歷。她曾聽到一些逾時使用圖書館電腦看卡通片、打機的小男孩(大約小五)說:「夠鐘又點呀,我要睇埋先,吹咩?」

「我唔知你覺唔覺得啦……宜家既小朋友真係越嚟越……串囉。」

她亦目擊睹過一個小孩不小心從閱讀台階上跌倒,他的母親冤枉在場另一位小童將他推倒。即便如此,圖書館管理員沒有介入,目擊者(包括她本人)也沒有插手澄清。她表示,這情況很難處理,自己也不會出聲,「呢啲人,始終會有教訓。」

他們認為「圖書館應該係一個比人安靜學習,啲家長接完(子女)放學之後又可以嚟做功課(既地方)。」我們還沒有問,兩位機靈的妹妹已主動提出圖書館應改善的地方:

「試過唔識搵書,但係啲管理員好冷淡。」
「無位坐,有人一人霸三個位,又坐枱,係度推撞咁。」

她們建議圖書館增加座位,自修室可添加「一group人坐既枱」,讓學生做功課時低聲討論。她們都不希望談話影響其他使用者,所以強調要「細細聲」,「如果有人投訴,咪請佢(噪音製造者)出去」。她們更慷慨表示,願意向圖書館繳費,以改善現有環境,可見她們年紀小小已非常有遠見。

「政府無可能咩都有,如果有係有意義,我唔介意比少少錢。」

講到保安道圖書館舉辦的活動,她們是受訪者中少有留意到活動室而參加過活動的。同學建議活動室平日開放,可以舉辦戲劇活動,公開在網上招募演員,如此一來觀眾和演員都有得着。她們似乎有點辦活動的經驗,提議「開始之前咪……主持搞下氣氛囉,整下IQ題環節。」

有建設性又有創意的建議陸續有來。「佢(圖書館)啲書種類唔夠多。」她認為學校圖書館面積沒有公共圖書館大,但勝在有大量小說,而公共圖書館則很多時候沒有她喜歡的書。

「可以整個意見箱,(讀者)寫啲佢地鍾意睇既書。」

她們考慮十分周到,提出借書之外,還可以借傘。「落雨果陣,可以借返屋企,第二朝先還。」

整個聊天過程很順暢,似乎年輕一代創意無限,也讓我們感受到她們對圖書館的期望。除了圖書館,她們還不時提及學校的趣事,替老師、同學取的花名,評論同學的坐姿、髮型、身高等,天馬行空,無一不談。最常聽到的話題,無非是「中學啲男仔」……

談了大概一個半小時,告別之際,看着她們有說有笑地結伴歸家的背影,我的心境也彷彿年輕了幾歲。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