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100%的長沙灣

見過好幾個訪問者,都聽到這句話:「之前都有幾個後生仔女搵我做訪問呀!」

明顯深水埗(長沙灣)的是一個很受大家關注的區域- 四眼看去許多破舊設施;再低頭看數據裏貧窮人口、新移民、少數族裔、無家者的比例都偏高。我們都覺得,這是一個有需要被幫助的社區;我們都覺得,有很多人生活在困苦之中。

然而走入深水埗,見到的情境卻是很大的反差。遇到的訪問者不但珍惜深水埗可以隨意走動的空間、設施,更珍惜自己所擁有的生活。當然各人的理由不同,有些是老人家把期許都放到孩子身上;又或者因為宗教理由認為凡事應該感恩。

看著星期六元州公園裹熱鬧的場面,兩邊的長椅和圓形廣場坐滿了或傾談或休息的人;老人家做運動,家人跟小朋友玩耍,外藉傭工也在談笑。我突然想起自己住的地方,雖然也有一大片空地甚至園林,卻鮮有這麼人同時休憩的場景,而且還是這樣和平共處。

完成了一天的訪問,跟住在這區的老街坊兼好友吃飯-這卻是我第一次在她成長的區域裏跟她會面,也是我第一次看她素顏出現(笑)。「在這裏我可以很舒服自在,而且不會有滿街的人!」我們一邊慢慢走著,一起吃長沙灣有名的豆腐花和豆漿。坐到店舖關了門,天黑了,又不慌不忙的走到街市吃晚飯。我發現在長沙灣的我,不需要避開眼神和人潮,步伐就不知不覺的慢下來了。

大概我們都曾經想過要走進社區裏尋找「需要幫助」的,甚或煽情式的悲慘故事-但真正的居民生活,卻是幾個知足常樂的影子。

我看到長沙灣/深水埗的空間裏有一種自由,讓每一個人都能在社區的裹各適其式,百花齊放。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