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發街「金句王」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

@深水埗長發街

昨日下午,我和拍檔經過長發街,起初停在一賣衣服的檔口前,和老闆娘寒暄片刻。她似乎不願透露太多,大概是我們打破了她的寧靜。「我咩都唔識架。」她一邊逃避我們的問題,一邊指向對面的檔口:「搵佢啦,佢最多野講。」於是我們轉移目標到隔離賣校服和睡衣的檔主。

人稱「事頭婆」的檔主在深水埗打滾三十多年,為長發街的街坊熟悉。為人嫲嫲的她雖然上年紀,仍然中氣十足、行得走得,一身深水埗地道的打扮,很容易發現她的蹤影。她見我們倆靠近,先開口談佢的工作。她已習慣風雨不改在這裡擺檔,從早上九時半到晚上十時,沒有其他活動,「幾時唔開檔?八號風咪唔開檔囉!」由於每日開檔,她幾乎沒有閒餘去使用康民處的社區設施,只知道保安道圖書館的位置。她認識街坊們關注的似乎不是圖書館的環境,而是生計、政府政策的問題。

她慨歎生意比昔日難做,「一條毛巾先幾蚊,賺得幾多呀?」在接近一小時的閒聊,她屢次投訴業主頻頻加租。

「對面果個鋪位呀,我見住佢由廿四萬,升到三百五十萬呀!」

她憶述香港開埠初期,很多旅客,不愁生意,現在百物騰貴,街坊難以負擔。她有一番獨特政治見解,被問到社會有什麼應該轉變,她顯得有點激動:「佢(梁振英特首)都唔識包容,佢夫人又唔識講野。」她把香港比喻為一艘鐵達尼船,當船撞向冰山,有錢的一群可以乘救生艇保命,而窮人就注定葬生茫茫大海。

「邊個都可以做特首,唔係梁振英就得啦!」

她不乏大力抨擊政府福利制度,指出香港應該借鑒美國、加拿大、澳洲等政策,對新移民有評核制度,杜絕社會寄生蟲,又指關愛基金「縱壞」大陸移民。

「人地加拿大派錢呢就人人有,有困難果啲就派多啲。」
「香港早就應該派錢啦,無八千都六千呀!」

不過,在眾多檔主中,她算是幸運的一群。「我啲仔仔女女移民曬去加拿大啦。」她不愁三餐「我啲孫呀,一個讀博士、一個做醫生,好叻呀,讀大學我都想呀。」她不忘勉勵我們要努力讀書。問道為何不跟家人一起移民國外,她一臉愁容,說自己不懂英文、不會駕駛,難以適應外國生活,寧願留守深水埗,閒時可與街坊聊天。看得出,她除了怨氣,對深水埗有一份感情。

今天傍晚,我又經過長發街,順道探望一下事頭婆。她沒有露出絲毫喜色,一臉惆悵地向我們訴苦。原來今早她常光顧的食肆結業搬遷,業主的兒子和孫兒不滿店主搬走店內臺凳,來店鋪打他,業主隨即用粗鐵棍反擊。事頭婆見形勢驚險,立即上前勸阻,阻止了一場悲劇的發生。

事頭婆的義舉,體現了深水埗街坊的人情味。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