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看社區

訪問對象:阿俊
訪問地點:好旺茶餐廳
訪問員:Luke, Vicki
日期:10月8日(星期六)
時間:1:30-2:30pm

在學校完成一個訪問後,我們又來到好旺茶餐廳吃午飯,剛巧遇到Luke的朋友阿俊。「喂,過黎一齊傾下計啦,自己一個咁毒!」

阿俊架着一副黑框眼鏡,典型的香港男生模樣,是一名二十來歲的年輕外展社工。他在深水埗居住了16年,日常生活是工作和健身。他拿着MaD實驗圖書館計劃的卡片,翻閱上面的資料,笑道:「我唔去圖書館架喎!」我們追問原因,他解釋自己不怎麼喜歡看書,覺得悶,不喜歡對着文字,只喜歡看圖畫,而圖書館的漫畫書對他來說不夠「潮」。他又稱自己想要最新的動畫或漫畫,只要上網就可以找到,既方便又多選擇,言行間流露出他對圖書館的印象是沉悶及過時。

「圖書館嘅功能係傳播知識,又點會入我鍾意嘅漫畫,風格同圖書館都唔夾!」
「不會去圖書館hea或涼冷氣嗎?」
「冷氣屋企都有啦,又可以瞓!再唔係咪落去(保安道)運動場做gym,一樣有冷氣。」

他表示就算有24小時的圖書館,對他來說也不吸引。剛提到社工是他的職業,我們遂問他平日會否到圖書館接觸學生。「不會啦,學生會去有得玩嘅地方。」阿俊指年輕人都偏好刺激一點的東西,例如飛標、桌球,而他就喜歡和年青人玩攀石歷奇等具挑戰性的活動。

當我們問到對上一次參與社區活動是甚麼時候,他想了一會:「應該是中秋節晚會。」他解釋下班後很少出席社區活動或場所,並笑道:「返工個陣都成日去社區中心啦,放工仲去咩!」

阿俊是李鄭屋邨居民,問他覺得居住環境如何,他覺得屋邨較舊,家裡的天花鋼筋已經外露,希望進行全屋翻新,唯怕翻新過後這裡會面臨清拆重建,浪費金錢。但整體而言,他對深水埗仍有一定的歸屬感。「呢度多社區中心,社區資源算幾好。」他舉出一些例子,如順寧道的港青長沙灣中心,聚集了一群長者,一早來等候派麵包和菜;年輕人則來做義工,幫忙打點。

見阿俊思想跳脫,推斷他也應該喜歡新鮮事物,我們遂提出如果有天他得到一支魔法棒,可以改變深水埗一件事情,哪會是甚麼? 他想了很久,答案竟是想回到從前:「回到資訊未發達、未有手機的年代, 在屋邨鄰居之間會多一點交流,跟街坊建立更緊密的關係。」他表示現時附近一帶的小店都做不長,經常轉手,有時bonding建立了也很難維持。他又分享自己遇過的有趣鄰居,如家中養了許多雀鳥的伯伯,以及每天都會帶孫兒到平台踏單車的老婆婆。

「何解有回到從前的念頭?你覺得現在人情冷漠了嗎?」阿俊解釋是工作上的一些經歷讓他有這番感受,但不想在這兒多說。

我們問到有甚麼方法可以令他去圖書館。「你覺得流動圖書館如何?」他指出若果流動圖書館不是出現在他日常會經過的路程上,到訪機會甚微。 他開玩笑說:「如果街市嘅升降機一出係圖書館,我會日日經過,或者會望下d書嘅!」他又表示如果圖書館有遊樂元素,或會更主動去參與。「圖書館同運動場crossover又得唔得?圖書館一定係資訊性嗎?」阿俊的提議很有趣,讓我想起區內分開活動的公公婆婆,男的喜歡一個人到圖書館看報紙,女的喜歡到體育中心找朋友聊天。若有一個空間能同時滿足兩邊的需要,屆時會是一個怎樣的觀景呢?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Vicki Wo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