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

感恩节的时候来到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因为三水表妹一家人在这边。比较幸运,在美国竟然还有家人。

挺喜欢他们住的这栋小房子。门口就是树,花,灌木。夏天的时候,高而茂密的树叶就像一把伞,门前的灌木长得能有一人高,形成一道绿色的墙。一点都不热,周围还很安静。

哦耶!绝佳的看书环境啊!


今天早晨起得很早,不到五点就醒来了。看了会书,写了点东西,为出门做一些最后的准备,磨蹭到快八点半的时候才跳上车。路上又不急不慢,有时还停车买点吃的喝的,有时又犯困了停车打个盹,结果三个小时的车程开了四个多小时。直到过了十二点,才发现有点晚了,于是集中精神一直开到目的地。

三水给我发消息说:自己开门进来吧,门没锁。

一进门,首先迎接我的是“豆腐”——他们家的宠物狗。欢快地在我脚边跳来跳去,然后又跳到我身上在我脸上舔来舔去。


表妹的闺女的中文小名是“大侠”,英文名是“斯嘉丽”,就是《飘》里面的女主人公的名字。

表妹好像很喜欢《飘》。家里书柜上就存着一本。

想和大侠合张影,可是她好像一直在研究着那个小型音响,不配合。


学学英语吧。

我之前问Ken:英语里表妹是cousin,那表妹的女儿该怎么说?

虽然是美国人,Ken仍然想了一下,然后说:大概是…second cousin吧…

我查了一下,发现我们通常说的cousin其实是first cousin的简称。原来是简称啊,那看来first cousin的孩子还真有可能是second cousin。

难道不是niece么?

“不不,niece是指亲兄弟姐妹的孩子。cousin的孩子不是niece。”

好吧。学中文的美国人都知道中文里各种亲戚的词汇是最难学的之一。现在看来,英文好像也不那么容易。


准备睡觉了。明天好像有一些计划,但详情我还不是十分了解。

下午的时候第一次出门遛娃。不是推车,是用一个兜子让娃兜坐在胸前,我面朝哪个方向娃就面朝哪个方向的那种遛法。大侠戴了一顶南瓜色的毛线帽子,高度恰好在嘴边,毛线绒沾了我一嘴。

今天妹夫烤了整整一只火鸡,三水做了南瓜派。我们一边吃一边看《老友记》里老友们过感恩节的那一集。吃到撑得只想葛优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又第一次给娃喂食。喂了几勺,把娃给喂哭了。果然经验不足,业务不熟啊…

还没对象就开始学习怎么当爸了。


今天新世相的推送是关于那些能勾起往事的礼物。我就想起来出国前哥们送给我的一个书包。在美国头两年几乎天天背着它,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已经有点磨损了。那个时候才突然感觉到好像很好的哥们也并没有离得很远,虽然实际上我们隔了半个地球。

这哥们这几年一直想办法自己做项目折腾事情,碰到很多困难,也时常焦虑烦恼。有时候视频聊天,虽然也吹牛闲扯淡,但更多的时候是聊生活和工作上碰到的困难,分析分析该怎么办,出出主意。放眼看去自己周围的同学朋友,基本都是辛苦和快乐并存,但大多数的时候其实是琐碎而辛苦的日常。

还有爸妈来美国的时候想给我亲自包一顿饺子,但是家里却没有擀面杖,于是他们在我带着去公园玩的时候捡了一根粗树枝,回家给我削了一根擀面杖,做过木工活的老爸连刨光的步骤都做到位了。后来去同学家又包过一次饺子,我还把这纯手工打造的擀面杖带过去,给大家讲这擀面杖的来历,同学都听得“哇塞哇塞”地惊叹不已。

我把哥们送我的那个书包在背坏之前收了起来。擀面杖也一直存着,虽然自己后来再也没有包过饺子。每次打开衣橱门看到这个书包,或者拉开橱柜抽屉看到这根擀面杖的时候,就会觉得家人和那些历经时间的考验还留在我身边的朋友们就站在我身后,拍着我的肩膀说:继续加油啊!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Yaobin We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