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只能選一席給他,他是誰

台北市的信義區一個很熱鬧又不是很熱鬧的地方。說它熱鬧,是因為沒幾步路就可以看到台灣最高的一棟大樓「台北101」,說它不熱鬧,則是除了台北101之外,台北有很多地方都保留著上個世紀60年代的風華。

那個年代的台北,快速的發展,城市的中軸線,從沿著淡水河新店溪交匯處,一直往東南邊延伸。翻開過去的老照片,可以看到一大片的土地都還沒有開發,站在才剛開好的忠孝東路上,可以一眼望穿四獸山的景緻。這裡,曾經充滿了新移民的希望,於是許多預鑄式的四層樓高的建築慢慢地以「華廈」的名字建構了起來,說穿了就是一種集合式的小區,用「大廈」顯得有點自滿不實,那就叫做「華廈」吧。

因為當時來的新移民多是五湖四海,北到蒙古、南到海南、西到新疆,東…..就是那一群叢明清就移住到台灣的族群們。大家相處起來,最新的融合就是食物。有咖哩飯、水煎包、紅豆湯,反正只要在街頭畸零的一角,就能開一片小店做起生意。

小高的爸媽就在延吉街的末端,接近信義路的地方開了賣咖哩飯的小店鋪,除了咖哩飯夏天還賣些冰品,生意也算不錯。只是時間進到了二十一世紀,老人家也有了年歲,小高從建築設計公司離開,想著乾脆接下這片小店鋪,也做些咖喱飯的買賣。但是,如果這麼直接開著,真的也沒有太大的特色。於是「寅樂屋」這家咖哩飯店就成形了,開幕的時候,幾乎是台灣文青們一定會來走走的景點,十個位置不到的地方,有著淡淡的昭和風情。加上從老人家那裡承續下來的手藝,這咖哩屋的名稱就這麼不脛而走。下班的時候,到咖哩屋吃吃咖哩,喝喝啤酒,聽聽爵士,也有那麼一點小資產、小文青的調調兒。

前幾天,再經過「寅樂屋」發現,怎麼小高隔壁又多了一片小店?那家紅豆湯怎麼不見了?小高說,紅豆湯的老闆年紀也大了,就想收到,於是他就頂了下來。改裝成專門賣咖啡的「一席」。為什麼叫做「一席」?因為店面狹小,但是又不想讓人家以為只做Take out,於是就特別在店裡,開出了一方位子,只有一席,就是客人與店主的對望,可以聊天地、可以話家常,可以無語、可以聆聽。從晚上六點到十一點,如果說這一席是為了要做生意,我寧可相信這一席是為了要交朋友。

最近與寫人生食堂的小山薫堂先生見面,聊了一會兒。再次拜讀他的「人生食堂一百軒」,突然有種想法,想要用中文狗尾續貂一番,如果拿這一間一席來開場,應該也別有風味。

人生食堂要點:
在網路世代的社會中,虛擬空間再頻繁的數位式的問候,都不如留下最珍貴的那一席座位,好好的聊上一個晚上。

一席咖啡

台北市信義路與延吉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