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成長出現黃燈

在東南亞發展迅速的叫車系統APP(UBER),目前遇到成長的瓶頸。印尼政府規定了起步的最低車資,事實上就是限制了參與叫車系統的車輛,這也被認為是直接針對當地比一般計程車業者來得便宜的UBER量身定制的限制政策。泰國也開始取締使用私家車營業的司機,這個法律的目的認為,與其遵循出租車業者的需求,強化規定,還不如找到不會限制新事業發展的平衡點。

東南亞的APP叫車服務,在2016年急速擴張。除了因為使用智慧型手機的人數越來越多之外,地下鐵以及公共交通機關不夠普及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印尼最大的APP叫車服務 GO-JEK Indonesia 目前利用人數大約是3,000萬人,在印尼應該是每四個智慧型手機的使用者就有一個人有下載這個APP。去年(2016年)達到每個月2,000萬人次的使用量。而新加坡的 Grab 同時可以叫摩托車以及汽車,根據去年(2016年)發表的資料,達到600%以上的成長速度,目前已經開始在緬甸進行試營運。

根據調查亞太地去的消費者大約有三成習慣使用APP叫車,而且這當中與逐漸普及的智慧型手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但是也因為這樣造成了這一波來自世界各地政府的憂心而進行控管。

「不容許叫車APP!」印尼最近好幾天都發生計程車司機上街遊行,反對叫車APP上路。於是印尼政府在2017年4月1號發表了目前市面上包括UBER在內的叫車APP系統,都必須要在三個月內導入最低車資以及車輛登記制度,當然所有的叫車APP系統也因為這樣的規定而跳腳。

一般來說,在印尼叫車APP的車資大多比一般計程車來得便宜,比方說UBER第一次搭乘只要半價就可以了。如果因此導入印尼政府設想的最低車資,顯然就會削弱了叫車APP的競爭優勢。同時進行車輛台數的限制,也是希望保障計程車資的價格不要出現滑坡。

這些叫車APP的出現,的確也很明顯地影響到了出租車業者的生計。就拿目前在印尼有三萬多輛出租車的大公司 Blue Bird Group 2016年12月期的營業額跟前年同期相比少了12%,純利也比卻年同期少了38%。

計程車業界與叫車APP業界的對立,在亞洲各地層出不窮。泰國的運輸交通當局就宣佈2017年3月開始,開始要取締使用叫車APP開著私家車接客的司機。交通當局的幹部就說:「不是APP違法,而是使用私家車進行營業接受這件事情違法。」當然也有輿論支持叫車APP,像是UBER就在各國都開設了一專門網頁,希望能夠群眾的支持,據說也收到了四萬名以上的連署。

亞洲各地對於叫車系統的需求都不太一樣,有些是因為當地的出租車跳表太過黑箱而不透明,或許拒載短程。有些則是對於叫車系統的車輛的整潔以及司機的可靠性有強烈的需求。

全世界目前對於叫車系統APP的規定,不同的國家、地區都不一樣。雖然在發祥地的美國,不論是 UBER 或是 Lyft都可以有效利用,但是在歐洲的紀車業者則是強烈反彈,不能使用的國家也不少。

亞洲各國對於叫車APP的反應,在法律上都沒有太過明確的規範。即便像是印尼以及泰國已經在制定法律,但是這當中的輕重如何拿捏,目前也都沒有一個明確的原則。

而且這當還有要針對怎麼樣的車型進行規制?像是印尼本來就在法律規定外的摩托車載客業務,所以在印尼政府發表的規制中,摩托車載客還是被排出在法規之外。

為了不讓「私家車」進行營業用的批評繼續擴大,現在這些叫車APP的另外一個生存之道就是跟現有的計程車公司合作,像是UBER就在印尼與出租車的第二大品牌 Express Transindo Utama 合作,而GO-JEK Indonesia 也選擇與 Blue Bird Group 合作。在台灣二月的時候,UBER Taiwan 發表了因為台灣交通單位的嚴厲取締,而含淚退出台灣市場 但是目前有跡象顯示,UBER Taiwan 可能會依循印尼模式,重新尋找回到台灣市場的契機。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