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可能性和善良

Time&where

最近生活的主题似乎是「嫌弃自己」。自从刘海被糟蹋后,我像个韩国男明星一样无地自容于自己的额头。

那个发型师一再保证的结果性果然被狗吃掉了。理发有风险,换型需谨慎。

当然相比于这类两个星期后又能长回来的东西,我更在意的是自己长期的健康问题,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嫌弃自己的最大理由。不过神奇的是,即便上帝给了我一个烂皮囊,却如此完美地保留了我的性感知和性行使力,不得不叫人感慨欲望组合的力量以及大脑系统的精妙。

这一周思考了两个主题 — 「可能性」和「善良」。

1,可能性

人的一生都是在和可能性的消亡做斗争。

周末我和同伴搬家了,居住到一个周边荒无人烟的新建小区,于是生活各种不便,包括配钥匙。周天下午的时候,我去相隔 3 公里的邻村配钥匙,回来的路上准备坐公交,公交车站台早已有几个民工/村民模样的男子在等,公交车来往的时间间隔有些长久,有几个男子大概已经站累,于是蹲了下来,吸起了烟。不知为何,此时我想起了我的一个大伯,他一辈子是个农民,没进过城,一直在乡下耕作。

我突然被什么击中,思考起自己与他们的不同,当然这其中有自恋的成分,但大致想到的是,我与他们身上的「可能性」含量不同。
宇宙整体的可能性是要保持恒定的,但因为时间纬度的存在,可能性又是不断消亡的,于是为了保持这种恒定,宇宙要不断地扩张来维持。
人类的本质是害怕可能性消亡的,所以不断索取扩张来填充可能性,这既是人类贪婪的本因也是人类不断进取的动力之一。

我也特别害怕可能性的丢失,所以特别怕和整天没有变化的姑娘呆一起太久。于是常常干出突然丢弃所有现有的,包括感情和工作,去索取那些可能性。

2,善良

每日早晨我都需要挤公交去上班,看人类被车门挤得没有尊严,我就有某种微妙情感产生,我开始思考这种情感是不是一种善良,进而思考善良的本质和几种善良的特质:
善良,是发生在高纬度向低纬度输送的情感流。被人施以善良时,你会感到自己被更大的温柔包裹了。但善良并非这团温柔,只是让别人舒服。

走在马路上,不时看见一些面容姣好但形体臃肿的姑娘,我会有冲动上去劝解她们减肥的事宜,人类喜欢讨喜而不说真实感受,特别是对于他人形象这件事,这种恻隐之心导致很多情商较低的人无法知晓自己的缺点和改进的方向,大体上拖延了人类向美进化的趋势,实属不该。善良和宽容的区分就在这里。宽容是有容忍和部分「娇惯」,而善良大致都是有利于人类进化的。

而对于善良品质的培植:
很多人说善良是一种选择,但我更赞同善良是一种取向。选择的主观能动性很强,而善良往往是培植环境带给你的一些被动性影响。选择的明犀和善良本身的暧昧有所相突。
另外若想做到更常态化的善良,请一定保证自己的阶级基础,这种阶级基础一方面来自现实物质,另一方面也可以是你心里的好的「高高在上」、「上帝视角」。

当然也不要因冗余而善良。

生活中的设计

好设计

自动「初始化」的淋浴器。

每次你关闭之后,它会自动初始化下面水龙头出水,避免了打开之后上面喷头喷射的突然性。

坏设计

排列「整齐」的空调外设。

这种设计,明显事先没有考虑好建筑外设的摆放,后面草草了事。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cellier’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