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先祖造紙技藝 新「竹」紙寮文化的重生

【記者徐安辰、林威欣/新竹縣報導】沿著新竹芎林國小旁的蜿蜒小道走進,映入眼簾的是滿山青蔥鬱綠的桂竹林,這些桂竹林環抱著整個紙寮窩社區,同時,也牽繫著紙寮窩的經濟命脈,紙寮窩曾是竹製粗紙的生產重地,但隨著皇民化政策的發佈加上六O年代後面臨工廠機械化,造紙文化因此日漸沒落,直到九O年代開始,為感念並傳承先祖先業,社區居民成立紙寮窩造紙工坊,誓言讓這個造紙的文化聚落重生。

客家劉姓建紙寮 桂竹製紙成盛況

紙寮窩藏身於芎林鄉的山谷之中,三面環山、一面開口形成一個「窩形地」,乾隆末年時,紙寮窩的先祖劉傳老自廣東潮州府的饒平縣遷徙來台,相中這個有著豐富桂竹及水資源的土地,攜帶妻兒一同胼手胝足地開墾這塊土地,至今兩百年來,形成一個極具客家風土民情的劉姓聚落。

「水源」、「竹林」是竹造紙必備的資源,紙寮窩是個淺山地域的坑谷,有著較寬的窪地易於集水,因此紙寮窩有著豐富的水資源,加上山林間佈滿著茂密高大的桂竹,劉家先祖藉著窩內的這些自然優勢,建紙寮、開紙湖,以造紙為業,成為大型的造紙工寮。

紙寮窩所產製的竹造紙又稱為粗紙,也是一般大眾廣為人知的「金銀紙」,隨著閩粵的移民,燒金紙的風俗民情與之傳入,也造就紙寮窩的造紙之盛,劉邦平身為土生土長的在地紙寮窩人自豪地說:「當時紙寮窩唯一進出的道路全是浸泡竹子的水池。」可見當年的興盛之貌不言而喻。

桂竹是竹造紙的重要原料,而桂竹林也佈滿了整個紙寮窩社區。 攝影/徐安辰

紙寮窩造紙工坊 傳承消逝的技藝

但在日治時期,由於日本政府所頒佈的皇民化政策,禁止祭拜神明,直接影響到紙寮窩的金紙產銷,同時紙寮窩又面臨機械化大量產製的競爭,在雙面夾擊下,紙寮窩的造紙產業也日漸衰落,在一九六一年,竹造紙產業完全停擺,許多紙寮窩的居民們也隨著時代的變遷,搬離紙寮窩尋求生機。

隨著產業的停止、新一代的外流,竹造紙文化也近乎失傳,窩內居民們為了緬懷先祖先業,在一九九四年,由劉興燊先生帶領窩內居民,依照傳統古法,重製竹造紙的工具,誓言要讓紙寮窩的造紙文化得以繼續傳承下去,讓後代子子孫孫都能認識老祖宗的基業。

紙寮窩的居民利用曬乾的桂竹製成竹片風鈴,讓遊客寫上他們的心願。 攝影/徐安辰

二OO九年,在行政院文化建置委員會的協助下,紙寮窩的居民們成立了紙寮窩造紙工坊,重現當年的造紙技藝,進行竹造紙文化的保存,透過發展砍採、浸泡、輾料、壓紙、揭紙、晾乾的六大造紙體驗,讓紙寮窩的手工竹造紙以新的方式回歸社會,劉傳老造紙文化發展協進會的理事長林冠伶說:「要讓後代知道紙怎麼來的,瞭解紙後才會更珍惜紙。」紙寮窩造紙工坊的建立除了是對造紙文化的推廣,更是種觀念的傳承,教導「惜紙敬字」的客家精神。

遊客們可以進行手抄紙的DIY,擁用屬於自己的竹造手抄紙。 攝影/徐安辰

青年回鄉推輕旅 世代再現造紙風華

三面環山、一個開口的地形也促使紙寮窩依舊保有原始的自然風貌,現今紙寮窩的居民們也積極重新復育桂竹林,並結合附近的餐廳文林古道、文林閣、鄧雨賢音樂文化紀念園區,推動文化、音樂、生態、宗教的知性輕旅行。

劉傳老造紙文化發展協進會的總幹事楊禮仁在今年也與新竹縣政府合作,推動桐花輕旅行的計畫,要讓更多人認識紙寮窩、瞭解竹造紙文化,身為紙寮窩後代的楊禮仁說:「我們往往忽略身旁的家鄉有著很好的文化、很好的故事。」希望藉由自身對於家鄉的投入促使更多的青年返鄉。

劉傳老造紙文化發展協進會的總幹事楊禮仁希望大家可以更關心家鄉的在地故事。攝影/徐安辰

楊禮仁更表示,希望在未來可以從客家文化的角度,讓紙寮窩的竹造紙成為「客家紙」的代表,然而在紙寮窩裡,老人們傳承家鄉的故事及技藝,年輕人們則將其包裝並推廣出去,透過宗親世代的共同努力,讓紙寮窩重生,再現老祖宗的造紙風華。

DIY手抄紙的成品最後會蓋上代表芎林的吉祥物方口獅。 攝影/徐安辰

延伸閱讀

花蓮《拾紙》 傳達土地傳承價值

手工紙匠堅守傳統老技藝

樹火紀念紙博館 延續紙的生命力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