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天厝當浪狗園 全心投入浪狗照護

【記者吳秉蕙、翁瀅涵/台南市報導】能想像一個人與六十隻狗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嗎?位於台南市安南區,人稱「蔡桃貴」的蔡媽除了租下一棟三層樓的透天厝,另外還有一百多隻流浪狗寄養在別處狗場,每天要花五至六小時清潔狗舍與餵食,再分批放出到庭院運動和做日光浴雖然工作辛苦且常面臨斷糧危機,但蔡媽卻樂此不疲。

從身邊開始到全心投入流浪狗照顧

蔡媽,由於姓氏的關係被大家稱為「蔡桃貴」,今年四十六歲,從蔡媽還在上上班時便開始在工作地點附近餵養流浪狗,而後四十歲辭掉工作後開始全心投入流浪狗照護,從原先的一隻狗到後來二十隻、三十隻……,至今住家內飼養約六十隻浪狗,此外,蔡媽還有約一百一十隻浪犬寄養在另外一個場地,每天的生活就是到兩個地點照顧近兩百隻浪犬的日常。

「每天的生活就是照顧快兩百隻狗狗。」蔡媽說,每天就是兩個地方跑,照顧、餵養,從洗澡到剃毛通通一個人包辦。蔡媽用自己的愛來照顧這些流浪狗們,不僅可以叫出每一隻狗狗的名字,甚至可以準確的分辨出每一隻狗的叫聲。

身體有殘疾的傷狗另外飼養在一個房間照顧,圖為後腳癱瘓的狗。 攝影/翁瀅涵

照顧浪狗 過程困難重重

「最困難的點應該就是走到哪裡被人家趕到哪裡。」蔡媽說,由於狗的數量很多,只要有人靠近屋子,幾十隻狗齊聲狂吠,經常被附近的居民檢舉。養狗的地點一個又一個的換,曾經有一次因為找房子被拒絕太多次,忍不住在路邊號啕大哭,幸而找到有同理心的房東,加上地點位於郊區,較不易吵到他人,才讓流浪狗有了可安身的住處。

剛開始做中途時,為了增加經費,蔡媽另外還有做寄養服務,但是也遇到一些寄養到最後主人不負責任、將狗直接丟給蔡媽的情況,後來蔡媽便停止這項服務。儘管經費永遠不夠,蔡媽也不希望接受太多的捐贈,怕累積人情壓力,造成後續有捐贈者要求將狗送到浪狗園而不便拒絕的情況。

如同許多動保團體,蔡媽遇到的同樣遇到經費上的困難,狗園幾度面臨斷糧危機,為了籌措更多的經費照顧狗狗們,蔡媽開始製作義賣品,曾經賣過桌曆、筆記本、花束到現在賣手工自製的中藥防蚊包,「真的是有什麼就賣什麼。」蔡媽說,連朋友捐的一箱自釀醬油、玉米都成為浪狗園的義賣品過。

被棄養的狗一般都是米克斯,但比起名種犬,米克斯相對對環境適應力比較好。攝影/翁瀅涵

挑選合適認養者 退養率近於零

「與其送出去給人欺負,不如我自己養。」蔡媽說,也因為蔡媽的耐心和愛心,每一隻狗都像自己的小孩一樣,許多流浪狗原先對人有戒懼,到後來對蔡媽的親近。在挑選認養者時除了訪談外,也會仔細觀察認養者的生活環境等是否適合收養浪狗。也因為蔡媽的細心,認養者很多都會主動跟蔡媽聯絡,回報狗狗的近況,直到現在真正退養的只有一隻因為主人受傷沒有辦法繼續照顧而接回浪狗園。

狗狗們與蔡媽感情深厚。 攝影/翁瀅涵

直到現在,蔡媽從今年開始不再收新的浪狗安置在浪狗園,「想著與其越收越多但沒有辦法真正好好照顧到每一隻狗,不如現在這樣,讓牠們有更好的生活環境。」蔡媽說,雖然很辛苦,也有想放棄的時候,但當自己在忙碌時狗狗們有時候會撒嬌、偷親,便覺得一切的辛苦努力都是值得的。

「如果要認養寵物我認為就要有決心照顧好牠們,不然就只是一再的錯誤循環。」曾認養寵物的沈資偉說,很多人養到不耐煩或不愛了就棄養,這對那些被棄養的動物來說都是一個傷害,同時對做中途的動保人士都是一個負擔。「也是一樣要從根本教育做起。」蔡媽說,有了正確觀念才能有效改善流浪動物的問題。

延伸閱讀

愛兔教學講堂 救助收容流浪兔

種植石虎米 打造人與石虎共生環境

音樂咖啡貓咪三合一 打造浪貓中途之家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

行銷對象:

蔡桃貴

台灣動物新聞網

台灣流浪動物救援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