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狗兒漂流異地 四鄉五島動物之家

多年來駐守馬祖列嶼的阿兵哥們因寂寞思鄉、渴求陪伴而養了許多狗,卻少有退役後願將寵物帶回本島者,也形成今連江縣四鄉五島嚴重的流浪狗問題。

【記者盧于農、那滈/福建省連江縣報導】連江縣營建處流浪動物之家,雖位於馬祖列嶼人口最多的南竿島上,仍因地方單位資源有限、青壯年人口大量外移慘澹經營。至今僅有六十多歲的曹常子、陳清官兩位照護員,日夜輪班清洗、餵食四十多隻多年來被軍、民棄養的流浪狗,還要陪著跑跳、遊玩以維持狗兒健康。兩人更因海島獨有地理位置不時得配合海巡署,處理擱淺海豚、北竿島梅花鹿事故等特殊狀況。在對各式流浪動物感到不捨的同時,退休在即的二人也正為單位後繼無人的窘境焦慮著。

一到餵食的時間,籠內的大土狗興奮地站立起來,望向籠外世界。攝影/那滈

活潑的麻煩小鬼們 對狗兒又愛又恨

曹常子與陳清官分別是南竿鄉介壽村、復興村村民,與依山傍水、位於牛尖角山頭不遠處的動物之家皆有數十分鐘車程。兩人日夜輪流前往基地餵食、清洗狗舍。一日兩次,一週七日,全年無休。因連江縣四鄉五島僅此一處可供收容,讓兩人常應接不暇。

「動不動警消又在北竿、東莒抓幾隻野狗要我們去碼頭領取,回來又是登記、又是消毒⋯⋯」,陳清官苦笑著說。

曹常子稱自己九年前來應徵職缺時對動物各類衛生問題難以忍受,只感到「誤入歧途」。誰知在島上最邊緣的復興村工作,陳清官輪休時自己只能臨海發呆,日夜與狗大眼瞪小眼也瞪出些感情。他笑罵說:「狗啊!真的很臭!洗好沒兩下又地上打滾弄全身是屎,曾想說要不為了生活早離開(工作)了!回頭想想也蠻可憐的,到離島了還得流浪,就不怪罪牠們了!」

業餘多陪狗嬉戲 運動強身又避免社會問題

曹常子無奈表示,多年來離島動物生存權利比台灣更不受重視。過去大兵們因寂寞思鄉、渴求陪伴而養狗,卻又嫌麻煩棄牠們不顧,還扔在島上。資源之少,地方之小,當然禍端四起。「前幾天還在那晃蕩的野貓被附近野狗吃到剩爪子了!居民被咬傷、雞、羊牲畜被咬死的例子更不勝枚舉!」,他指著地上野貓殘骸惋惜道。

園區內附設的「狗公園」有小型的綠地廣場及斜坡跳台、障礙跳台。陳清官大笑著說,這些都是年輕人的玩意兒,自己哪跟得上這流行。有時狗兒太活潑在籠內大吵大鬧,又怕放遛出去造成居民困擾,便自行帶著牠們在園區內四處跑跳、運動。

「真拿牠們沒辦法。不過島上狗要散步還能散到哪兒去?只好閒暇時『放下身段』陪牠們玩幾把。也當運動吧!這把年紀滿需要的哈⋯⋯」

六十多歲的陳清官,提起厚重的幫浦水管仔細清洗狗舍,與同事日夜輪值,從不間斷。攝影/盧于農

致力宣傳領養、手術結紮控制動物數量

陳清官喜歡在工作後,喝著茶,環視著狗舍,心滿意足看著玩累後的毛小孩們大口吃著他逐間置好的飼料。「看著看著也會想啊!都積累四十幾隻了。我們雖改善了狗的(社會)問題,但我們的負擔同時增大!兩個人和稀缺的經費真養不了那麼多隻!」,強調在政府推動零安樂死下,只有領養和結紮能有效控制數量。

然而陳清官說,馬祖年輕人並不若台灣愛好寵物,加上青壯年人口外移嚴重,當地幾乎都是中年人前來認養。「只能寄望島上這些農民啊、店家發揮愛心,認養手續真沒那麼複雜啊!」。被問到是否有其他地區人出面領養時,他說兩年前曾有位台灣飼主特從本島前來,將狗空運回去,讓他記憶深刻、備感溫馨。

剛出生幾個月的毛小孩在鐵籠內,蹦蹦跳跳的渴望著籠外的天地。攝影/那滈

海豚山羊梅花鹿 情況無奇不有

相較於洗狗、餵狗⋯⋯等雖繁雜卻例行的工作內容,受海島地理獨特性影響,兩人長久來面對特殊狀況可說已到了見怪不怪的地步。「警消突然說北竿有梅花鹿車禍路倒,要我們去領遺體。還幫忙泡藥水、保管鹿茸,等著台灣相關單位帶回本島。」。

陳清官說著打開冷凍櫃,起出兩隻長約一公尺,被冰得像魚乾似的的海豚殘骸,「還很完整。海巡署在澳口發現的,擱淺在灘上很久了,當時想救也來不及啊!」。

逝去的動物他們會在確定死亡後焚燒處理,兩人也約定成俗的將骨灰載至附近一山頭埋藏,「都還替牠們燒燒香、誦經念佛,祝福早日投胎。就當功德一件嘛!又沒什麼。」,陳清官微笑著點了點頭。

連江縣狹小的海島地理條件讓照護員總有處理不完的特殊狀況,也讓野生動物與人畜生活空間皆受到壓迫。攝影/盧于農

與營建處上下級合作 因資源匱乏仍顯力不從心

除四處推動、說服鄉民領養外,兩位照護員更與上層單位連江縣營建處費盡心思才找來的台灣獸醫賴文啓合作,一起治癒動物,並替較難馴養的野貓結紮。曹常子嘆著氣說:「沒人想待啊!前幾位(獸醫)都做不到半年就回去了!現在一位可能不夠,還在找新人。」

賴文啓說,來到離島服務的決定他原有些掙扎。中興大學獸醫系畢業後,在馬祖服兵役的他終在深刻體察到此處問題嚴重、缺乏人手後下定決心。「能將自己喜愛動物的心和對此處獨有的情懷(當兵時的酸甜苦辣)相結合,是多幸運的事!只希望能在政府推行零安樂死下,為貫徹偏鄉動動物的生存權利努力!」陳清官則大讚賴文啓對動物非常細心,工作外也很熱心於幫助其他事務。

陳清官搖著頭說,比起單位內很可能後繼無人,領養問題還算小事。「我倆都六十好幾,三、五年後拿不拿得動灑水器都不知道哩!工作單調、髒臭我倆都習慣了!可以忍,年輕人卻很難(忍)啊!」。

曹常子也強調,如何喚起年輕人對動物的熱情,並讓政府提高離島地區公職待遇、升級公共建設,才是招攬人才的唯一途徑。「以前是前線,可能沒什麼差;現在既要推觀光就得先優化生態、治安,解決這些『狗問題』!」

延伸閱讀:

北科馬祖服務隊 繪出馬港綠活圖

獸醫師返鄉 守護金門野生動物

《窩抱報》看見流浪動物的存在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